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2章一半江山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孙二一时没想明白,孙正山却道:“龙王来找过我,把你那边的情况跟我说了一通,我也从其他地方得到了一些消息,说无极门和八卦派史门等数十个门派,一起找到了东华王墓,虽然他们没有办法进得主墓室,却得知飞龙玉牌根本不在东华王墓。”

“啊!”孙二的吃惊接二连三,他的脑袋根本没来得及反应。

“东华王墓的陪葬室,他们还是进去了,发现了一块大法师祭祀的牌子,上面写着玉牌的下落。”

“哦!”孙二长舒一口气。

他也把父亲前后的话捋了一遍,知道了上面的意思,他们知道了玉牌所在位置,便打着地质勘探的幌子,派人到斜谷地下前来打探。

可是,可是……

孙二的脑子灵光起来,思绪也飞转起来。

上面的顶峰的人是如何知道东华王墓里的消息的,难道说上面的大佬里面,其中有人跟无极门或者是史星斗他们有沟通,或者是说,史星斗他们根本就是受到了上面的指示,这才会去闯东华王墓。

这是盘多大的棋局,竟然惊动了上面如此多的大佬,大佬之间估计也是勾心斗角,明争暗抢。

从无极门和史星斗他们之间的关系来看,他们根本不是一路的人,刘芒说的消息,也验证了这一点。

史星斗他们是最先进入东华王墓的,后来是数拔人,无极门是最后才进入的。

刘芒被无极门所救,也没有看到其他门派跟无极门有任何来往。

无极门最后进入古墓,所以受到的伤害也是最轻。

孙正山在孙二沉思之时,也说了这事。

听着父亲那边的说词,孙二再度陷入沉思。

孙正山却接着讲起了飞龙玉牌,说这块玉牌,是宋祖得天下之前,曾经偶遇陈抟老祖所得。

当时,陈抟老祖和另一个得道高人,正在松林对弈。

宋祖手持蟠龙棍,因为兵败西逃,而逃至华山,这才偶遇陈抟老祖。

宋祖因为观棋多语,被另一个得道高人激将,便跟此人下了三盘棋。

结果,宋祖最后输棋。

因为,下棋之前,二人曾经有赌约,谁输了就要如何如何。

现在,宋祖输了,便想耍赖皮,得道高人哈哈一笑,说也不要他输什么,只要他以后得了天下,能够分得自己一半即可。

宋祖那时只是一个穷比小子,手里还未兵权,心里暗自得意,终于可以不用付赌约。

可是,天下大势,谁掌沉浮?

宋祖后来竟然真的得了天下,开闯了有宋一朝。

临走,陈抟老祖送给宋祖一块玉牌,上面书写:飞龙。

得到天下之后,宋祖每每思及当初的赌约,不禁心里隐隐作痛,他生怕陈抟老祖和得道高人前来问自己要那一半江山。

结果,他等了一生,他的兄弟子侄和后代等了一百多年,也没有等到得道高人。

直到北方边境熄火燃起,百姓生灵涂炭,赵氏后人才得知,他们应该归还得道高人一半江山。

南宋开国之君,宋祖的真系后裔,拿着那块飞龙玉牌,于是便远遁江南,将北方大片美丽富饶的土地拱手让给后金。

说到底,这个故事,说的不仅是一半江山的故事,更是得道高人执掌天下,决定历史沉浮的故事,得道高人最后还是要回了那一半江山。

听到这里,孙二不禁惊叹。

这世上果真还有如此高人,那世间万物岂不是要被神灵和魂魄主宰。

孙正山说到这里,也不再向下继续说。

他不继续说故事,却叮嘱孙二:“儿啊!你莫去触那玉牌的霉头,那不是咱们老孙家该动的东西,切记切记!“

孙正山说完便挂了电话,孙二一时怔在那里良久无语。

沉思半响过后,孙二想起孙宇的话里也有话,便又将电话拔回去。

电话里,孙二又跟孙宇聊了一会,终于得知,其实斜谷周围,确实存有不少宝石矿臧种类,但是每种矿藏的储量却不多,如果国家想要开发,可谓是出力不得好,没有任何利益可得。

孙二想想也是,如果储量不够,开发的投入资金指定了是收不回来的。

鸡肋!

这种鸡肋似的矿藏,肯定不会被上面的大佬重视,那么他们重视的必定是那块玉牌。

不能再等待了,孙二感觉必须下到水底世界去,他要赶在上面再次派人前来勘探之前,抢先将黄金鱼仙女的魂魄和玉牌保护起来。

说干就干!

吃过晚饭,做了一些准备,其实他不需要任何准备,他只是在那里磨蹭时间,等周媛她们都睡沉。

月上柳上梢头,人约黄昏后。

孙二出了别墅,飞向核心区。

飞在空中,他想起了这首诗。

他也不知为何会想起此诗,心里却在反复地体味着此诗的意境。

他的脑海里因为这句诗,出现了全诗的内容。

去年元夜时,花市灯如昼。

月上柳梢头,人约黄昏后。

今年元夜时,月与灯依旧。

不见去年人,泪湿春衫袖

这首诗讲的是,两个恋人回忆从前幽会的情景。

诗里充满希望与幸福,欢洽和爱的见证。

却也表达出一种物是人非的怅惘和今昔对比的凄凉的意境,由此美景也变为伤感之景。

孙二不由地由诗生情,想到了另一句诗词:而今佳人难觅,泪眼看花花亦悲,泪满衣袖。

是啊!

孙二不由地悲叹一声,他不知道这种心情因何而生,内心里一阵地酸楚。

不稍片刻,他便来到了小湖上方,他没有从那处开挖出来的石洞进入斜谷之下,而是想由地下水世界进入。

进入水中,他不禁在想,世事难料,情难如愿。

难道说,自己与黄金鱼仙女的前生一世,果然是发生了什么情意绵绵又刻骨铭心的故事?

他又不禁在想,造化弄人,阴差阳错,总能令幸福的人擦肩而过,造就一段凄怨悲伤的往事。

如果真的是这样,那些两情相悦的人,缠绵悱恻的美丽韶华难道是在岁月中流走的吗?谁也不曾预料到的,错过了一季或者错过了一年,竟会错过一生。

【作者题外话】:求订阅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