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61章三种太岁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……

时光荏苒,十七年眨眼间飘过。

孙二已经长大成人,现在正坐在孙正山面前,讲述他与母亲鱼光的往事。

再后来,孙二从父亲嘴里知道,经过好事多磨,父母终于结婚

这不是废话,不结婚那来的孙二,哦,也不对,私生子孙正册能同意吗?

当然不能,所以孙正山接着说了,从此,他便与梅亦成了仇人。

曲爷后来也在此事之中,参与进来,因为他也是喜欢鱼光的追求者之一。

结果,三个人之间发生了许多不愉快的往事。

再后来,母亲由于出外办事,回来的路上遇到了不幸,留下病根后,没过一年便去世了。

去世前,曲爷不知从那里得知了消息,前来看望鱼光。

走的时候,从她的床边悄悄地带走了那格扳指。

孙二听到这里,心里的期待感减轻了不少,他还以为曲爷后来又与母亲之间,发生了什么惊天大事,扳指这才落到了曲爷之手。

原来如此,不过这也足够传奇了。

孙二不由地看向父亲,看到他的老脸,因为讲述故事而动情。

至于蔡五爷,孙正山说,他与其之间发生的事,纯粹无关于孙二的母亲。

只是,蔡五爷与梅变和凌振天关系交发,他曾经替梅亦打过一次孙正山。

孙正山也没记仇,因为后来蔡五爷也帮过他,而且两个人的关系也不错。

不过,蔡五爷由于家族原因,当年向梅家发过誓,今生不得再跟孙正山见面,所以蔡家搬到了海市后,不再愿意提及当年之事。

孙二听到这里,长吐一口浊气,慢慢地放下心来。

他的如意算盘打得当然比父亲还精,既然要抱得美人归,就要撇清身边烦心事。

否则,如果,假设……

蔡冬妮以后想要揽入怀中,则成为了奢望。

孙正山讲完了故事,又说了蔡五爷的事,站起身来就想走。

孙二一把拉着父亲的手,问道:“难道在鱼人族的事上,你就不想多说几句?”

“说什么?”

“说什么都行!”

“鱼人族的事暂时没有动静了,你说的那个王子不是坠崖失踪了吗?断时间内,他必不会再来捣乱,还有那个史星斗不是也失踪了吗?”

“有关系吗?跟我问你的问题有关系吗?”

孙二有些恼怒了,他真受不了父亲这等态度,对自己的事爱搭不理的,他真怀疑自己不是亲生的了。

好吧,这是个老梗,亲生的自然是亲生的,不需要讨论,读者不要瞎想了,后面没有关于身份翻转一说。

再说,史星斗失踪你怎么会知道,何况他失踪后又出现了,而且去了沂市古墓。

“你呀!就是急性子,我让你处理好女人身上的事,你还没有做好呢!”

长叹一声,孙正山还是露出一丝爱意,慈爱地看向孙二:“等你给我准备足三块太岁,我就告诉你一切!”

“太岁?爹,你要太岁干什么?”

“当然是用啦!我吃那东西浪费……”

孙二脑子里全是破折号,一片乌鸭从空中不停地飞过,直接飞到他脑子里了。

“我没有!”

“没有,就去找,偷也给我偷回来,否则鱼人族的事,门都没有,别想知道了!”

孙正山说完,气哄哄地走开了。

“不是啊,爹,你还没说什么样的,难道要一种颜色的?”

“哦?”孙正山确实把这事给忘了,心想真是让这小子给气糊涂了。

头也不转,冲后面摆着手:“金黄,冰水,无色。”

靠!要不要这么拽,你跟我要东西来,还这么拽……

孙二黑了一眼孙正山,老头子背着手上了一辆车,车子就开走了。

父亲走后,孙二直接坐到了地上,嘴里嘟嚷着什么,长这么大,没有人让他这么头痛过。

只有孙正山,只有这个老怪物,只有这个老家伙,不愿意见自己不说,见一次惹自己生一次气,还说那么些不着调的话。

哼!真怀疑,你跟我说的关于母亲的往事,也都是胡编乱造出来的。

心里有气,孙二也没辄,谁让对面那个老家伙是自己的爹,而且他也知道其实这老头是灰常灰常爱他滴!

好吧!

他满脑子里转悠着太岁的身影,你可真会要,上来就跟我绝世珍品。

金黄色的还好说,玉泉派找不到第二块,就把第一块割一块下来,冰水的放在那里老长时间了,还没有用到过,也可以分一半给父亲。

难啊!难就难在最后一种,什么是无色的太岁,特么地就从来没有见过,意念里也没有提示过,你说让他上那去找。

想想无果,孙二溜达碰上回了帐篷。

叮……

王飞的电话来了,电话里,他说不阻止史星斗进入古墓。不过,史星斗进入古墓外围之后,却没有能够进入古墓地宫,后来史星斗退出古墓,神情好像不大对头,见到我们也不敢应战,灰溜溜逃走了!”

“这就好,只要他没进去地宫就好!”孙二终于放心下来。

王飞在电话里顿了一下,道:“武林大会即将开始了,不知道孙兄弟有没有兴趣参加,哦,不对啦,现在应该称呼你孙掌门!”

什么掌门不掌门的,孙二真没那个意识,他的心根本不在武林,对破劳什子武林大会压根就提不起兴趣来。

不过孙二也没回绝,说可以考虑考虑,二人又说了两句无关紧要的话就挂了。

放下电话,孙二仍然在刚才父亲说过的话里转圈,他还没有完全消化那些内容。

在孙二的内心里,也就是说,父亲的话似乎暗示了什么,他似乎都预料到了结果,所以让孙二不要着急。

既然父亲这么有把握,他又对鱼人族如此了解,那么自己真的可以放心下来,然后立即返回孙家洼去。

他刚想去跟黄丽说此事,张复教授过来了。

他是跟杨莫一起过来的,张复找到孙二,说让他帮忙医治的那个老教授,这个人恰好来到北省,是来参加会议探讨如何挖掘古墓的。

老教授已经一年未下床,几乎与古儒丁得的一样毛病。

孙二听后,只好暂且放下心事,让张复带他去见老教授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