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0章释火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映入眼帘的是一条粉白色的动漫画,上面画着一条卡通熊,可爱的很,这一幕令孙二的呼吸逐渐局促起来,他感觉浑身的血液沸腾起来,加快了流淌的速度……

这小浪的身材也是棒极了,前凸后翘,尤其是胸前那一对饱满,似乎是面包发大了,大有呼之欲出的感觉。

孙二将她抱在怀里,生硬地吞了数口口水,眼睛变得血红,身体也燥热起来。

他将她的小衣轻轻地褪去,紧张地不敢去看她口中所说的地方。

我的娘唉!

孙二心里不由地悲叹起来,这是要生生的折磨死人啊!

真不是时候,如果自己不是为她治病,估计早已经变成了禽兽,狠狠地将她揉搓一把。

好美!

孙二只能赞美着,不停地吞咽着口水,然后将目光从那隐秘地带离开,他不敢再看,生怕自己犯错。

这可不是开玩笑,这小家伙生命垂危。

“嗯……我好热……”

孙二打了个激灵,以为西门灵醒了,低头去看她。

她却没有醒,紧闭着双眼,嘴里不停地念叨着什么,逐渐地听不清。

孙二感觉她的身体也越来越烫,便将她的身子翻转过来,然后让她平趴在床上。

看到西门灵臀上的伤口,孙二直接无语了,原来那一条刀口,真特么地砍的不是地方。

唉呀!怪不得这小浪货,她,她总是说她下,面痛。

这不痛才怪,那条伤口,沿着她的臀部翘起的位置,一直延伸到她的隐秘位置。

面对这个变故,孙二傻愣地站在那里,竟然有种老虎啃天无从下口的感觉。

他伸出的手抓也不是,不抓还不是。

定了定神,孙二在心里默念着,自己是医生,自己是医生,自己有治病救人的天职,不要有任何私心杂念。

说来也怪,孙二默念之下,心神逐渐稳定下来,浑身的炽热减轻了不少。

他从铁盒里拿出一瓶医用消毒液,为她后面的伤口清理消毒。

刚才为她清理胸前的伤口时,他没敢用这个,他怕消毒液的残留物进入她的心脏,胸前的伤口位置太过于接近心脏。

清理消毒过后,他轻轻地将手掌抚在她那柔软滑润的部位,然后柔和地揉搓了一会,将伤口的表皮用灵息柔化了,再慢慢地将灵息输入到伤口之中。

这一处伤仅仅是皮肉之伤,只是伤的地方不雅,否则孙二只需要简单地为她治疗一下即可。

他想快速地为她治疗好伤口,必会不经意地触动她的隐私地带。

眼观鼻,鼻观心。

孙二默念一声,然后为她涂抹了一层外伤药膏……

探手再拿出一块天蚕结,迅速地用灵息打入心脏位置。

天蚕结变化飞快,速度之快令他瞠目结舌。

不过三分钟,天蚕结已经完成了三次天蚕再变。

孙二惊讶地看着天蚕结变化的速度,感觉到天蚕结变化时,自己身体里输出的灵息,不自觉地融入了一些阴阳诀练化出来的气息。

哦!不错!

看来有了阴阳诀的加成,灵息的作用变得更大,令他的医术施展也更加逆天。

天蚕结变化到最后,化成了一只赤红色的小蚕虫,然后瞬间便消失在心脏之内。

妥了!

孙二收回灵息,然后为她揉捏了数处大穴,以增强心脏供血。

揉捏着穴道,轻抚着她的肌肤,手上的感觉虽爽,他的脑子却没有受到了感染,他知道这才是医者真正的状态,不为异性病人身体所诱惑。

按摩了一会后,西门灵的呼吸逐渐地恢复了舒畅,孙二再次查看了一下她的全身,发现她的身体供血和供养已经恢复。

盯着她轻轻起伏的胸膛,感受着她心肌有力地跳动,孙二这才放下心来。

为她盖上一层薄棉被,又为她喝下一些加入普通中药的木耳汤,他这才去洗了手,拿过毛巾擦拭起来。

加入普通中药,是为了让她快速地恢复体力,顺便当作辅药,帮助灵药促进心脏的功能快速恢复。

他感觉到身体出透了虚汗,知道这是紧张的缘故,至于是那一种紧张,自然是不必多说。

他拿过一条大浴巾,走进了浴室。

放水好好地洗个澡,温水冲洗过身体,他身全里的那股燥热逐渐褪尽。

他走进浴盆,然后平躺进去,闭上眼睛,享受着那股清凉。

嘭嘭嘭!

有人在外面敲门,孙二睁开眼睛,抓过浴巾擦拭了一下,然后挤在腰间去开了门。

开了门,他看也没看,直接走回了浴盆。

林玫和梁妮进来了,二人瞅了一眼床上平静入睡的西门灵,便来到了浴室门口。

“嘿嘿,我的大浪子,我的小情人!”

梁妮抓起分岔颇高的旗袍,露出一段雪白柔嫩的大腿。

林玫则解开了衣衫最下面一颗扣子,开领本来就低,扣子打开,直接露出了两颗浑圆硕大的紧挺……

呜!

孙二看后,原本褪去的燥热,再次像火焰一样燃烧起来。

浴盆里的水,似乎都变得滚烫起来,冒起了一缕缕白热的水汽。

林玫轻笑一声:“我的小心肝,你这是怎么了?累坏了吗?”

“哎呀!姐姐,你没看咱们家小可爱,刚刚肯定是受了刺激,我怎么看着那盆水都沸腾了!”

“哼!你是说他那下,面受不了吧?”

“哎呀!好露骨,我是说他的眼睛啊!快看,都冒火了!”

孙二终于忍耐不了,伸手抓过浴巾,然后从水盆里走了出来。

“哎呀!禽兽啊!快跑……”梁妮以手遮面,目光却从指缝里偷窥孙二那顶帐篷挺的老高。

“妹妹,咱们快撤,别惹火自焚哦!”

“哼哼!两头小绵羊……快快到大灰狼的怀里来……”

孙二说着便做了一个张开双臂猛扑的姿势。

林玫和梁妮故意惊叫着,满屋子里乱跑。

终于,羊入狼口。

满屋子里,顷刻间,也飘起了狼吃羊肉那美滋滋地声音……

……

香室里满屋飘香,一片春光旖旎,

过了漫长的岁月,当孙二将头从二女芬香的软绵之中抬起,坏笑一声:“你们真会挑选个时候进来?”

“老公啊!我们这不是来给你泄火吗?”

“啊!”

“哼!小样!”

“你们两个小妖精啊……“

孙二幸福中流着冷汗,满眼里转圈……

【作者题外话】:真草急了,这塔读要干么么哦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