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6章鱼凰玄阴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孙二刚对曲云生说完:“曲爷,这位逼贱先生,看来是想要得到这枚板指,你还是不要装逼了吧?”这番话,毕见就高兴地道:“曲云生,是啊,你就不要抢了,回头让我哥送你一件别的玩意。”

曲云生心里则骂着毕见,说他真不是东西,不出三年就会将毕家破败一空,嘴上却道“好,我不抢,我退出!”

曲云生说这话是看向孙二说的,根本无视于毕见的目光。

毕见却高兴坏了,伸手拉过郑绪强:“老郑,快打开锁,板指归我了!”

郑绪强面无表情,他虽然认识毕家四兄弟,却对他们的印象极差,尤其是眼前这个逼贱货。

“我出一千万!”孙二在曲云生退出后,从他的目光中得到了暗示。

曲云生退出,不是因为毕见的原因,他本来是想拍下这件板指,然后拿来送给孙二,让他跟鱼光留下的板指做一下比较。

这两件板指太相似了,以至于后人误以为这件板指正是乾隆的御用之物。

孙二刚才思索过,他想到这件板指如果真是乾隆赐予妃子之物,而自己手上的那件才是正品,那说明这两件板指原来应该是一对。

嗯,没错了!

孙二既然想通了,所以接过曲云生的竞拍,跟着加了价码。

“你,你刚才出局了,没有参与竞拍!”

毕见狠狠地瞪了一眼孙二,然后看向郑绪强。

老郑却无视于他的目光,看向孙二:“孙神医果然出手不凡,我本还以为……哦,哈哈……既然你参与竞拍,毕老三就接着拍吧!”

他一激动,差点把话说露了,急忙向回找补。

孙二进门时,便知道郑绪强对自己轻视,现在听到他把话向回找补,也是知道被自己敢于跟毕见争抢板指,心里对自己佩服起来。

他也是看出来了,像毕见这种人,估计是个臭狗s,是个闻风臭百里的货色。

“他?老郑你不公平!”

“公平?”郑绪强脑子里满是毕见欺负来这里的新人的场景,他何曾公平过。

毕见在这里曾经抢过新来者数件志在必得的藏品,都是用下三烂的手段抢的。

曲云生不愿意跟他罗嗦,厉声道:“虽然我退出了,可我把这个机会让给了孙先生,你还有意见吗?”

“你?”毕见彻底被气糊涂了,指着曲云生:“你,你等着!”

毕见知道大势已去,这件板指指定了是没自己份了,愤恨地转身离去。

“等着,我等着你哥哥亲自赔我的东西!”

曲云生没好气地冲着毕见的后背喊道,郑绪强则走过来:“恭喜孙神医,得到了这件板指!”

一个穿着燕尾服的侍者,打开玻璃罩子,拿出板指轻轻地递到了孙二手上。

孙二挥手让汤雷去算账,汤雷屁颠屁颠地跑到了后面交易处。

汤雷可算是转正了,以前他看到杨丽等人给孙二当账务先生,他便想过有朝一日,自己也能当这个大总管。

现在好了,他终于如愿以偿。

毕见刚走,杨风便冲柏岩京和一个陌生男子嘀咕着,目光却不停地看向孙二。

“看来,西北的毕家也跟孙二杠上了,这对咱们来说可是个好机会,多一份力量多一份胜算。”

“嗯,只要不让铁鑫峰得到那块黄色大玉,我们就算是什么也没得到,也是我们赢了!”

柏岩京信心十足地说道,柏岩郎却充满了疑虑:“不见的,蔡老五虽然没来,曲云生却来了!”

孙二伸手接过板指,然后跟自己手上的那只对比着。

完全相同是不可能,用肉眼却别想找出大的不同。

最大的区别之处,孙二看后,认为便是后面这只板指,其中有陨铁还有某种特殊的能量。

这种能量与笔筒之中的能量相似却也有相当大的区别,笔筒里的能量是温和平缓,灵息引动下,能够随着灵息缓慢地进入体内,倍觉舒爽轻松。

板指里的能量,却是异常的激烈冰冷,似一阵冰水刺激肌骨一般。

搬过板指,从中间孔洞看同陨铁所在的部位,四个小字细如发丝的十分之一,显微镜下也不能看清,清晰地映入孙二的眼帘。

鱼凰玄阴。

轰!

孙二的脑袋感觉到一阵眩晕,这四个字的威力实在是巨大无比。

他的目光开始迷离,回忆起下到斜谷底下的水洞,与黄金鱼仙女对话时,似乎看到过她手上戴的一只戒指,上面也是写着一片阴刻的字:灵天鱼凰玄阴。

多了两个字,而且黄金鱼仙女戒指上的字属于隐身字体,用阴刻的手法刻的极深,若不是孙二也拥有异能,在昏暗的光线下,是不可能发现那六个字的。

什么意思?

孙二默默地回想着知道的一切,把这四个字跟鱼人族联系在一起。

顾名思义。

鱼,即是鱼类,这里指的是鱼人族,因为普通鱼类那里能佩戴饰品。

凰,自然说的凤凰,而且指的还是雌性。

玄阴,不必多说,也跟女性或者雌性有关,字面意思既是极盛的阴气。

从这些字面的意思来看,已经可以看出,能够佩戴这件板指的人,自然是鱼人族里地位极为尊贵的雌性鱼人。

按照人类的官价标准,那必然是位极人臣的皇后无异。

黄金鱼仙女,乃是整个美人鱼种群的至高无上的王者,她的手上佩戴的戒指,多加了两个字,体现的就是受苍天旨意,统领美人鱼种群的含义。

如果按照这个意思来理解,以这个层次划分来看,这枚板指自然是某个美人鱼种族,或许就是鱼人族的首领的配偶之物,而自己母亲所拥有的这枚,应该是首领的佩戴之物。

也不对,母亲这枚上面没有陨铁,如果是雄性首领之物,那自然是属阳性的物件,怎么会在天意授权下,落到了母亲手上。

孙二一时又想不通了,便将目光从板指上收回,将两枚板指都收于口袋藏好。

“看出什么来没?”曲云生盯着孙二看了良久。

“没!还是回去看吧!”孙二转而一脸轻松,便信步向前走去,铁鑫峰也是紧跟其后,二人径直走向那块黄色的大玉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