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4章做鬼也不会放过你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柏夏没想到娄天明这么了解柏家,却因他解救了苏亮,便愤恨道:“不敢,娄警官,你可是大领导,我们柏家承受不起这称呼!”

娄天明心里骂,装你玛大头蒜,你们是什么鸟玩意,我还不是门清。

苏亮见事情已了,便站到柏夏面前:“柏家二爷,俗话说的好,山外有山,人外有人,做人别太猖狂了,做人留一线,日后好相见,说出来你可能不信,我是西省宝山苏家!”

噗!

柏岩京没听说过,柏夏却是吐了一地老血,而且还是接着吐,直到他缓过气来,这才指着苏亮,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他那里会想到苏亮的背后还这么大背景,如果他知道苏亮就是西省苏家的人,打死他也不敢在这里撒野。

“四哥,四哥,我来了,那个王八……咦……没事了?”一个二十来岁的硕长身材的青年,带着数十个打手,呼哧呼哧地扑进院子。

苏亮看了一眼青年,指了指柏夏,道:“这就是柏家的二爷,过来见一下!”

“见你特……”么字还没叫出来,便被苏亮挡了回去。

“唉!休得无礼,咱们苏家可不是没有家教礼道之家!”

“是,四哥!”提到家族,青年果然乖巧,直接闭了嘴站在了苏亮的身后。

柏夏一抹老脸,眼珠子乱翻,冲苏亮一抱拳:“得罪了,柏某这里赔罪了!”

柏岩京还在心里骂鬼,柏夏却是一扯他衣襟,连拉带扯地将他带出了院子。

苏亮一直目送他们爷们出门,这才将冷冷的目光收回,对娄天明道:“娄哥,晚上我做东,咱们聚福楼走一走!”

“别着,最近查得严,虽说你这不算贿赂,我也是怕众嘴难挡啊!”

“看你那没出息的样,既然不是贿赂你怕啥,咱们可是认识了三四十年的老伙计了!”

孙二在众人说话时,已经打了电话给花明。

他问明白了,阳明市客满楼已经开了两个月。

孙二以前也没查看,所以来阳明市时,却把这事给忘了,所以铁鑫峰定酒店时,他便没当回事。

“娄警官!我是孙二,不如到我客满楼去坐一坐,咱们喝个小茶!”

“喝茶?”娄警官惊得浑身一颤。

一般情况下,上面让某人去喝茶,那意思是明摆着了,这个人估计是请进去,非但茶没喝着,人却进去了。

苏亮上前一拉他的手,冲孙二嘿嘿一笑:“孙老弟这是跟你开玩笑呢!”

孙二一愣,他对官场上的这些术语还真是一窍不通,刚才也只是客气说了一声喝茶,没想到把数天明吓得面无血色。

“哈哈,那个娄大哥,你别多心,我这个人对你们官方的语言不懂,喝茶就是真的喝茶。”

娄天明的脸子有阴转睛,脸上也有了笑容,笑道:“没事,哥们我还没做什么亏心事。”

孙二听了娄天明的话打了个哈哈,便在前头带路,一行人去了客满楼。

他也看出来,娄天明算得上一个仗义正直的人,心里对他也是有了一些好感。

众人下了车,还没进入酒店大门,却听到前面有人吵闹。

“放开我,玛的,刀疤你是想死还是怎么着?”

“哼哼!西门业,今天是你的死期到了,兄弟们往死里作,不弄死他,从此以后阳明市没有我刀疤这一号人物了!”

“哥,哥,救我,啊……”

孙二听到一个女孩拼命地呼喊,便看向门口一侧的黑暗角落里。

三个彪形大汉,全都光着上身,纹着漆黑的纹身,按着一个妙龄少女,正在撕扯着她身上的衣服。

“嘿嘿,小妞,让我摸摸你的小脸蛋,嗯,馋死哥了,来……让哥亲一个……”

“哈哈,六子,你太趣了,直接脱了干就得了,那么多费事啊!”

“哎哟,小娘们哭了,这小模样真让人心痛,痛死我啦!我的小心肝。”

三个大汉一人一言,摸着少女的脸,在她的身上也不老实。

哧!

一个大汉直接将少女的裙裤扯开,露出了内里的红色内衣。

“啊!你个畜生,鬼二,枉我哥哥平时对你不薄!”

少女的话令鬼二的手停顿了了下,盯着她道:“可我是真喜欢你啊!”

“喜欢我?哼,你就是这么喜欢我的?”少女拼命的挣扎着,奈何却被另一个大汉直接将上衣的扯掉,然后那双手摸进了罩罩。

耿生的脸马上就黑了,盯着孙二问道“掌门,让我去灭了那三个无赖?”

孙二不愿意让耿生抛头露面,这里是市井不是武林,不到万不得已之时,他不希望玉泉派牵涉到市井社会的生活之中。

他看了一眼汤雷等人,对林玫说:“你带他们进去,然后告诉这个店的经理,以最高规格招待。”

林玫和梁妮答应着,耿生便护在左右,一行人便进了酒店。

起初,有几个小混混见有人过来了,还担心孙二等人会出面管闲事。

现在,他们见那些人都进了酒店,便放松了警戒,又围拢到西门业身旁。

“刀疤,你这个忘恩负义之人,想当初,是谁将你带上道的,又是谁在狗爷面前,为你说好话,你才了地盘有了今天?”

“哈哈,西门业,这些话你就留着到那边说吧,我会在每年的今天为你烧很多纸钱的!”

“放肆,凭你也敢动我?”西门业一脚将一个小弟踹飞。

刀疤把手一伸,从背后扯出一刀长刀,刀锃亮明晃晃的。

他将刀握于手中,对准了西门业,冷哼道:“可惜,你错就错在,非但不愿意让你妹妹嫁给我,还抢了我的女人。”

“你的女人?”

“难道你忘了小冬瓜了吗?”

孙二听到这里,心说这些玩意真乱,也懒得听了。

不管西门业与刀疤他们之间有任何恩怨,他也是看出来了,西门业的妹妹却是无辜的。

“混蛋,你再敢动我一下试试,我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!”

西门业的妹妹,眼泪闪烁着将包里所带的一把水果刀握于手中,刀尖对准胸口,冷冷地看着眼前的三个大汉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