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9地确实有问题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花明感觉这事非常蹊跷,立马派人去查,经四方打听,又经过土地等相关部门的再次核实,这块地还真的是岭南集团的。

她便怀疑相关部门的人,在自己去办理土地使用权时,从中做了手脚。

她的根据,便是这块地,曾经属于岭南集团,后来被政府征用,政府征用后,并无在上面建筑任何建筑物,而且将这块放置了十多年未动。

魏生走时,对花明说,如果三天之内,客满楼做不出正确的书面答复,他们将起诉客满楼。

孙二听到这里,对事情有了个大概的了解。

他坐在那里沉思,花明的秘书,也就是刚才服侍他穿衣那个,原本不是服务员,只是也穿着制式小西服,看起来像个服务员而已。

“孙总!我刚刚找出来一份资料,是关于当年岭南集团收购这块地的凭证!”

“哦?”孙二眼前一亮,知道这是真实的凭证,必须好好研究研究。

他接过来仔细看了一下,整体内容并无大碍,只在合同的最后两段,体现出来两行字。

岭南集团竞拍所得羊城白云区凤凰村土地三百亩,价值三千万。

岭南集团与凤凰村私下相商,购地不过户,三千万款项百分之五十给白云区政府,另有百分之三十给凤凰村,只有百分之二十才用于土地购买。

看到这里,孙二不禁在心里骂娘,这是光着身子跳舞,赤罗罗地霸王合同。

“安排一下吧,我想见见魏生!”

孙二将资料放到一边,花明赶紧让秘书将资料收起来。

“喂,是魏老板吗?”

“我是,你是?”

“客满楼董事长花明!”

“……”对方沉默了一会。

“怎么,不敢见我?”

“哈哈,那里,那里,约个地方吧!”

魏生可是见过一次花明,虽然只是正规场合见到的,却被她的姿容倾倒,回支的当晚便在yy中,自己解决了一次。

哼!小娘们,这一次我可不要自个解决了,你不是要跟我谈条件吗,那我就好好的跟你谈一谈。

他满脑子里进了是乌七八糟的想法,幻想着能吃花明的豆腐。

约好时间地点,花明一句费话也没说就挂了电话。

中午,宝珍楼888房间。

孙二和花明走了进去,迎面就看到一个瘦猴似的的人,又像个痨病鬼,身子站在那里打着飘。

“哎呀,花大美女,我可是想死你了!”

这话说的太暧昧了,骨子里都透出一股酸霉味。

花明一本正色地道:“这是我们的孙总,他这次来羊城,就是来跟你谈判的!”

她说完便向一边站了站,然后没去看魏生。

魏生的目光充满了yin邪,看了一眼孙二,又换成一幅不相信的样子。

“就,就他,是你们的大老板?”

“当然!我想魏总听说过北省青沟的一个神医,正是我们的孙总!”花明不想再跟他说话,便让秘书出面解释。

魏生的脸变了三变,犹豫着终于伸出了手想跟孙二握手。

这么年轻,怎么可能是富甲一方的大财神,更不可能不远万里跑到羊来新兴产业。

孙二根本没有跟他握手,走到主座上,屁股一沉便坐了下去。

他头也不抬眼也不睁,根本没有正视一眼魏生,冷冷地道:“都坐吧!”

魏生的手下张况,脸子一沉:“太没规矩了,这里可是羊城,不是北省!”

魏生是只老狐狸,摆手喝斥道:“没你说话的份,快给孙总倒酒!”

孙二嘿嘿冷笑一声:“倒酒就免了,我来是谈判的,不是来喝酒的,要喝酒你也喝不过我!”

魏生知道北方人喝酒海量,可他也不是吃素的,他虽是一个南方人,却是千杯不倒,一点也不亚于北方大汉。

“好!孙总,那我就拿酒说事,如果你今天能连喝三十杯,那我魏生就认了,咱们这合同重改,地一点不差的全归你!”

孙二笑了,笑得很开心,他不想真的跟魏生发生冲突,而且他自感魏生拿地说事,背后隐藏着不可告人的目的。

岭南集团跟白云区和凤凰村签的那根本不是合同,那就是吃人的霸王条款,是赤罗罗地抢地。

“好!一言为定!”孙干冲服务员招招手,让拿上来三十只高脚杯。

看着服务员倒酒,孙二站起身来,盯着魏生:“这可是你说的,唾沫星子吐出来,一个字眼一个钉,我想魏老板有身份的人,不可能不为自己的话作主,何况我今天还带来了律师和记者,他们完全可以凭证!”

轰!

魏生的脑子一阵眩晕,他感觉到头顶的天变了。

还带了律师和记者,这还不算,即便是真带来了,孙二如何敢接这个酒局,那可是满满的三十杯,而且还要一口气喝下,这是天大的酒量。

五十六度的白酒,每一杯一两,三十杯就是三斤。

如果说有人能喝,那三斤高度白酒,基本上也就充破天了,要是一口气连喝三斤,估计能喝五斤白酒的也要掂量一下。

“孙老板可是玩得一手好活,魏某可是真没想到,既然这样,我就白面人不说黑脸话,我做人张狂,自有张狂的本钱,不妨告诉你,我这地真有问题。”

魏生想把话说透,反正孙二是带记者和律师过来的,这种事恐怕是隐瞒不了,索性也就交了实底,那个意思是你看着办。

明面上,他也不遮着掩着,也没为难孙二,实质上这还真的将了孙二一军,着实让他为难起来。

如果对方玩横的,耍诈欺骗,他还真的一点都不惧,可是这算什么,人家老老实实地告诉了你,你即便想要兴师问罪,也不好意思用过度的手段,只能用文明的方式跟他解决。

如此一来,律师和记者就不好叫进来了。

“好!痛快!魏老板是个性情中人,虽然说手段不甚光明,我也有什么说什么,你不是个好人,可是我就暂时不让律师和记者插手此事。”

孙二的意思,还是要看魏生的表现,如果他后面玩牙乎的,再把律师和记者抬出来不晚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