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9章伤的不是地方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孙二进了客满楼,耿生带他进到西门灵放置的房间。

他为西门灵察看了一番后,发现她失血确实过多,而且水果刀扎得也不是地方,正好一丝不差地扎进了心脏。

呜!

孙二心头一紧,看过后不禁感到后怕。

如果再晚施救一会,西门灵便成死人一个了。

想到了外面并不安全,他想了一会,直接将西门灵抱进了天字号房间。

天字号分餐饮间和住宿间两种,孙二自然是抱进了住宿间。

将西门灵轻轻地放到大床上后,关上房门,然后从行李箱里拿出铁盒。

从中找出一块红色太岁,又拿出红色药丸,然后才找出其他药丸。

伸手试了试她的脉搏,自从给古儒丁试过脉搏后,孙二喜欢上试脉。

他通过试脉,也是希望能从人体的脉搏搏动上,观察出脉像与肌体的某种关系。

孙二刚试完脉搏,西门灵半晕不醒地睁了一下眼皮。

“哦?你醒了?看来你的体质还可以,那我就能将你救活!”

孙二说着便将红太岁扔进旁边的木耳粉里,拿来热水冲开泡着。

西门灵睁了一下眼皮,又闭上休息了一会。

感觉能说话了,她才道:“我感觉快不行了,是你救了我吗?你能找个医生帮我看看吗?”

“没问题,我就是医生,你还用得着舍近求远?你找我就行了!”

孙二看到西门灵竟然醒过来,惊讶之余也放松了不少,便跟她开起了玩笑。

“不过嘛!我这个医生看病,可是要病人脱了衣服的哦!”

“呀!你……你坏……我不看了……”

“哈哈!小妞,你乖乖的哦,不然我会吃了你的!”

“啊!呜,痛……”西门灵感觉胸口一口气没上来,又被孙二的话吓倒,再次晕了过去。

这就晕了!孙二嘀咕了一声,后悔自己吓唬了她,这样一个柔弱的小女子,又身受重伤,她那脆弱的小心灵怎么能承受得住任何惊吓。

“唉,好吧,晕了也好办事,否则我还真不知道如何脱掉你的衣服!”

孙二嘀咕着,拿来剪刀将她的上衣直接剪掉。

不剪不行,鲜血已经凝固,血渍已经将衣服粘到皮肤上,若不将衣服脱掉,又怎么给治疗。

剪掉外衣后,孙二的目光便直愣了。

西门灵的胸口一滩血渍,也没掩盖住她胸前那两团波涛汹涌。

孙二直接咽了两口唾沫,将目光从那两团白花花上收回来,然后将她的头部抬起来,伸手从她身后,为她打开了罩杯的挂钩。

孙二才把西门灵的罩杯解开,她却再次醒来,这一次比刚才还要清醒许多。

醒来,西门灵浑身打了个哆嗦,身子好像无限清冷。

“冷!”她只轻呓了一个字。

孙二盯着她微眯的双眼,担心地问:“你还有什么感觉?”

西门灵没有说话,盯着孙二看了一会,用舌头抿了一下嘴唇。

孙二看她嘴唇干裂,知道这是失血过多导致失水严重,便拿来温水给她灌了一口。

“你,你……不会……不会对我怎么样……”

西门灵有气无力地断断续续地说着,孙二听后心里有说不出的感觉,笑道:“你现在还有心情想这个,能保住你的命已经不错了!”

西门灵听后意识到自己的处境,知道孙二所说不假,便闭上眼:“那好……你……就麻烦你……了……”

“……”孙二听后感到一阵无语,心说不交给我,别人也治不好,送医院也不见得能救过你来。

看了一眼西门灵胸口的伤处,只见一条十公分长的口子,已经结了半干不湿的软痂,仍有微量鲜血在向外渗透。

他拿过用熊胆和幽灵虫粉浸泡过的湿软的软布,为她轻柔地擦拭着伤处。

每擦拭一下,西门灵的牙齿都能听到打架的声音。

孙二知道她痛,便用手抓着她的肩膀,然后加快了速度。

呼!

终于擦拭完了伤口,孙二仿佛觉得过了一万年,似乎在漫长的岁月里,他的生命只为等待她的苏醒。

他也不稍事休息,便鼓动灵息输入她的胸膛,然后催动着灵息进入她的心脏。

啊!

灵息初入心脏,西门灵痛得惊叫起来。

身了不停地向上起伏,孙二只得用另一只手去按压她的胸膛。

好软!

孙二的额头瞬间冒出了虚汗,盯着她那面包似的前胸,直接便愣在那里。

“嗯……你的手好……好用力……”西门灵睁开眼睛,强忍着剧痛。

孙二回过神来,讪笑一声:“你忍着啊!一会便好了!”

西门灵已经感觉不那么痛了,胸口也没那么憋闷了,浑身也恢复了丝丝力气。

“我感觉舒服一些了……真的……要,要谢谢你!”

孙二盯着她的眼睛笑了笑,手上的灵息加快了输入的速度。

“我,我怎么,感觉……我的下面好痛……”

孙二的目光直接直了,当他听到下面二字时,脑海里升起无尽的瞎想。

下面?下面怎么会痛?

她又是怎么伤到下面的?这个问题,缠绕上孙二的思绪。

哦!孙二轻叹一声,想起刚才为她检查身体,发现她的后臀上挨了一刀。

嗨!都怪自己只盯着人家小美女的胸部看了,竟然忘了她还伤了“下面”。

“嘿,那个,你叫什么名字?”西门灵的脑子再次迷胡起来,好像身体也滚烫起来。

孙二知道没有为她消炎和退烧,这种重伤时间一长,伤者的身体必然会发烧,伤口必然会发炎。

“灵,灵……儿!”西门灵的目光模糊起来,脑子一沉睡了过去。

孙二不敢再犹豫了,他怕发烧会烧糊了她的小脑子。

灵息输入了一会,他便拿过一粒红色药丸,那是专门用来治疗心脏和壮阳的。

轻轻地拔开她微闭的嘴巴,用灵息为她送下去,帮助她消化了一阵后,倒了倒手,又为她调理了一下五脏的气息和经络。

又过了五分钟,孙二看到她的胸口的瘀血慢慢消失,便拿过来那碗加了红色太岁的木耳烫为她灌下去……

看着她煞白的脸逐渐恢复血色,孙二这才将她的上身抱起来,然后为她脱下裙裤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