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5章遇上小混混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孙二没听说过糌粑鸡,老板接着解释道:“其实,这种吃法是源于西藏的,糌粑也是藏民的吃法,我们白族只是学了个样,真正想吃正宗的白族美食,那还是去吃饵块,乳扇和下关砂锅鱼。”

孙二听后哦了一声,连忙道谢,又问了能吃到这些东西的饭店在什么位置。

之后,两个人又闲聊了几句,老板大概跟他讲了饵块等美食的知识。

饵块又称粑粑,将蒸熟的米团,放在大理石垫板上,用工搓揉。包入糖和核桃盐、卤腐等,置炭火炉*烘烤。这种现揉现烧的饵块,软香可口。

乳扇洱源邓川坝,这里的农家素有饲养乳牛的传统。制乳扇时,先将鲜牛奶发酵成酸奶水,再放入锅内加热至60C一70℃,随即倾入鲜牛奶,并用竹筷轻轻搅动,使奶中的蛋白质和脂肪等渐渐凝结成絮状,再用竹筷摊成薄片,晾在竹架上风干而成。

至于下关鱼,其实就是作料特殊,制作手法与内地的不同而已,品相上看着,与内地的鱼大同小异。

洱海的肥美鲤鱼,抹上少许精盐,腌上十来分钟,与火腿片、嫩鸡块、鲜肉片、猪肝片、冬菇、蛋卷、肉丸、海参、豆腐、玉兰片等各种适量配料,同置砂锅内,再撒入适量的胡椒、精盐、味精等调料,置炭火炉上文火小煮而成。食时,将砂锅以盘衬垫上席,即热气腾腾,又鲜美可口。

听到劳安达讲解美食,孙二这才想起肚子空空,下了飞机还没有饱餐一顿。

孙二的体质,别说是饿上一顿,就是饿上三天三夜,他也未必能觉得饿。

他想到饿,一来是被美食勾引的,还有就是考虑到吴欣这个小吃货听的两眼都冒泡子了。

“好!”切割师将六块明料搬了出来,用麻布擦拭干净,老板也刷完卡还给孙二卡。

如果说孙二抱着六块原石走路,虽然轻而易举,却是非常不方便。

明料则不同,体积明显小了若干,有三块直接可以放到口袋里带走。

最后,他手上只剩下一块大一点,就是那块十万的,那是一块带有青龙纹络的满绿,只是却是豆种的满绿。

这一块,他是打算送给耿生。

他想要感谢耿生,自己却是玉泉派的掌门,耿生必定不会接受。

如果送他一块翡翠,或许他勉强可以接受。

吴欣看了看六块明料,唯独自己手上的那块春带彩好看。

她爱不释手地看着:“哥,能打出一只手镯吗?”

孙二瞟了一眼:“当然可以,而且还有多余的下料!”

吴欣便欢天喜地起来,拘起孙二的手出了赌石城。

到了外面街上,吴欣一眼就看到前面一个饭庄:下关石锅鱼。

孙二瞅了她一眼,心说吃货就是吃货,那双眼睛长出来专门就是来找吃的。得了,也不用按照劳安达指示的饭店去找了。

他贼贼地一笑故意说道:“咱们去吃肉吧?”

“不,我要吃鱼!呶!”吴欣嘟起嘴冲饭庄示意了一下。

孙二无奈,他其实就是一说,又怎么能不知道她的心意。

到了饭庄,二人坐下后,吴欣甜蜜的一笑“我现在知道你是赌石高手了,等铁叔开盘时,你给我再弄块好的,这一块我就先留着了。”

孙二敲了她头一下:“还要啊?不过,这一次,咱们赚了少说也要十来万,今天这顿饭我请客,你随便点。”

吴欣一听来了精神,便点了好多,她确实是饿了,关键还是在于能吃。

说笑间,二人已经将点的菜一扫而光。

摸摸鼓鼓的肚子,吴欣似乎还意犹未尽。

孙二苦笑一声:“走吧!”

二人便出了饭庄,当他们回到铁鑫峰预定的酒店时,已经是下午两点。

到了酒店门口,孙二看到前面有一辆陆虎,车前正蹲着五个人。

孙二走到五个身前,听到他们在那里嚷嚷。

其中一人说:“我说让你赌那一块大的,你偏不赌,现在好了,上等的满绿让西门业那货赌去了!”

“西门业就是一软蛋,咱们合力抢过来,他保证不敢说出去!”

“哎呀!我是看上他家那小妹了,长得那个叫水灵啊!”

“去你个大头,你小心让鲍爷知道了,鲍爷可是惦记那小妞好几年了……”

孙二听到这里心里不舒服斯基了,心想一群王八蛋,整天就知道欺男霸女的,别让我遇上,遇上了我就要管这个闲事。

眼前,这五个人没有动手,自己总不能在这里等着或者跟踪他们,孙二无奈地摇摇头,拉着吴欣就想进酒店。

“站住!”一个刀疤脸站了起来,刚才他就注意到孙二和吴欣。

他见孙二缓留脚步,似乎在听他们说话,便强忍着没支声。

孙二最后恶狠狠地瞪了他们一眼,他便忍耐不住了。

孙二没说法,静静地看着他,将吴欣一把拉到身后。

“小子,把那妞送过来,让爷玩几天!”

孙二身后的那个黑皮青年,摇摇晃晃地走过来。

吴欣吓得小脸微涨,嘴巴长得老大,紧紧地拉着孙二的手。

孙二安慰道:“别怕,有我呢!”

吴欣稍微冷静了一下,这才想起孙二是能打的。

以前,他不知道孙二会赌石,却知道他能打架。

吴庆也没少跟她说过,孙二曾经的辉煌历史。

吴欣便不害怕了,盯着身后的那个黑皮,怒道:“别过来啊!”

黑皮嘴一歪,刁着的香烟一吐,伸手便来拉她。

扑通!

也没见孙二转身,黑皮直接趴地上了,再也爬不起来。

刀疤脸顿时就怒了:“特么地小杂……”

骂人的话还没说完,刀疤脸的脸上就挨了一巴掌,满嘴的牙没剩下几颗,腮膀子肿得跟猪皮似的。

“呜……你……敢打……”刀疤说不清话,愤怒地抬起右手持着一把短刀刺向孙二。

旁边有一哥们,长得跟瘦猴似的,拿着一铁棍奔孙二的脑袋就砸过来。

孙二分手一把将刀疤的刀子直接砍掉,抬腿一脚将瘦猴踢了出去。

瘐猴爬了一下没有爬起来,刀疤却摔着手,痛苦地盯着孙二又想骂人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