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8章吴欣去阳明市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这算什么,钱本来就是留给她的,如果她守不住,那我留给她也是白搭。

吴庆到是想得明白,这一点跟大多数创业开基的老板不一样,有的人恨不得给子孙后代留下一座金山银山,却从来不会子孙后代会把这座金山银山一夜之间,给捣鼓得干干净净。

败家子就是说的这种子弟,吴庆当然不想女儿是这种人,所以从小就对严格教育。

孙二也是听出意思来了,心想吴欣这小浪还是不错,年龄小就小点,如果以后她真的对自己有意思,收了她也是一件美事。

他打得好算盘,吴庆又如何能知道。

……

众人回家,孙二与周媛等人则留宿客满楼。

天亮后,苏大便动身去了边远的西省。

孙宇又留下一个得力干将,让他配合郭莲兄妹,留下来完成斜谷项目。

临走之际,孙宇语重心长道:“我们集团,现在已经大力收缩资金,财力不再外放,一门心思想要做精做大几个项目,大青沟项目便是精品这一,所以我决定再投资五十亿,这一次,咱们一定要将斜谷开发做好,还要对前两期项目进行必要的完善!“

听完孙宇的话,孙二心里感激不尽。

“好啊!那我也再投资五个亿,如果以后我能再多拿出点钱,我一定将其全部投入进去!”

“好,就这么办!咱们一言为定!”孙宇紧紧地握着孙二的手,然后也道了别离去。

待要上车,孙宇又回头说:“资金明天就会到位,你让财务人员注意接受,这个不需要在合同里体现了,我完全相信你,不过,投资也就这么多了,再投更多资金反而无益,这是一个惠民利民项目,如果过多,咱们穷其一生也不能完成,因为天下很大……”

孙冲他摆摆手,然后拱拱手,在他眼里,孙宇的形象瞬间伟岸了许多。

送走孙宇,铁鑫峰的电话却打来了。

周启不去缅甸,不等于铁鑫峰不去。

他与孙二的关系,现在也不比周启差,所以凡事能用到孙二,也是一个电话的事。

孙二听完电话,算算时间,觉得回来后,刚好可以过一个好年。

铁鑫峰给出的条件非常诱人,价值千万的物件,孙二可以提三成鉴定费。

孙二电话里问他总体需要投入多少资金,铁鑫峰故作神秘,说至少是五个亿。

他算计了一下,五个亿提三成,那自己可以得一千五百万。

这钱来得快啊!

他搓着手,想想家里的手已了结,东华王墓的事现在还没有着落,也就不去管他了,凡事顺其自然的好。

铁鑫峰说的是去云省,还好不用出国,也就没有什么手续上的麻烦事。

孙二打算这次就不带女人去了,梁妮的狗鼻子尖,偏偏知道这事,因为鑫鑫珠宝青沟分店的店长,也就是那次黄金店风波的那个经理,跟梁宏的关系特铁,聊天之际,便把这事透露给梁宏了。

他之所以跟梁宏说这事,源于铁鑫峰这次采购可是大手笔,他给全国所有分店店长开了个会,让他们明年将业务量提高三成,前提就是他将会大理采购优质的原料和半成品,用来加工新式的珠宝和黄金手饰。

铁鑫峰不经意说露了嘴,说要请孙二帮忙鉴定成色,所以请全体店长务必放心产品质量,当然一定要保密。

黄金店长回来后,也觉得这事必须保密,可是他觉得梁宏跟孙二就是穿一条裤子的一家人,以为梁宏已经知道这事了。

在外人看来,也的确是这样。

孙二与梁家如果关系不紧密,梁宏又如何会将若大的一座客满楼赠予孙二。

梁妮知道了这事,自然是坐不住了。

一来,她长久没有见到孙二,这两天孙二只顾着忙活,还没有与她一亲芳泽,她心里饥渴难耐。二来,她不是做了个翡翠收藏馆,现在正缺少新物件展览。

梁妮的理由充分,孙二觉得合适,想想又叫上林玫,这两个女人都是心知肚明的,如果能一起双飞,那岂不是大快人心!

孙二胡乱想着,就将这事定下了。

七日后。

孙二带上林玫和梁妮,随行的还有汤雷和耿生。

耿生让弟子们在家看护野树林,因为他听到了风吹草动,得知武林中某些门派,已经盯上了孙二。

原因不外科有二,东华王墓和玉派派掌门的身份。

青河市机场。

吴欣头戴丝帽,眼戴太阳镜,手提小花包,外穿一身黑色小风衣,衣领遮掩着脸庞。

孙二一行匆匆上了飞机,从她身旁走过,都没有注意她。

飞机起飞后,空乘服务员走过来,请客人点饮料,孙二回头看了一眼美女服务员一眼,不经意地瞅了下后面一个座位。

吴欣赶紧低头,飞机上面再戴帽子就显得有些不好了,所以将衣领遮掩起脸庞,想要躲过孙二的注意。

孙二是什么人,他可是拥有透视眼。

先前,在机场大厅,他没有关注吴欣,那是没看到她,不等于现在看到了她认不出来。

嘻嘻!

小妮子!小浪货!

竟然敢偷偷地跟踪哥,不对,是尾随我……

呜!

孙二越寻思词,越觉得不对味,怎么感觉自己像特务,又像是贼!

好吧,小家伙,跟我玩捉迷藏紧吧!

小样,看我不搞得你……

呜……噗……

吴欣由于低首俯身,飞机恰好来了个空中颠簸,她口里刚喝下去的一口咖啡,正好喷到前座上。

也就是座位过高,前面的客人的头部才没被直接喷到,可是却有部分咖啡汁,被强大的口腔压力,喷成散沫状,恰好落到了前座的一位客人脸上。

下雨了?

那个客人惊吓起来,这可是在飞机上,难道说飞机上还露雨?

我的个苍天啊!

这个客人惊吓过后,直接从座位上直立起来,两腿还颤抖个不停。

“你好!请问这位客人,你想要点什么?”

空乘巡视了一周,刚想坐回去,便发现了这位客人的异常。

“没什么,我,不对,是你们飞机露了……”

“啊?露了?那里,那里?”空乘吓得面无血色,赶紧朝飞机顶部看去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