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5章蟠龙纹扭大板指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孙二想起母亲的祖母绿,是被曲云生来到孙家洼取去的。

他便想着问他是什么原因,才让他作出的这个决定,于是他上前问道:“曲爷,当年我母亲的板指,你为什么要拿去,然后见了我,又为什么要还给我?”

曲云生笑得像个弥勒佛,手里把玩着一串佛珠,目光幽幽道:“就因我当年也是你母亲的踏实追求者,而蔡五爷跟你父亲约定了,他终生也是不能进入北省的。”

孙二立马就感觉到天要塌了,这算是那门子事,你是追求者,便跑到我家里来,趁着父亲不在,偷偷地将母亲的板指拿走。

“你?”孙二瞪了曲云生一眼。

曲云生一声讪笑:“哦,那个大侄子啊!我们跟你父亲的恩怨哪,是我们的恩怨,好像跟你无关吧?”

“别打岔,我说的是我母亲的板指,没跟你说我父亲!”

“啊,哈哈……那个啥来……唉,那边开始了,快去看看吧!”

曲云生此时的表情就像个孩子,让孙二真正地恼怒不起来。

“哼!看在咱们已经合作的份上,而且你也帮了我一个忙,何况也把板指还给了我,我就饶了你这一次……”

曲云生满脑门子都是汗,自己跑到孙家洼去偷板指,这事想来孙正山都不知道。

“诸位!诸位!大家都向这边看,这些宝物,都是家父和叔父们,经过十数年的积累才收集而成,今天我们阳家就拿出来拍卖了,只有一个原则价高者得!”

“好!”

人群中发出一声高呼,接着便有人跟着呼应。

“快开始吧!我早就想得到那块黑料!”

“要什么黑料,我想要那件珐琅彩!”

“都没追求,我就要乾隆亲自带过的那件祖母绿板指!”

曲云生正在想着板指的事,听到身边的人说板指,目光便看向此人。

这是一个中等身材的中年人,脸色微红,留着长须。

中年人见曲云生看他,便也是笑笑回应着。

曲云生听说有板指,便也想看看这件板指,跟孙二母亲得到的那件相比,到底有何不同。

珍贵的展品都被厚实却透明的玻璃罩子扣着,外面有三层铁链护拦,阻止竞拍者接近收藏品。

中年人走到板指面前,静静地注视着板指,目光里有些迟疑。

咦?这件板指,怎么与乾隆皇帝亲自所带的那只有所不同。

曲云生听闻此言,站在那人身后,心想真品在孙二那儿,你上那去再找那件板指。

不过,他在看后,却是露出了十分惊诧的表情。

这个……

孙二也走了过来,他本来就跟在曲云生身后。

当他也看到那枚板指时,眼前一片光圈闪烁,然后脑子里飞速地旋转着一些意念。

当然这个过程,仅仅是在瞬间完成,也就是说跟他的意念是同步的。

蟠龙纹扭大板指。

大清乾隆皇帝赠予皇后之物,后来下落不明。

价值无法估算,原因是材质极为特殊和历史价值巨大。

材质,材质有什么不同,孙二不由地重新打量了一眼。

板指的内层正中,似乎有一块黑色的铁质,如果不仔细查看,根本发现不了。

陨石?

孙二看后立即反应过来,这块黑色的铁质是陨铁,严格意义上讲,这不是一块纯质的陨铁,而一块含有十数种金属质的陨铁。

这还不算,他发现其中还隐含着一种极为特殊的物质。

这块陨石只有花生米的三分之一那么大,通体幽亮闪光,蓝青色的幽光极为耀眼,似一枚龙眼镶嵌在碧绿的翡翠板指之中

孙二看到这里,自然想起客满楼的办公桌上放着的那只笔筒。

如此相似,只是里的金属元素不同。

眼前这一块,所含的金属元素要多于笔筒,其中所含的特殊物质也与笔筒之中的完全不同。

郑绪强带着两个手下走了过来,中年人喊道:“郑管家,这件板指,我出五百万!”

曲云生盯了中年人看了一会,加码:“六百万!”

特么地这是谁,敢跟老子抢板指,不知道我毕老三已经预定了吗!

这人要是把眼珠子长到了天上,那是从来不会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的,这个叫毕老三的正是这种人。

毕老三回头瞪了曲云生一眼,本来想要发怒,却是犹豫了一下,问道:“你是曲云生?”

“是我,有什么事?”曲云生根本不认识此人,也就含糊地回应了一句。

“哼!蔡老五没来,他不是想要那块黄色的大玉吗?”

铁鑫峰听到这里,额头上全是汗,心说这事你怎么知道,蔡五爷早已经同意,这块黄色大玉归我了。

他也通过多方渠道联系上蔡西坡,这才说服他把大玉让给自己。

曲云生嘿嘿一笑:“你是谁?我们认得你吗?”

“我认得你,你却不认得我,这个当然,可是你肯定认识我哥哥毕仁,我叫毕见。”

“哦,你们是仁者见人四兄弟!”曲云生认识毕仁,知道毕家是大西北的老大。

孙二听了这个名字,却是差点笑喷,回头瞅了一眼林玫等人。

梁妮率真的性格,脸面上从不隐瞒,属她笑得最厉害:“不行了,让我缓口气,这操蛋玩意起个什么名字?”

毕见耳朵好使,或许听到了梁妮的话,侧目向这边看过来。

孙二便挡着他的目光,嘴角一抽:“逼贱,真是闻名不如一贱啊!”

“哦!这位兄弟,你认识我?”毕见以为孙二这是欣赏他,因为听过他的大名而崇拜呢!

吴欣挥舞着小拳头,偷偷地捏了一下孙二,笑着看向梁妮。

梁妮都笑得蹲下了,拍着地笑骂:“什么玩意,他怎么不上天,听不出二子的话是骂人的吗?”

孙二拉了一下吴欣的手,看向曲云生:“曲爷,这位逼贱先生,看来是想要得到这枚板指,你还是不要装逼了吧?”

“曲云生,是啊,你就不要抢了,回头让我哥送你一件别的玩意。”

曲云生心说你算是什么玩意,毕家要不是毕者强撑着,你们其他三个兄弟,不出三年就会将毕家破败一空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