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1章飞龙玉牌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你没事吧?”孙二还以为周媛抽疯赶紧询问道,抬头看过去却见周媛身后还跟着一个美媚。

不会吧!

又回来了,是她自己跑回来的,还是周媛抓回来的?

不是,原来不是她,吓死老子了!

孙二一捂胸口,看着郝丽,嘴角一歪竟然笑了。

周媛抬起头来见他在那傻笑,白了他一眼起身去了卧室。

郝丽比郝美要大方多了,性格也完全相反。

这不是一奶同胞的姊妹,脾气性格完全不同,那是正常现象。

郝丽见孙二冲她古怪的笑,索性也是大方的坐到他身边,盯着他的脸看花似的。

“我说爷!想什么呢,笑得这么‘甜’?”

“啊!嘿嘿!你比你姐姐甜多了!”

“哎呀!孙总,你……”郝丽再是大方,也经不起孙二戏调,两句话也红了耳根子。

“还是叫爷好听,以后就叫爷了!”孙二说着一把抓着她的小手。

“哼!爷,你真大胆,周姐姐还在屋里呢!”郝丽的眼神瞟向卧室。

孙二也不管她,继续揉捏着她的小手。

“上次在省城,你做得很好,省城的客满楼算是稳定下来了,花明也不用整天地盯着了,这年事辛苦你了,爷会好好奖赏你的!”

“嗯!可是,爷你要怎么奖赏我啊?”

孙二眼珠子一转,心想若是趁机收了这小浪货,正好可以组成“三丽”。

阳光明丽,心情美丽,黄杨好美丽!

什么乱八糟的词,孙二想想也是无语。

郝丽看着他变来变去的脸,心思一动,便悄声问:“爷!姐姐刚才跑出去,是不是也被你那个了?”

“什么了啊?脑袋长歪了,来,爷给你正过来!”

孙二说着便搂过郝丽的头,装作样子想要扭她。

“呜!”郝丽身子一软,直接倒在他的怀里。

郝丽早已经动情,她感觉只要坐到孙二的身边,他的身上仿佛就有某种力量,牵引碰上自己向他身上靠拢。

爽歪歪了!

这小浪这么主动?

孙二想过也是心里明镜般,知道这姐妹二人虽然说改变了许多,可是在郝仁身边长大的这么多年,骨子里已经形成的一些特质,却是短时间内无法去除的。

“我已经安排好你们姐妹二人了,以后就跟在爷身边了,可是这件事也心知肚明,以后怎么做,该怎么说话,就不用我教你了!”

“嗯!丽儿知道!”

郝丽把头歪在孙二的腿上趴着,扑闪着丹凤眼望着孙二的脸。

“回去后,把我的意思告诉你姐姐!”

郝丽愉快地答应下来,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,然后自觉地坐直了身子,她知道现在还不到时候,水到渠还未成。

郝丽幸亏也是坐直了,周媛正打开门走出来,说晚上梁妮要来。

郝丽便自觉地站起来,说要去处理一下账务问题。

她走出去之后,孙二有些不自然。

正在这时,苏磊打电话过来,说他的工作调动的事定下来,今天已经宣布了,明天便向大家告个别。

孙二挂了电话,心里明白自己与苏磊这段缘份终结了。

如果说,孙二也不知道,以后还能不能再遇到苏磊。

相处这么长时间来,他与苏磊也算是挚友了,而且是志同道合的合作伙伴,说这么散了就散了,他的心里多少还是有些遗憾的。

本来,孙二想劝说苏磊本地就职,那怕升到青沟的其他县市,他们之间的距离也不算远。

苏磊由于家族的原因,却坚持想要去偏远的省份挂职。

孙二也理解他的选择,这对苏磊以后的高升来说,好处是显而易见的。

这是一种资历,等苏磊跨过县处一级,再想向上升职时,这种资历就起到关键的作用了。

跟苏磊通电话,缓和了孙二的心情,也转移了周媛的注意力。

她多问了几句,也对苏大的离去感觉到可惜。

她的想法跟孙二一样,也是想苏磊能留在本地。

二人商量了一下,苏磊去后,大青沟项目交付面临的一些难题,孙宇的电话也来了。

前面,他一直与孙宇电话联系,只是他身在外不方便与孙宇沟通,只有在电话里聊的简单一些。

大青沟项目剪彩仪式那天,孙宇参加完仪式,本想直接回南省,却因苏磊的升职,不得忆留下来等待结果。

现在结果出来了,孙宇也想与孙二商量一下重要的对接事宜。

二人电话里说定,明天给苏磊送行的时候,顺便坐在一起相商。

电话里,孙宇最后透露了一个重要的信息。

孙二听后大吃一惊,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惊心。

孙宇说,挖掘斜谷的人,柏家只是一相情愿,他们退回京城后,受到了上面顶峰的某些老家伙的严厉苛责。

柏秋和他的叔父们,不得已向上面低头,保证不再参与斜谷开发事宜。

令孙二吃惊的还不是这个,柏家前来探矿或者要做其他神秘事件,孙二是在现场看到的。

他所吃惊的是,前面那队人马,正是国家资源勘探队。

这还不算,勘探队前来勘探斜谷的目的,竟然不是地下的矿藏。

孙二心思一转,想到了一个可能。

那就是,斜谷地下存在某种神秘的东西,引起了上面顶峰的大佬们注意,他们想要利用国家这面旗帜出面干预此事。

勘探队的褚工,发现的洞口和洞里的那个魂魄,其实只是一个巧合,他们的目的应该不是这个。

那会是什么?

孙二低头沉思一会,知道洞的下方再向下打通,便是黄金鱼仙女的魂魄关押的水洞。

难道说,上面的大佬们,已经知道黄金鱼仙女魂魄的事情。

如果是这样,那就不好办了。

他想到这里,赶紧给父亲打了个电话。

他知道这件事,父亲应该能多少了解点情况。

“你说的这些,我已经调查清楚了,上面是有人知道了黄金鱼仙女,只是他们不是对她的魂魄感兴趣,而是对随她一起被押在水洞内的一块‘飞龙玉牌’。”

嗡!

孙二的脑袋顿时就大了,感觉到里面全是苍蝇的声音。

玉牌?

传说这玉牌不是在东华王墓里吗?怎么又会出现在斜谷水洞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