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4章再遇柏娇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哈哈!孙神医啊!刚才听鄙侄说,你就是孙二神医,老朽真的三生有幸,能在这荒僻之地遇上你!”

孙二一听这还算是句人话,却知道十成是装出来的,其中一点敬仰和尊敬之意也无。

“不敢当,什么神医,还不是混口饭吃,敢问你是?”

孙二托着石头,站起身来,冲门口里面躺着的老板伸伸手。

老板见有生意来了,慌忙起来跑过来接过石头。

“切开!”孙二没说二话,将石头递给老板。

“噢?神医还会赌石?”柏夏明知故问。

“啊,对了,我是柏家柏夏,排行老二,柏岩京刚才说的话,你可别放在心上啊!”

孙二心里冷哼一声,谁放在心上谁是畜生。

他当然不会跟柏岩京打嘴仗干磨嘴泡,有点力气直接将他劈了,打得他找不北不是更好。

“柏前辈,孙二还有事就不多叨扰了,你忙!”孙二也不客气,回了一句不再理会柏夏。

柏夏愣愣神,没想到孙二直接将他凉起来了。

走出去一段距离,他回头瞅了一眼孙二,对柏岩京道:“这小子,果然跟他爹一样,全身臭脾气,不过……”

柏岩京终于听到一句好话,二伯能骂孙二,是他最高兴的了。

柏夏的话锋一转,他又紧张起来。

“孙二的气势更凌人,绝对不比他爹差一点,他却深藏不露,这一点却是他爹那老家伙没有的。”

“我就说他够坏吧!”

“还有,他身上似乎有种特别的能量,以我的实力竟然看不透,不知道这是为何?”

柏夏百思不得姐,柏岩京则冷哼一声:“不就是玉泉派的掌门,他指定是学会了阴阳诀和玉剑!”

柏夏仍不言语,柏岩京又道:“真不知道玉泉的人是不是瞎了狗眼,怎么会选他当掌门?”

柏夏听后心里一沉,似有所思:“不对,那股气息不像是阴阳诀和剑气!他身上还未有剑气,只有阴阳诀的气息!”

三个渐行渐远,柏娇听着二伯和柏岩京的话,不时地回头看一眼孙二。

她的心里酸楚,刚下飞机就被柏夏叫过来,说到赌石城去见个朋友,腿刚迈进赌石城,便遇上了冤家对头。

她的脑子还在懵着,头还有些痛。

孙二没有下死手,所以她下了飞机过了一会,便恢复了正常。

她却并没有记忆这股耻辱,心里头开始恨起孙二。

恨着孙二,她却怎么也恨不起来,她并不清楚内心里真实的想法,感觉到非常奇怪,只要是要想恨孙二,她的心便会痛。

孙二虽然没有去观注三人,却偷偷地瞄上一眼,早把三人的形态记于心中,嘴角一笑没有言语。

“涨了,涨了!”

老板抱着原石,竟然亲自跑到切割机前去操作,孙二不用过去,也看到了切开的窗口。

绿是好绿,只是那块紫红,紫罗兰的水头不太足啊!

孙二心里犹豫了一下,便道:“继续切!”

老板直接又是一刀,对于他来说,孙二挑选的这一块原石,那就是上乘的品质的了。

“我说兄弟唉,你的眼光可真好,这可是一块水头十足的春带彩,而且绿要占的多一些。”

说话间,孙二已经看到老板切了三刀,基本上将明料露了出来。

哦!谢天谢地!

孙二庆幸一句,原来春带彩还真如自己所看一样,并没有切坏。

刚才所见的一片紫红,正是由于阳光歪斜,照到了原石之上,他一时也是眯了眼,将颜色看的有些偏差。

“给!”老板抱着明料走出来递到孙二手上。

“多少钱?”孙二摸着口袋找钱。

“五万!”

“多少!”

五万啊!”

“你要抢……”孙二说出来,心里又倒腾过劲来,想到这是一块春带彩,那边石头堆边上,可是明码标价:五万一块。

看来,这家店的老板,也是请了高人指点,采购原石之后,高人为其分过类。

当然,除了孙二,其他人的水平再高,也只能粗略地分类,并不能看透里面的真实翡翠到底是什么。

“刷卡吗?”

“啊!超过三十万刷卡!”

“噢!那好,等我再挑几块!”

老板听孙二还要挑石头,高兴地嘴巴合不上,这半天没生意了,孙二却给他带来一笔半大不小的生意,也算得上开站红了。

孙二一口气,挑了五块。

挑选原石,一般情况下,买主尽量将利益最大化。

孙二看到那些开了窗的半赌毛料直接略过,这种半赌的多半是吸引人的眼球的,里面并没有任何有价值的明料。

他专挑全赌的透视,偶尔也瞟上一眼半赌毛料,不过他发现,半赌毛料还真的都是切垮了的毛料,而且是几乎垮到家了,里面最好的也只有一块是棉絮状白绿相间的翡翠。

孙二挑选的五块石头,其中有两块两个拳头并起的大小,表面呈灰黑色,另一块表面棕褐色,个头更大一点。

看看标价,五块石头总计二十一万,三块五万的,两块三万的,再加上那块春带彩,合计二十六万。

孙二手一抬,拿起一块篮球大小的原石,看看价钱是十万,便递给老板。

“三十万刚刚好!”

切割师父出来,听到这句话,吓得瞅着老板:“砍了五万!”

老板沉思一会,问道:“老板,你还来这里吗?”

孙不想骗他,便道:“或许来,或许不来,看看我在明市待多久了!”

“那好,我想老板这种实力的人,以后肯定还会来的,那我就给你三十万!”

切割师苦着脸,好像石头是他家的一样。

老板看了他一眼:“你懂什么,快去切石头!”

他声音小,却被孙二听在眼里。

趁着切石头的空当,他便问老板:“老板如何称呼?”

老板看样子也是个直脾气,道:“劳安达!白族人!”

“哦?原来是白族老哥,我正想询问一下,这边有什么少数族类吃的有名的小吃!”

“哈哈!兄弟啊!你来的不是时候,如果夏天来,可有的嘴福了,现在你就去吃那个糌粑**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