臆想篇之给吴欣看病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孙二看着吴欣走进房间,笑着说道:“好吧,我就帮你看看。”

吴欣毕竟要让孙二给她看的是凶,大凶的凶,所以西门灵跟在身边就显得特别尴尬。

“那个什么,你们看,我没事就是瞎转悠啊!”西门灵边溜达边用眼偷偷瞅着孙二的手。

哼,小样,看你给吴欣看病,也敢胡摸乱造。

吴欣背过身去,刚想解开上面的衣服扣子,摸了摸发现这是件无领长衫,心眼子一转,嘿嘿一笑。

“我说小灵子,我把药忘到车上了,你能不能帮我去找一找。”

“找什么,找飞机?算了算了,看什么劳什子病,小心他偷吃你豆腐!”

吴欣这个晕啊!

心说这个虎妞真是要脸不要命,都快死的人了,还把贞操看得那么重要。

嗯,这要是在古代绝对是评断贞操烈女的典范。

老师!我要举手!

不对,老师,我举手,我要举报咱们班有个贞操烈女。

西门灵听后,原来是要举报她,立马哭晕在男侧。

老师就问了:“西门灵,你为什么听说要评你为烈女,就跑去男侧?难道你有难言之隐?”

西门灵哭道:“老师啊,你真是我的知音啊!我可不敢评上贞操烈女,孙二知道后不得把我杀了!”

“哦,有这么严重?”

“嗯,嗯,绝对有这么严重,你是不知道啊,那个挨千刀的,就喜欢那些未成年的小处,我这样的小鲜肉,可正对他的胃口。”

老师听后立马也晕菜,心说怪不得老往男侧跑,原来他想当小鲜肉,难道她已经男女不分。

话说上面这段,其实是吴欣的脑子一阵抽疯,自己臆测出来的。

西门灵打开门,风驰电掣般地下了楼,找开车门,看到座位上放着一瓶药,就相当然地拿了出来。

打开盖子,用鼻子闻了闻。

嗯,这个味道确实不错,药就应该这样吃,不像孙二给自己吃的那是什么药,苦不拉唧的,还特么辣嗓子……

我吃一颗试试,她倒出一颗白色胶囊,扔进嘴里,片刻间仿佛上了天堂。

咦?

我怎么飞起来了,不会吧,这要出人命了。

西门灵看着自己极速上升的身体,裙下风光,正在被马路上的好色之徒流着哈拉子看了个精光。

呜呼!

我上天了,我美啦美啦……

扑通!

哎哟!特么谁撞我?

西门灵摸着头看了一眼,原来是自己撞门口的柱子上了。

她歪着头寻思了一阵,心说刚才我没上天啊!

好家伙!这药也太厉害了,刚吃一颗就有上天的感觉,那我吃十颗,不,我要吃一瓶……

哼哼!小欣儿,你等着,我才不会吃一瓶,我就吃十颗,剩下的全都特么给你,吃死你,吃得让你上了天不知道回来。

一颗就能上天一分钟,这一瓶子,剩下的总有六十来颗。

哈哈哈……小样……让你上天飞一个小时……

嘭!

西门灵摸了摸脑门,定眼一看,这次没撞柱子上,却撞在铁鑫峰身上。

“那个,铁叔啊,不好意思,我走路没过大脑!”

西门灵说完撒腿就向电梯狂奔,留下铁鑫峰傻愣了一会,才回过味来:“这人走路要过大脑吗?”

想了一会,他也没想明白,正好汤雷过来了,他也撞了一下汤雷。

“嘿,嘿,我走路没过大脑,小雷子,你别在意啊!”

留下一头雾水,还有满眼圈圈乱转的汤雷,傻傻地歪着头想破了天,也不知道走路没过大脑是什么意思。

西门灵夺路狂奔,一口气跑到吴欣的房间,打开门却没见到孙二和吴欣。

这个时候,隔壁的房间,传来一声紧急救命的声音。

西门灵听出是吴欣的声音,心说好啊,孙二你果然是个禽兽,竟然把吴欣绑架到隔壁房间,估计现在正欲实施禽兽行为。

“小欣儿,小灵儿来了,我来救你了!”

嘭!

伴随着一声巨大的呐喊之声,西门灵一脚侧踹开隔壁房间,那威力不压于李小龙踢出的一脚。

嗯哼!这下可让我抓到了!

西门灵看到床的另一侧地上趴着两个人,其中一个正在上面猛烈的动弹着。

咦!特么地太污了,看那动作指定了是在干什么见不得光的事,这禽兽大白天的就敢捏吴欣的大凶,也敢跟人家摩擦起电,我定饶不了你,这下我可要报仇了。

看到桌子上有个花瓶,看上去还特别结实。

西门灵抓起花瓶,三步并作两步,狠狠地便把花瓶砸到了上面那个“采花大盗”。

嘭!

一声巨响,上面那人果然应声倒地,西门灵扒过脸来一看,却是吓得魂魄全无。

草你个几巴蛋,这人是信啊,怎么死了还敢趴在吴欣身上。

西门灵用足了力气,把上面那个不认识的人扒拉到一边,低头一看下面那个人根本不是一个女人,而一条狗。

确切的说,那是一条德国牧羊犬。

我的个苍天,这个人也太牛叉了……

坏了坏了,我怎么又要上天了!

西门灵感觉自己飞了起来,却听到身旁有个声音大喊一声:“西门灵快醒醒!”

西门灵猛地打了个激灵,看到林玫和梁妮正笑眯眯地看着她。

林玫和梁妮进了房间,本来是来看孙二给吴欣治疗头痛病和胸痛的,昨天早上她起床就感觉到这两处特痛。

结果,进了门,二人便看到西门灵坐在那里傻笑。

这一笑不要紧,从孙二给吴欣治疗开始,时间过去了二十分钟,到孙二给吴欣治疗好为止,西门灵一直坐在那里笑。

看着快要笑抽筋了的西门灵,二人实在是不忍心,如果真让她笑抽过去,小命恐怕不保啊!

“小灵儿,你想什么呢?笑得那么嗨,你知道你笑了多长时间吗?”

“哎呀!坏了坏了,孙二给吴欣治病,该不会也摸她了吧!刚才我还听到吴欣大喊救命,说是有色狼……”

孙二为吴欣按摩了最后一处痛处和穴位,拍拍她的小胸脯,安慰道:“没事,就是肌肉受了点拉伤,过两天就好了!”

西门灵的脑子瞬间就感觉不好,因为她看到了孙二的手在吴欣的小凶上,胡乱的摸着,然而,然而……

“吴欣!”西门灵大喊一声从床上坐起来,摘下脚底的高跟就是一鞋底,胡向了孙二。

可巧,吴欣治好了病,高兴地对着孙二就是亲了一口。

“哎呀!”吴欣结结实实地挨了一鞋底,直接晕菜了。

孙二将手一摊:“西门灵,你要闹那般啊!”

【作者题外话】:接上面番外的话,儒子在这里拜谢订阅《山野小农医》的读者。

本章,是取自对西门灵的臆想,本来也是正文中的一章,后来思路改动,儒子便拿来作了臆想篇,也是对正文的一种诠释!

儒子在这里,还要继续感谢那些订阅打赏的读者,请你们放心,后面会更加精彩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