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0章比的不是酒,是狠!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服务员已经倒好酒,魏生目光闪烁了一下,内心里也对孙二有了重新的认识,他不再怀疑孙二到底是不是客满楼背后的真实大老板。

孙二这种心机和胸怀,不得不让他重新思量一下,如何与孙二交手过招。

咕咚……咕咚……

孙二伸手就是抓过两杯,左右开弓,三十杯轮换着没过五分钟便已下肚。

摸了摸嘴,吧唧吧唧嘴:“好酒,香!”

魏生的额头上的汗都出来了,本来还抱有幻想,以为孙二也就是大肿的脸充胖子,实事上,人家不但不胖,喝完了跟没事人似的。

张况也是北方人,酒量也是逆天,看到孙二喝酒的架势,背后也是冷汗直冒。

以孙二这种喝法,如果让他在酒场上跟孙二拼酒,估计他会死的很惨!

“孙总,好酒量!”

啪……

张况带头鼓起掌,众人纷纷侧目,对这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有了分好感,说话也不再尖酸刻薄。

“小子!有种跟大爷我比一下,服务员再倒三十杯。”

一声哄亮的吆喝声,从门口传进来。

“丛老!”魏生惊喜地叫了一声。

丛俊摆摆手,走到桌子前,伸手便接过酒杯,将服务员已经倒好的白酒,仰脖一口吞了。

这喝酒的架势,做的比孙二还足,孙二怎么说也是喝到嘴里,再流到了肚子里。

丛俊则是直接没经过嘴,而是直接灌到了嗓子眼,然后进了肚子,因为大家都能看到,他拿着酒杯是直接倒进了张大的嘴巴里。

三十杯下肚,丛俊脸色微红,坐到了孙二对面。

“这事,要怪就怪我,孙老板要兴师问罪,那老朽就担着,别为难魏生他们。”

“这位是?”孙二伸手一摆,却是看向魏生。

“丛老,是我们集团的元老级人物,是我父亲的兄弟,一起打下岭南集团这片天下的功臣。”

他解释的很圆满,也将身份的重要性体现出来。

孙二微微点点头,认为丛俊有资格跟他说话,便道:“那好!这位丛老先生,刚才说要跟我比,而且也未失公平,已经喝了三十杯,那接下来要如何比?”

“哈哈!这样吧!”他一招手将服务员叫过来,在她耳边说道了一会。

服务员没去多一会,便推着一车子,上面摆满了各式酒品。

“鸡尾酒!咱们不只喝白的,如果能一口气干了十杯鸡尾酒,那才显出孙老板的豪爽!”

“豪爽?丛老认为总喝酒就是豪爽,这一点可真跟我们北方人相似,不过在下要说的是,喝酒不是豪爽,是鲁莽,会误事!”

“哈哈,小兄弟,我这样称呼你,可以吧!”

孙二点点头,丛俊不屑道:“你的意思是,我借喝酒将你灌晕,然后可以趁机下手或者……”

“不,不,你误会了,我的意思你应该清楚,但绝对不会你说的这个意思!”

“开始吧!咱们一人十杯。”

孙二算算酒量,这十杯可是大杯,正好又是三斤。

六斤高度辣酒,放在以前,他只能使用灵息逼酒,然后才能继教喝,自从习练了阴阳诀后,他发现喝酒跟喝水没什么区别。

他抓过高脚杯,拿过一只大碗,将十杯酒,全部都倒在大碗里,然后一口气倒进了脖子里。

我草,你个大爷的!

魏生跟看怪物似的,愣是没看清孙二是如何将三斤鸡尾酒喝下去的。

那速度太快了,不但没过嘴巴,估计过了嗓子也没停留一秒。

丛俊的脸色也不好看了,论酒,他自认为整个羊城无人能出他的左右。

可是孙二却是生生地给他上了一课:山外有山,人外还是有人啊!

他的手微微抖了一下,端起高脚杯,面上没示弱,心里早已经崩溃的一塌糊涂。

孙二比的这不是酒,这是“狠”啊!

当喝到第八杯的时候,他的嗓子一甜,“呜哇”地一声,将喝进去的酒,全部喷到了地上。

魏生看到丛俊怔怔地捂着胸口,呆呆地坐在那里,赶紧上前轻拍了拍人的后背。

丛俊这才缓过气来,满脸惊呆的样子,看着对面喝了十杯鸡尾酒,还在那里稳坐泰山,谈笑自如,丝毫没见一点酒意的孙二。

“我服了!”

魏生:“……”

张况:“……”

花明微微一笑:“魏老板!”

“啊!”魏生歪过头来,心情糟糕透了。

过了半响,丛俊站起身来,步子迈得很慢,脚心几乎是贴着地,身上仿佛压了一万斤重石。

“走!合同马上改!”丛俊留下这么一句,然后头也不回地出了酒店。

魏生擦擦额头和脖子的汗,他感觉浑身湿透了。

坐下后,他从张况手中接过花明送给他重新修定的合同,看也没看,草草地签了字。

特么,这是人吗?看他喝酒,跟看鬼玩似的,有这么玩的吗?我还跟这样的人比酒。

能够这样喝酒的人,其他方面指定了也是无比强大,你看那小子脸上满满的自信。

这没法玩了,这是彻底地输了,从头到尾自己就没有胜算。

魏生签过字,麻木地跟孙二握过手,然后低着头出了酒店。

岭南集团的人走后,花明一脸轻松的样子,他知道孙二出手,必属精品。

“公!嗯哼,坐下吃点菜吧!”花明赶紧扶着孙二坐下,然后挑选了几样他爱吃的夹到盘子里。

孙二看着魏生的背影,心想这就结束了,事情解决的就这么简单,这完全不符合逻辑。

“你,再去查查,岭南集团的上层人物里,老一辈的,都有谁还活着,凤凰村的老村长,白云区的老领导,还有谁活着,或者身在高位。”

“为,为什么?”花明十分不解地看着他。

“你不懂,这种事,单凭喝个酒,就草草地解决了?”

花明:“……”

“这块地背后,当年肯定大有文章,所以咱们拿下了地,盖好了房子,直到要营业了,他们才站出来,说要收回这块地,你不觉得这其中必有猫腻?”

花明想了想觉得有道理,便给手下人打了个电话,说让他们现在就去查孙二所说的三方面的人物。

吃过饭,孙二回到房间,花明伏在他的怀里,轻轻地揉着他的胸膛。

“还有件事,我不知道跟这块地有没有关系,我也是刚才经你提醒,才想起此事来的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