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7章yin术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大哥勿妨,我打听过他的底细,前些天我抓过一个散花派的采花者,他无意中告诉过我,说过孙二这个人。”

卫九爷摆手示意,表示没问题。

“哦?”孙二耳力好,二人虽然是接头低语,他还是听到了。

“哼!孙二,散花派的柏娇输在你手里,她的噬蝶也毁了,她师妹被我抓到,说她们师父舒芙佳快来找你算账了。”

孙二听到舒芙佳这个名字便想笑,这特么太像一块香皂了。

卫九爷见孙二听后面露笑容,以为是轻视于自己,心中微有恼怒:“怎么你是什么意思?我来是劝你收手的,如果你是这种态度,寻咱们两个划下道比划比划?”

刀疤听前面一句心里凉了半截,听后面一句又是热血沸腾:“正是,正是,九爷,别跟他费话了,你老人家没那闲功夫!”

卫九爷看了刀疤一眼:“我会帮你,也是你哥的面子,还有你曾经为我们九龙帮贡献过数块极品翡翠。”

“翡翠那是应该的,九爷看得上就好!”

鲍笠沉默不语,他还在心里算盘着九弟为什么没得到消息就来了。

他知道这个九弟是个闲散散漫之人,平时里没什么大事,他一般都是在外面逍遥快活。

今个儿这是怎么了?鲍笠看了一眼刀疤脸:“你请了老九来的?”

“鲍爷,没有啊!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来!”

“别猜了!我是听支菩艳说孙二在这里,便想着替柏娇出头,过来见识一下孙二是何方神圣的!”

“支菩艳?”鲍笠知道这个人,正是柏娇的师妹。

看来,卫丛还是念念不忘,这个散花派的采花大盗。

说来有意思,自古采花者,从来没有女性,唯独这个散花派独树一帜,专门成立了一个女性采花门派。

孙二也是醉了,他听了卫丛的话,笑问:“敢问这位兄弟如何称呼?”

刀疤脸都要急出尿来了,那边数址个小弟抵不过一个西门业,转眼之间,只剩下十数位实力较强者勉强支撑,这边九龙帮来的三位大神,却跟孙二称兄道弟起来。

“鲍爷,能不能先杀了他再问?”

“放你玛的狗屁,死人能问出屁来?”呼大江一挥板斧照量了一下刀疤。

刀疤脸一黄,心说自己犯晕是咋地,这么愚蠢的问题也能想出来,可是他也是急昏了头,看看身后那些小弟,如果再不施以援手,立马也将成为死尸。

西门业已经痛下杀手,他也是一个狠角色,也是在道上拼杀了多年的一个大哥。

他的援兵到了后,跟着刀疤脸过来杀孙二的人,全部又跑回去支援,只剩下刀疤脸跟着鲍爷跟孙二对峙。

孙二听了卫从的话问他叫什么,卫从也是客气道:“姓卫,单字一个从,九龙帮老幺!”

“听你这意思,你是认识散花派的人,也认识柏娇,那她是如何跟你说的我的情况?”

“yin贼一个,说你要不是也修练了yin术,如何能抵挡得了噬蝶的迷惑?

“哈哈,原来是这样?那你相信吗?”

“不信,如果是散花派的其他人说的,我指定了是不信,可是,说这话的人,她是我心上人!”

“心上人?难道他不会被柏娇的谎言蒙骗?”

“这?”卫从确实没想过这个问题,他只是心理作怪,对支菩艳的话向来百分百的相信。

“好吧!说那么多也没用,如果你相信她,那就动手吧!”

孙二本来也想试探一下,这个卫从到底有多厉害,还能从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无声息的出现。

“我不想跟你斗,只想让你跟我走一趟!”

“走一趟?去那里?”孙二抱着双臂,心里却在担心西门灵不及时救治将会继续出血过多,导致生命危险。

“不会耽搁你多少时间,我只想知道一件事,你会不会yin术?”

呵……好笑了……

孙二对他的这翻话感到极度好笑,心说你没脑子就没脑子,还是一根筋,你那只眼睛看到我是修练媚术和yin术之类的武者?

“不好意思,我没时间,如果你能打赢我,那我就陪你走一趟,否则别想!”

“好,这是你说的!”卫从也是暗咬牙关终于决定跟孙二一战。

刀疤马上高兴坏了,回头便跑向西门业那边,这边有了九龙帮三位大神,不用想,动动脚指头也知道,孙二指定了死翘翘了。

西门业正杀得兴起,他身边一个小弟喊道:“老大,刀疤回来了!”

西门业对别人还真没兴趣,杀那些小弟就跟杀一条狗一样简单,跟玩似的。

刀疤却不同,现在却是跟他有着深仇大恨。

这个忘恩负义的人,亏我当年对你如此厚待,算得上是你的救命恩人,你却来恩将仇报。

西门业越想越生气,随手自怀中摸出两只袖珍的毒镖,抬手就打向刀疤。

刀疤拔退就跑,突然觉得眼前两只黑乎乎的东西飞来,匆忙间急刹车,身子后仰,来了一记铁板桥。

正当他身子想要再直立起来时,西门业见毒镖没打中,舍过一个小弟,踹翻一个,越过众人抢身来到刀疤身前。

刀疤自知以一已之力无法与西门业抗衡,那不是差的一点两点,西门业在江湖中长久浸染,而且是武者出身,不是他一个小蝼蚁可以比拟的。

他见周边无人支援,掉过头来跑向鲍爷身后。

卫从与孙二已经交上手,二人正在那里试探着。

孙二也是好奇,这个卫从说是与自己过招,却是围绕着自己转来转去。

看其套路,他也不是八卦或者八极什么门派的人,如何也会使用八卦走位的招数。

“别瞅了,我这八卦走位,可是极为不同,想要知道我师出何门,明年春天,华山武林大会上,你自然就会知晓!”

“什么情况?你绕来绕去,说了这么多,却一点也没说明白,老子不想听了,身手上见真招吧!”

“哈哈,算了,我已经看出,你不会玉泉派的功夫,怪我多心了,不过你既然即了玉泉派的掌门之位,那就必须前去参加武林大会,否则我定不会放过你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