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2章噬情粉再起作用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曲云生猛地咂了一口古巴雪茄,叹道:“嗯,不错,是正宗的!”。

接着又告诉孙二,说:“给你父亲带个话,这事该了结了,明年三月,在京城梅家见面。”

他直生生地扔出这么一句话来,让孙二接也不是,不接还不是。

曲去生站起来,走向酒店门口:“老头子就不在这里逗留了,记得把话传到,他该带的东西一定带到,我们这一生的恩怨就解了。“

“嘿!”孙二听着云山雾罩的话,这次轮到他无语了。

打个电话,把曲爷的意思告诉了父亲。

父亲沉思了一片刻,说他知道了,接着却是询问玉石的事。

当孙正山知道了玉石已经搞到手,便嘿嘿一笑:“赶紧把钱一分不少地给我打回来!”

“嘿!”孙二再次无语了,心说这些老家伙行,真行……不服不行。

铁鑫峰请了当地大量的人手,孙二又请了王飞和顾北城,再加耿生,他们三人一起负责帮着把所得的黄色玉石及五百多件翡翠明料,全部运回了北省省城。

安排好这些后,铁鑫峰说:“明天,咱们再去一趟市场,你给我省下了这么多钱,咱们多弄点翡翠回去,而且挑选点上档次的,我要送给背后支持的那些老家伙。”

孙二答应下来,铁鑫峰笑道:“回去后,我给你三个亿!”

这么多,看来在铁鑫峰的眼里,那块黄色玉石的价值绝对不止三十亿,看他后期加码的阴狠表情就知道了。

“咳,咳,老哥,有件事,我必须提前跟你说明白,黄色玉石送回去后,我要第一个查看这个石头,别人不能提前染指,我已经叮嘱过耿生,他回去就是看管这块石头的。“

”啊!”铁鑫峰听闻大吃一惊,他不知道孙二是何种目的会有如此一说,便道“那好,就这么办!”

孙二满意地笑笑,不管出于何种目的,他也要把里面的陨石的玉牌弄出来,至于玉石,那就任由铁鑫峰随便处置了。

想要弄出玉牌和陨石,这件事必须孙二亲力亲为,何况里面还有大量的能量,需要他用阴阳诀才能吸引出来。

二人正说着话,楼上下来一个穿着睡衣的女孩。

“呀!”女孩下了楼,看到大堂里坐着的孙二,一下子就红了脸。

“西门灵,你醒了?”孙二却装做无事一般叫着她的名字。

西门灵扭头就想上楼,却被林玫和梁妮拉着坐到沙发上。

“好些了吗?”林玫安慰道。

孙二一扭鼻子,故意说道:“这不是埋汰我吗?我的医术有那么差,她早该好了!”

西门灵这才想起,自己的伤是孙二治好的,虽然心中有千万般不忍,谁这个坏坏的家伙,在人家身上摸来摸去,而且还让人家看到了那么多污的画面。

呜……我不要跟他说话……

“嘿嘿,老弟,你慢慢收拾,我上去休息一会!”

铁鑫峰赶紧闪个明白,再说早晨的疯狂,他可是一眼未见,也不知道这几个人抽那门子疯。

西门灵见铁鑫身上了楼,目光便挪回孙二向丰,跟孙二四眼过电,闪电般地又转移开去。

“你是?”她故意去问林玫。

林玫抚着她的秀发,笑道:“你叫我玫姐就行,我姓林。”

“玫姐!”

“哎!好妹妹!”

噗!

孙二感觉喉咙最近痒的狠,胃口也老不舒服,总是想反胃,只是他感觉反上的不是饭,而是鲜红的血。

“你们能不能不恶心,刚刚被阳顶云恶心的不想再吃饭了,你们这是要把我往死里作啊!”

“哎呀,是吗?也不知道那个人,大早上的脸皮真厚,房间里疯够了,还跑走廊里闹,如果被外人看到,客满楼还做不做生意啦!”

林玫斜着眼睛,故意说话气孙二。

梁妮则坏笑着不说话,手里拿着刚从阳家淘来的一个小玩意把玩着。

吴欣偷偷拿眼去看孙二,她终究还是未久人事的丫头,你让她说那些上不得台面的H色冷笑话,她还真抹不开面。

“走,欣儿!咱们出去转转,哥带你去个好地方!”

梁妮噗哧一声终于强忍不住笑了出来,眉头一笑,轻啐道:“别酸了,还欣儿,别把人家小姑娘叫到沟里去!”

“哼,要你们管,就是叫到床上去,咱们也不用她们这些恶妇管,对吧小欣儿!”

噗!

林玫自感喉咙一甜,吐了若干老血。

真是没治了,孙二这货怎么学得……

“啊!不对,玫姐,他最近怎么像变了个人似的!”

梁妮说这话的时候,孙二强压心中的一股热火,努力地回想着噬蝶吞食灵魂的意念的那个瞬间。

噬蝶化作一幅娇艳的媚影,缓慢地渗透进孙二的脑海,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想要夺舍他的意念。

嗯!

孙二确定了,正是那一刻,他感觉到了,要不然再晚一步,意念还真的要被噬蝶吞噬。

该死!

他暗骂一声,来到西门灵身前:“你哥哥派人来找过你,让我打发回去了,现在你已经恢复了健康,那我就不挽留你了,你可以去找你哥了!”

“我?”西门灵本来心里矛盾至极,如今听孙二的话语变了味,全然一幅一本正经的模样,她还真不好说什么。

“服务员,过来,把他哥留的电话找出来,给她哥打个电话,让他过来领人!”

孙二交代完毕,便上了楼,进了天字号房间。

西门灵幽怨地瞅着孙二的身影消失在眼前,目光里全是昨晚上,自己半迷不醒,意识也没有完全失去,还能感觉到孙二那火热的肉身,在自己的皮肤上摩擦滑动的感觉。

哦!

她的体内一阵莫名地感觉涌上来,酥软无力,一片娇羞红晕泛上脸颊。

“不管他,你愿意住下来,咱们就在这里多几日,你把这里当作自己的家就好!”

“我?”西门灵欲言又止。

“你告诉姐,他晚上有没有趁人之危,然后对你图谋不轨。”

梁妮转着黑大的眼珠,挽着波浪卷头发,摆动着拖地长裙,走来走去的样子,还是非常迷人的。

西门灵看得眼花,梁妮就像只花蝴蝶,正在她眼里飘来飞去的。她没说话,点了点头,又摇了摇头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