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3章终于清除了噬情粉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西门灵初始点头,梁妮以为踩到了兴奋点,捕捉到了孙二的风流韵事,没想到又看到她摇头。

她便蹲到西门灵眼前:“好妹妹啊!你几个意思?”她说着还比划着手指头,一个,两个,三个……

西门灵苦笑一声:“你是梁妮姐吧?我听他们都这么叫你,我就一个意思,我不知道!”

切!

梁妮站起身来,却还是不死心:“灵儿妹妹,你说你这么漂亮,又这么年轻,水灵的像朵水仙,更像一只芙蓉,不如跟了爷吧?”

“跟,跟谁?”

“爷!就是孙二啊!”

西门灵的脑子不够用了,这么混乱的关系,对于从小失去依靠,后来还是被西门业收养,当作亲妹妹一样对待。

西门业的父母去世后,二人一直是相依为命。

虽说西门业长大后,在社会上混得有点人模狗样,可都是些上不得台面的营生,挣几个钱后来都被他挥霍了,可以说自己跟着他没饿死,也没有享一天福。

当然,她心里还是感恩的,更是把他当作亲哥一样对待。

叮……

服务台的电话响了,服务员听是西门业打来的,便让西门灵去听电话。

西门灵知道哥哥是想让自己回家,可是她每次想起自己那个家,那里还有个家样,尤其是被刀疤脸的帮派盯上后,他们千方百计地设计陷害西门业,她都不敢回家了。

“喂!哥呀,妹子儿,在这里很好的哩!你就放心来,我过几天再回去,那个医生说还要给我吃几次药!”

……

“什么,你要来谢谢人家,唉呀来,不嘛,等我好了后,咱们家再谢人有好不?”

……

“那好,就这样,我挂了哦!”

西门灵声音柔软地像只小鸟,听得林玫和梁妮的心飞上了天。

这么好的姑娘,要是被那家小伙子弄回家,那他还不得烧八辈子高香。

哈!可是眼前有个禽兽,估计不用烧八辈子高香,能烧八只高香,他都等待不及,狠不得一口将这温柔善良的小羔羊吃掉。

孙二回到房间,打了喷嚏,揉了揉鼻子,轻骂道:“那几个小浪货又在念叨我!”

说完也不犹豫,直接脱了外套上了床,双手做了个阴阳诀手势,缓慢地先将灵息导出,然后运行了一个小周天,然后才按功法要领运行起灵息。

当林玫等人在楼下将西门灵的心情调节好的时候,孙二微微睁开眼睛,他感觉到下腹部正有一股幽暗的黑影化作蝴蝶,扑着翅膀飞出了他的身体。

他鼓动灵息,将手掌增大数倍,以电光火石般的速度,将那只蝴蝶拍散。

呼!

孙二停下运转灵息,感觉身上的每一寸肌肉都鼓涨起来,每一条经脉无比舒畅,全身的血液沸腾不止。

他也不去强行压制,便让种感觉顺其自然地保持着。

约过了十分钟,他的身体慢慢变凉,然后他感觉到自下腹部冲起一股强大的暖流,直接冲入脑门,然后消失不见。

哈!

我懂了,原来意念也是逐渐强大的,每一次强大,必然是丹田和关元两处气海所在,将一段时间里的灵息运化的成果,转化成一种意识,然后通过任督二脉的运输,进入到百会穴。

没错!

他刚才感受到那股暖意,正是冲击的百会穴,而且冲击的过程中,印堂处还隐隐发痛,那是开天窗的征兆。

阴阳诀中有云:“若要天窗自开,必要意念成精。若要天窗自成,必要意念成型。”

他努力地内视脑海,发现以前唯一看不透的脑海底层,正有一片流动的气息缓慢地进行着提炼。

成精?

我还以为是妖怪啊!原来是意念提炼升级。

草!这玩意也可以升级。

孙二不仅想起初始拥有意念时,认为意念的升级无比艰难,这玩意可不比肉体,这纯属精神世界的范畴。

他也不由地想起玄幻和武侠小说里,那些武功和功法里,对精神范畴的提升,总是用意志磨炼和精神自我锤炼等类似的方式。

过了一会,孙二感觉到脑袋中“嗡“的一声,然后再次内视,发现脑海中多了一颗闪亮的红星摇曳着发着光芒。

咦!

他尝试着去想女人,当他想到了周媛,林玫和梁妮等人,他的下身自觉地便爆炸了。

然而,当他想到了跟他好无感情的女人时,他却没有任何反应。

嗯,不错,那我再想想西门灵。

呼!呼!

孙二的下身忽然抽搐了一下,刺激得他好痛。

他现在对肉体的痛感很差,没想这一下却痛得他差点流下了眼泪。

没天理啊!

这小娘们难道是妖孽,我不就是跟她发生了那么一点点肉体的接触,既谈不上有多少感情,却了有了那么点暧昧,却让我生生的痛了一分钟。

什么情况?她到底算不算我的女人。

不想了,反正不去想她就是了。

孙二摇摇头走下楼梯,却看到林玫,梁妮和吴欣,已经跟西门灵玩得不亦乐乎。

嘿,我这暴脾气,原来这小浪是玩我吧!一点也没看出她难过伤心悲痛……

他想尽了一切不好的词,就是想诅咒她这个没心肝的小家伙。

“嘿,嘿,我要去外面吃饭,总吃咱们家的饭一点味道也没了。!“

他这话没对着谁说,却是走到女人们身前说的,然后就背着手,给汤雷打了电话。

汤雷从楼上跑下来,看着手表:“师父,你说才几点,我刚还做梦呢,你就让下来吃饭!“

“做梦娶媳妇呢吧!”

“没!”汤雷歪着头没好气道。

“哎呀,敢给师父脸子看了,你要把天反了?”

“唉,师父,师父,有话好好说,别动手打人哪!”

“打你是轻的……唉……唉,别跑……”

孙二追着汤雷就跑出酒店,到了车前,孙二骂道:“老小子,你个狗东西,让你陪我演戏,你还演上瘾了!”

他让汤雷下来,就是一解面对西门灵的尴尬,想想自己当初在她身上摸来摸去,揩了不少油水。

林玫和梁妮看着二人一前一后的跑出去,摇摇头:多大了!

吴欣则抿着嘴,她反而觉得有意思,背着手垫着脚走到酒店门口,偷偷地从门缝里看出去。

“玫姐,妮姐,他们上车了,看来是真出去吃饭!”

“哦!那咱们也去!”林玫拉上西门灵径直地朝门口走去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