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68章灯里的地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听到这里,孙二又是一笑:“我看着都别扭,发育稍好的或许行走无碍,发育返古的,都像僵尸一样蹦着走路。“

马科就笑:“导师就是这个样子,可是我一直没有怀疑,只是相信了他说的腿疾!”

“在遇到你之后,我还想请你去为他医治,没想到他一口回绝了,而且没再见我。”

马科说完,孙二便道:“故事的结局很惨吧?”

“嗯!是很惨!”

张复等人听得入迷,他们可是世界上唯一知道美人鱼也就是鱼人的人。

马科接着讲完最后一段。

第五代国王就是上面所说的儿子的次子,第四代国王是他的堂兄,也就是说他二大爷是第三代国王。

第五代国王的姐姐嫁到燕国,燕国公主嫁给他,燕国就等于是承认了鱼人政权的存在。

这引起了诸侯的不满,齐国首先反对。

两国便发动了一次著名的大战,也就是田单复国那次,说个典故大家能知道,就是田单大破火牛阵。

第五代国王一气之下,联合燕国和其他几个承认的国家,一起将齐国追赶到即墨附近,差点灭了齐国。

秦楚二国,作为大国,终于出手了,他们联军之后,秘密地进入周室,获得了周王的允许,重新铸了一尊小鼎。

这鼎,是九鼎之一的翻版。

秦楚二国,却用这鼎,来诱惑第五代国王,将他引到周室以东。

就在他以为获得了周室承认之际,秦楚二国暗藏的军队,将第五代国五包围起来。

他左右冲杀,最终不敌,带领残部逃走。

他一路逃命,一直逃到现在北省的红山一带,进入了这里的一片盐碱地,发现后面再没追兵,便在此生存下来。

由于这里生存条件极为艰苦,其他诸侯国明明知道他们生存其内,却并不派兵诛杀,而是想活活地将他们饿死。

国王暗中派人潜回东华国,将全部的族民迁移过来。

族民没有受到干扰,因为其他诸侯故意放他们进入。

没有办法,国五便带族民在些生活了若干年。

第五代国王死后,又过了两代,就是第八代国王上位。

这个国王,是第六代国王抓了一个人类,然后生下的。

所以,他身上的人类体型特征更加明显,而且行动与人类无异,无非就是屁股位置还没有完全分开。

他的野心很大,感觉到国力恢复,在沙原上开创了绿洲,也能够保障他们的粮食供给。

结果可想而知,他的野心再次遇到了打压。

其他诸侯不怕他们出来,就怕他们不出沙原。

他们再次一路逃命,不用说就逃到了麻里。

后面的结局,孙二已经知道。

他回想着麻里古墓墓碑上的字,心里不断感慨,

听完了故事,孙二感慨着,用手抚着水晶灯,指着黄金鱼图案,轻轻地点了一下鱼眼。

水晶灯自动地向上升起,最上面的大莲花的五朵花瓣展开,下方的九朵莲花,则向外伸展出来,灯杆的中心向外弹开。

嗖!

一条细细的白色小棍吐了出来,孙二伸手接着,然后缓缓打开。

“地图!”孙二惊叹一声。

其实,他刚才就看得差不多,觉得灯杆里好像暗藏一纸条,只是看不清纸条上写得什么。

“我看看!”张复接过去仔细观察起来。

“这些山,这些水,还有这里,这里……”张复一一指着图上的位置说道。

纸条保存良好,可能跟长期处于无氧密封有关。

看了一会,张复想到这个问题,赶紧令一个专家拿去进行特殊处理,以防止纸张炭化。

孙二和张复记下了地图上的重要位置。

孙二便说:“这好像是东华国的遗址。”

“没错!按照历代秘录,还有野史记载,东华国的位置应该就是沂市,也就是地图上所指的地方。”

“看来这就是史星斗说的钥匙,那块白石之中暗藏的青铜盏……”

孙二立刻想起鱼人王子已经夺去的青铜盏,他思索了一会,笑道:“青铜盏自然是钥匙,地图是拿来让钥匙找到孔洞的。”

这时一个专家拿着稍作处理的地图回来了,孙二接过来指给张复看:“你看,这里,就在这座山的北面,有一个方块式的记号,我记得正好与青铜盏的形状相似。”

“你不是还有一个青铜盏吗?”张复抬起头看向孙二。

孙二摸摸头:“我刚还想着呢,转眼却忘了。”

他拿出手机给外面等着的耿生打了个电话,然后耿生就抱着青铜盏进来,另外还带来一只青铜鼎。

“我去他个大爷的!”杨莫一般不出脏言,看到青铜鼎,他的目光也冒了精光,嘴上没注意就骂了出来。

孙二看着他就笑,杨莫就有些不好意思了。

孙二接过青铜盏,对着地图上的记号比照了一下。

“嗯,绝对没错,就是它了!”

张复闻言,心中大喜,用力地握了握孙二的手,然后令一个年轻的队员,找来密码箱保存起来。

孙二笑道:“老哥,我可以吧!我够意思吧!”

“哈哈,老弟,下次我请客!”张复立马说道,缓了一会觉得不够,又道:“国家那边,我给你请功,以后你遇上了难事,我们上面的人,就会帮到你了!”

看着张复意味复杂的眼神,孙二也是会意的笑了。

财富对于他来说,现在更不重要了,这种无形中的资产,才是他最想要的。

经历过之后,他更加清楚这种资产,可以令他面临绝境之时,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。

他想起了叶老,为叶老治病,他就做了无形投资,虽说效果不理想,可他知道已经足够了,至少牵制了不少的神经,令他们做事不敢做绝。

而且,孙二也清楚的知道,大青沟项目背后阻拦的势力,也绝非叶老一支力量可以独挡的。

叶老的人,能够在这场较量中,发挥应有的作用,已经对得起自己的诊费了。

诊费?

哈哈,孙二自己想想都笑喷,说不在乎金钱那是假的,金钱可以用来做好多事情。

就问一下,谁不想要,嗯,谁不要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