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1章冷面人换了五百亿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冷面人腾空飞走,阳顶云气愤地骂着,却也想到了一个可怕的问题,那就是这个冷面人他完全不认识,现场的人里,好像也没有任何人认识。

“他是谁?你们有谁认识他吗?”阳顶去歇斯底里地喊道。

“没有!”

“没……”

……

现场的人根本不见过此人,孙二这时清醒过来,晃悠着走上前来,看得刚才那女孩瞪着眼珠子像看鬼一样看他。

“阳少主,玉石本来是我们拍下的,如果我告诉你,刚才那个人是谁,你可愿意以低价卖给我们?”

“哈哈!好好,终于有人知道那个人了,别说是低价,就是成本价给你,我也愿意!”

阳顶云心里恨死那个冷面人,唯一的想法,就是搞死那个冷面人,如果有人提供给他消息,他当然愿意以价抵折消息费。

“一百亿!”阳顶云见孙二走到眼前,低声说道。

“三十亿!”孙二抬眼看了看铁鑫峰,知道这是原本他的心理价位。

铁鑫峰的这个心理价位,完全符合市场的真实价值,他是以体积和材质综合考虑,这才估算出三直亿价位。

当然,这里面,他还综合考虑了其他因素,如果不出以外因素,他觉得二十来亿就足够了。

“八十亿!”

“四十亿”

“七十亿”

“四十一亿”

“你?”阳顶云差点脱口而出一个六十亿,没想到孙二急刹车,才加了一亿。

“六十五亿”

“四十亿!”

“五十亿”

“等等,搞什么搞,你怎么越加越少!”阳顶云发现双被孙二忽悠了。

“三十亿!卖不卖,再不卖,我不要了!”

“哎!你这人,是跟那个冷血动物一伙的吧?”

孙二冷哼一声:“别费几巴话了,堂堂的阳家少主,还差那点钱,三十亿,你也稳赚不赔。

孙二这么说,可没考虑到其中的三块陨石和玉牌,更没考虑那些能量。

阳顶云刚想说什么,郑绪强走过来,目光中露出了丝狡黠。

“孙神医,五十亿,一分也能不和了,我虽是阳家人,却是出于对你们的尊敬,就说个公道话,这块玉石,老家主拿到手上,就是花了四十亿五亿,多出的五亿就算我们的辛苦费了。“

孙二见他说的坚决,知道有他出面,阳顶云必是言听计从,不会再更改交易价格,也知道如果自己不同意,这笔交易真的会作废。

“好!成交!“孙二似是下了一个世纪的决心,上前一拍郑绪强的老手。

”郑老!那我就找人进来装车了!“

阳顶云心里还是失落的,从六百亿跌落到五十亿,十二倍的价格损失,怎么能不令他心痛。

不过,他心里也清楚,这块玉石,还是赚了三十亿不止。

对了,消息!还有孙二将会告诉他一个消息,是关于那个冷血动物的。

阳家的书库里,曾经有本人种大全,里面曾经介绍了一种人,面部特征像极了刚才那个人。

接下来,阳家早已经近排了运输工具,因为大厅上方,安装了自动起降的吊车。

没过五分钟,玉石便被吊到空中,托运出阳家深宅来到了湖心岛。

铁鑫峰此行的目的出此无二,便没有心情再参加其他拍卖。

孙二则让林玫和梁妮等人,在大厅转悠了几圈,拍下了数十件便宜的物件。

以他的眼光,这些物件,拿回去,价值立马翻个十番不止。

梁妮对玉石类感,汤雷同样如此,林玫则对书画和家具上心,理工了不少诗画和字画。

吴欣没什么爱好,她对古董一窍不通,所以随手弄了一点普通生活可以用到的古玩,便带了回去。

付过账,拿好东西,一行众人便出了阳家。

因为需要运输玉石,铁鑫峰早早就找好了船家。

一行人,便带着玉石回到了客满楼酒店。

孙二等人离开阳家,阳顶云看着手上的纸条,后脑都被冷汗湿透。

“这,这东西,这玩意……特么地,是……”

郑绪强悄悄地站到他的身后,挥起掌来刚想拍击他的后颈,闻听门口传来一声吆喝。

“小子,小子,姐姐气死了,地个该死的孙二,他……”

阳顶露踩着碎花步,来到了阳顶云身前,却是吓得浑身目瞪口呆。

“弟弟!你怎么了?”

阳顶天手也抖,身子也颤,嘴角抽搐,眼眉歪斜。

“鱼人!”

“什么?”阳顶露脸露山恐惧之色,阳家人对鱼人并不陌生,只是对于他们的祖先来说,近代以来,尤其是自玉泉派三十四代掌门灭了鱼人以来,他们这些后辈还真没见过鱼人。

郑绪强见到阳顶露,目光中透出一丝恨意,他失去了暗杀阳顶云的最好时机,便悄然退了出去。

阳顶云被姐姐强唤着,恢复了清醒的意识,再想找这样的机会确实不易。

……

曲云生也跟过来,进了酒店,便问孙二:“你父亲交代了什么?”

“我父亲?”孙二反问一句,心想真是狡猾的老东西,在阳家一言不吭。

“他让我省三百个亿!”孙二玩味地盯着曲云生那张老脸。

“哼!哼!小子,别忘了曲爷我是什么出身,想骗得了我,你也要有那个本事!”

“哦?曲爷的意思,我听不懂,不妨解释一二。”

“哈哈,你爹,我说你们父子怎么如此相似,只是你比你爹可恶难缠。”

“那是,我这叫青出于蓝而胜于蓝!”

孙二说着翘关二郎腿,晃悠着点了一只雪茄,最近他喜欢上古巴雪茄,抽这个厚道过瘾。

喷着烟圈,一阵烟雾飘散后,曲云生也来了烟瘾,一摸口袋没有,两只眼睛放着贼光,干笑一声:“咳,大侄子,借个火呗!”

“不借,要烟就是要烟,借什么火,不诚实!”

“嘿,我这暴脾气!”曲云生也不顾得为老不尊一说了,一闪身从孙二面前的茶几上抢过一只雪茄。

“嗯,不错,是正宗的!”曲云生猛地咂了一口。

“给你父亲带个话,这事该了结了,明年三月,京城梅家见面。”

孙二傻眼了,末了末了,曲云生扔出这么一句话来,让他接也不是,不接还不是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