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9章恶心到家的阳顶云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杨风面露凶光,一咬牙,他算是也豁出去了,他直接叫了个“三百亿!”

铁鑫峰听到他叫价后,思索都没有,直接跟着叫了:“三百五十亿!”

曲云生面不改色,也没说什么。

铁鑫峰知道即将到了底价,按照自己和曲家,蔡家共同出资来说,他们总共最多出到四百来亿,也就顶到天了。

杨风跟柏岩京商量了一下,郑绪强则看了一眼孙二,目光里流露出一丝异色。

阳顶云躺在后面的躺椅上,仍然不急不慢地吸着烟,喝着茶,抚摸着旁边两个清纯的小美媚。

“哦!”

当他听到有人将价格叫到了三百五十亿时,还是沉不住气了,以他的推算,整个国家的数十家超级家族,能一下子拿出三百亿,那已经顶天了,如果再多,其他家族的支持,那出到四百五十亿或者五百亿,也就到了天尽头了。

如果再多,那不可能再多了,试看整个华夏,即便是三四个巨头大家族联手,想要拿出流通资金六百亿,寻绝对是不可能的。

“嗯,郑老啊!有好戏看了,想来老爷临终前说的话应验了,有人会为这块石头卖单的!”

“少爷!哦,不老爷,咱们家仙逝的老爷那绝对是神机妙算啊!”

郑绪强目光里流露出一丝异色,从阳顶云的身上瞟过,然后抬起头来继续看着现场的拍卖。

神秘人听着铁鑫峰叫到三百五十亿,稍微迟疑了一下,刚想举牌,人群中一直没有叫过价的一个少年,却举起了牌子:五百亿!

咔嚓!

拍卖会前面的一个台面,直接被惊吓过度的数人踩塌了。

轰!

人群中发出了爆炸的声音,现场顿时炸锅了!

这个人,他是谁……

人群都看向这个人,这个人却面无冰霜,血无血色,双目直视着黄玉,根本无视于其他人的目光。

“好!有人将价格叫到了五百亿,我代表我们少家主,向诸位大佬们表示感谢!”

郑绪强说完,走上前从主持的手里接过棒槌,敲响了第一下:“五百亿第一次!”

当!

“五百亿第二次!”



“等一下,我想知道叫五百亿的先生,要如何称呼你才是?”

郑绪强显然不认识这个人,以他这么老的资格,能够到各大世家家族参加公拍的,那都是整个华夏前一百名家族才可以拥有的资格。

即使没进入前一百名,也要有一百名到二百名中间的排名,或者被一百名之内家族举荐。

“无名小辈!”那人轻声冷语回了一句。

“切!谁特么信,谁就是傻子!”

“就是,整整五百个亿啊!”

“是啊!这不是不动产,也不是整个家族的资产,这是能够一手拿出来的流动资金……”

“流动资金不说,就算是有这么多钱,谁愿意将资金倾注于一块玉石上面,其他的事情不用干了?”

“就是,就是,我看这小子指定是疯了……”

……

郑绪强听着杂七杂八的声音,刚想喊每三遍,铁鑫峰叫道:“六百亿!”

轰隆隆!

全场窒息!

“打雷了吗?”一个家族的二世祖歪着头问旁边的人。

“有,有吗?没有吧,唉,好像是打了……”

“我去,你耳朵有问题……”

“你有问题,你全家进了有……”

“哎呀,好了别吵了,是六百亿,你们家都卖了有值这么多吗?”

“不值,五百亿都不值!”

“是他,他不就是一个珠宝商,听说得了蔡五爷的许,这才能来参加这次拍卖!”

“哼,一个珠宝商,他怎么能……”

孙二听了众人人议论和骂声,有惊叹的,有不服的,有居心叵测的,还有赞赏的……

他统统不管了,他只是注意着另外三个叫价人的表情。

神秘人首先退缩了,他看了一眼铁鑫峰,又看了一眼叫价五百亿这位冷面人。

冷无血色者,也看了一眼神秘人,目光中充满了疑虑,看着神秘人退出了大厅,他的目光直到送走神秘人,才回转过来,看向台上的郑绪强。

“六百亿第二次了,还有没有叫价的?”

“六百亿第三次!”

当!

郑绪强敲响了棒槌,看向铁鑫峰,高兴地冲他拱拱手:“铁老板,恭喜你了,这块黄玉归你了!”

“等等!”冷面人一声暴喝打断了郑绪强的话。

阳顶云也是一个激灵,心说难道传说中才才截胡者又出现了。

按照规矩,一般情况下,这种不正规的拍卖会,还是允许截胡者出现的。

只是截胡者自身都清楚,一旦他们截胡成功,那是要付出相当大的代价。

首先,要给举办方付出拍卖金额的三分之一附加费用。

另外,还有给已经竞拍获得者付出三分之一费用。

更为重要的是,已经获得者,要得到截胡者部分产业。

最后这一条就怪诞了,试想谁不想要最好的产业,有些截胡者甚至最后都将整个产业失去,搞得是家破人亡。

如此以来,基本上是没有人敢于当截胡者。

“你想截胡?”郑绪强惊呆了,看着这个冷面人。

“你这就是一块黄色水晶,竟然敢欺人,说这是一块黄玉,即使黄玉也值不了这么多钱!”

冷面人高声喊道,回身面向竞拍者示意大家安静下来。

“各位大佬,同行们,你们被迷了双眼了吗?稍有点实力者,那个看不出这是一块黄色水晶夹杂的黄玉,根本就不是一块原石,是一块合成的石头。”

哗……

人群再次沸腾起来,其实有不少人是看出来了,可都被现场高的离谱的叫价声,叫的心早不在石头的品质上了。

“是啊!咱们只顾着看价格了,这材质……”

“嗨!小声点,莫要让阳顶云听到!”

“嗯,你看那小子躺不住了,摸到小妞跨下的手,都沾满了手,恶心死了,他还吃上了!”

众人随声看去,果然看到阳顶云煞有口味地品尝着手指上的鲜液。

呜!

特么个死猪,什么恶心干什么?

一些女性家眷或者少数女性持家者,全都投去鄙视有目光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