第360章记得过来喝喜酒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从把古董倒卖给自个家这一点说呢,梅亦这小子,估计也是够损的。

他把货卖给自家,价格还要高上市面价值一成。

梅亦的父亲知道后,把他骂得狗血淋头。

梅亦为了此事,躲在学校里一个月没敢回家。

可巧不巧的事很多,单说这一天。

梅亦闲来无事,又去找孙二的母亲。

孙二的母亲,刚刚打发走曲爷,又见梅亦来了,心里头堵得慌,就不愿意打理他。

她不朝学校外面走去,梅亦就跟在后面追。

好巧不巧,孙正山正拿着扳指走了过来,便与孙二的母亲来了迎面相撞。

“呦呦!这小妮子劲还挺大!”孙正山身子单薄,还没有孙二母亲结实,再加上她心中有气,直接将孙正山撞翻在地。

啪地一声,扳指落地,发出一声脆响。

孙正山吓坏了,赶紧拿到手上,仔细地察看起来。

事是没有大事,扳指就是蹭了那么丁丁丁点皮,其实肉眼看上去,如果不是非常仔细看,根本发现不了。

可是,孙正山还是发现了。

“你,你赔!”孙正山上前抓着孙二母亲的胳膊。

“我?”母亲看了一眼孙正山,眼珠子都滴出血来。

她是历史专业的,多少知道点古董的知识,所以看到孙正山指的地方后,脸子也是绿到她妹妹家去了。

不对,她妹妹就是她自己家。

她耳根子红一阵,白一阵,支支吾吾地就与孙正山相持起来。

“赔吧!否则别想走!敢走就报警!”

孙正山一脸赖皮样,只是他赖皮有资本,谁让这漂亮的小浪货撞坏了自己的宝贝。

他手里现在只有这件宝贝,其他的都换了钱。

所以,对这件宝贝,还是相当地在意上心。

“我,我赔不起,我没钱!”

“没,你没钱?”孙正山顿时就哭了。

“真没,我家里穷!”

两个人又相持了一会,梅亦就追上来了,他刚才没敢追得太近,只能远远地跟着,生怕她生气。

现在,他看到孙正山跟她好像发生了冲突,正想冲上去解释一下,说这两人自己都认识,有什么解不开的仇,咱们坐下来谈。

“那好!没钱就用人赔!”

“什么人?啊!你怎么能这样……”孙二母亲捂着嘴,惊得三魂不在。

“反正你别想赖账,没有钱用人赔也可以!”

等一会,孙正山心里嘀咕起来,这浪货不会是寻思差了吧,她是不是以为我只是让她跟我玩玩。

其实,人的缘份是天注定。

孙正山与孙二母亲的相遇,是冥冥之中的天意。

孙正山也是在看到她之后,一眼便喜欢上了她,只是最初的心里面,只是喜欢这么简单。

说了一会话,他了解到对方赔不起钱,便有了这个歪注意,本来他只是想为难一下她。

结果,话越说到最后,他反而是真想要了她,把她那个啥,娶回家。

么么嗒!

尼玛,这丫的也太快了吧!

嗯,就是这么快,孙正山的意念一下子就坚定起来。

“我的意思,是,是娶你,你别理解差了!”

“哈!好笑,我凭什么嫁给你?”孙二母亲也是好强之人,要不然那么苦苦追求的人,无论身份高低贵贱,无论有无才识,她压根都没瞧在眼里。

说完这话,她的目光竟然暗淡下来,内心里突然感觉空唠唠的。

她盯着孙正山,重新打量了一眼,感觉这小伙子还不错,就是长得单薄一点。

“那个,咱们能不能商量一下,如果你要的钱不多,我可借来赔你!”

“不,我只要的人,不要钱!”孙正山目光坚定。

“这?”孙二母亲在这一刻,脑子一时短路了,也不去这种要求合理与否,是不是超越了人类智商的极限。

她犹豫了半响,目光落在那只扳指上,只见扳指发出了一道油油地绿光,闪转三下便恢复了正常。

“咦!你的扳指?”

“怎么了?”孙正山拿起来观察了一会,发现没什么事啊!

“好奇怪,扳指里面有光!”

“光?”孙正山双瞅了一眼,嘿嘿一笑:“你脑子抽了吧,别想打岔,说正事呢!”

他现在反而是想调戏一下她,这一点孙二跟孙正山真像。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她抬起头来,把目光从扳指上收回。

“孙正山!你呢?”

‘鱼光!”

“哦,于光?好男人化的名字!”孙正山嘀咕了一声。

“好吧!我喜欢你了,虽然我不保证做你的女人,但我承认你是我的朋友,怎么样?”鱼光伸出手握向孙正山。

“哪!这样也行吗?”孙正山还是第一次跟女孩子握手。

“喂!你们在干什么?”梅亦终于坐不住了,冲上来便想分开二人的手。

“白痴,无赖,你怎么跟个臭虫一样,天天跟在人家女生后面,有点男子汉的气概成吗?”

鱼光骂了一句,大概不解气,一眼看到了孙正山手中的扳指,伸手便夺过来。

看了一眼后,她直接给戴在了无名指上。

戴上后,她突然发现戴错了指头。

抬起头来,鱼光目光闪烁,根本不敢正眼去看孙正山。

孙正山也愣了,心说你这是要闹那般啊!

刚才还不答应做我的女人,这六月的天说变就变,怎么现在直接宣布与本宝宝结婚生娃了。

他刚在那里想着,梅亦的眼绿了,挥手就想去夺鱼光手里的扳指。

“哼!梅亦,我可告诉你,老娘是有主的人了!”鱼光说着将身子偎到孙正山的身上。

“我去个大爷,孙正山,你小子算那根葱,要不是,要不是……”

“呜……气死我了……”

梅亦想说小金库的事来,可是打死他也不敢说,这要是让那个嘴巴没毛的家伙偷听去,他还要不要活了。

“怎么着?你家里有钱就耍横?告诉你,老子现在也钱了,虽然没有你们家的多,可是我养活媳妇还是足够了!”

孙正册低头凝视着鱼光,问道:“媳妇,你说是不是?”

鱼光也在气头上,或许也多少认为孙正山在演戏,便也跟着应道:“梅姐妹,记得过来吃我们的喜酒哦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