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0章梅芳琼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可人的小人儿!

哥要是真的禽兽一把,你又该作何想哦!

孙二也是一阵痴想,惹得美人心思一阵反转。

刚刚说的好人,怎么又做得如此表情,看他那眼神里清澈中透出一片邪yin,难道说没有一个男人能承受得住自己的美眸流波。

那清澈透亮的眸子里,闪耀着一丝丝火焰,似乎能将男人灼伤,也能令男人销魂不已。

孙二与其对视其实就在一瞬之间,却感觉到了仿佛二人如同隔世相见。

“梅芳琼!你有没有出息?”柏娇见二人眉目传情,心里气得跟炸了窝似的。

杨天帆见到孙二,则是面露喜色,再怎么说孙二也算是救了她一命。

“孙总,你好呀!我是天帆,还记得我吗?”

梅芳琼听到柏娇的一声娇斥,脸色微微一红,目光白了一下柏娇,柔声道:“要你管!”

孙二没有去看杨天帆,冲柏娇却是柔和地笑笑:“怎么样,柏大小姐,你的噬蝶还活着乎?”

“我,你别得意,哼……”

柏娇心里一急,气得说不上话来,眼前这该死的家伙,通过打赌,也不知道他是否交了狗s运,竟然没有被噬蝶迷魂,反而将自己反噬了。

哦!此仇不报非君子!

哎呀,也不对,我不是君子,我是小女子呀!

柏娇的脸红一阵白一阵地,低下头不去看孙二,嘴上却道:“弄死了,这下你高兴了吧?”

她的话还未说完,眼泪似乎不争气地想要掉下来。

说的也是,那只噬蝶,可是她师父舒芙佳一生的心血所养,到头来却被孙二轻易攻破,从而令噬蝶完全失去了作用。

就算不弄死噬蝶,那条小生命也活不多久。

她抬起红肿的脸,一脸悲楚。

梅芳琼不知道二人有何过节,所以收回心思后,看到柏娇如此表情和言语,心中不免对刚才那个不对自己销魂的男人,多少有了一些怨气。

“你就是那个孙二?”梅芳目光柔和,声音却是犀利。

“嗯,我就是!”孙二点点头,转而道:“梅芳琼!那你是京城梅家的人唠!”

“知道就好,我哥可是你爹的死对头!”

柏娇和杨天帆刚才的称呼,提醒了她,当她得知眼前这个男人就是孙二,心里不免有些失落。

即使刚刚升起的一段段胡思乱想,现在也不敢再想,只是她隐隐地觉得心里痛。

她想不明白,这种痛来自那里,这种痛其实就跟柏娇初见孙二之后,那种感觉是完全一样的。

孙二看着眼前这两个女人,脑子里闪现出父亲的一句话。

生命里有三个女人不能娶……第三个……就是京城的女人……

京城的女人?

柏娇和梅芳琼,是自己目前正式认识的京城女人的唯二。

只是……

孙二一时犹豫了,他怎么知道父亲所说的京城女人,到底是眼前的这两位里面的那一个。

晕哦!

孙二轻轻抚额,林玫和梁妮转了一圈走回来,看到他站在那里盯着三个大美女发呆。

林玫便窃笑一声,上前道:“孙总,老铁让咱们赶紧到后院去!”

孙二应了一声,然后冲梅芳琼看了一眼,他总觉得如果有京城的第三个女人,那必是她无异。

好吧!

孙二暗叹一声,然后跟着林玫和梁妮去了后院。

“花花太岁!”

柏娇轻哼一声,骂了一句,然后就赌气喝起了咖啡。

杨天帆被孙二冷落,也自知理亏,孙二对她的恩情不可谓不高,自己被救之后,家里人也没有前去感谢一下。

蔡冬妮说欠了你两次债,那我这个欠你一次债的,既然你看不上看不起,那我只好以后用行动来表示了。

杨天帆这种女人,即使心里记得别人对她的好,或许也想谢恩,也想表示一下,可当她转过脸去,她马上就能将这件事忘个一干二净。

否则,她被救之后,杨家也不会不表示一下。

虽然,杨风因为陈亮父子的事,背后里将了孙二一军,可是杨家终究是海市三大家之一,地位仅次于蔡家,家主也就是杨天帆的父亲,至少要比哥哥杨风明事理的多,即使维护面子,他也会做足了文章,不被海市各家抓了把柄。

柏娇闷了口气,缓了一会,想到杨天帆认识孙二,便问:“你跟他怎么认识?”

杨天帆便把孙二救她之事,一五一十地讲给她和梅芳琼听。

柏娇听后冷哼一声,道:“这也怪了,他这样的人,竟然会救你?”

梅芳看人或许比较仔细,而且凭借直觉,看得出孙二绝对不是坏人,至少她是这样认为的。

嗯,不坏!

柏娇见梅芳还替孙二说好话,心里的气更甚了,冲着后院方向狠狠地瞪了一眼,站起身来抱着双臂,踩着银色高跟走到过道里,向后院看去。

梅芳苦笑一声:“别看了,我看你也是言不由衷!”她其实从柏娇的说词里,也听出孙二与她的矛盾由来。

她与孙二的目光相对,心灵沟通,多少看出孙二的为人,再加上杨天帆说的救命之事,更加坚定了她的想法,这个孙二绝对不坏,而且是一个不一般的人。

她抬起屁股,摆了摆短裙,裙下是一抹肉丝。

丝光闪亮,秀出修长挺拔的长腿。

站起身来,才能看到,她的身高,竟然比刘荞还要高上一块,约摸有一米七五以上。

杨天帆见二人都看向后院,也想看一下孙二到底是来干什么,便劝道:“别管了,咱们还是去后院看看,柏娇,好像你弟弟和二伯也在后院!”

柏娇想了一下,心里慌了起来,道:“嗯!走,别让他们打起来!”

她现在虽然还是对孙二不待见,心里的评价和感觉,却是比以前也好转许多。

孙二给他的印象,不再是父辈兄长们说的那种作恶多端,为虎为伥的人。

“这有什么,这块石头若是能赚三十万,回头我请你吃饭!”柏岩京指着身前两块带编号的石头,边走边道:“我去刷卡付钱,一会儿一起切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