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2章王子的目的何在?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成磊看看左右无人,心里多少放心下来,后背却总感觉到冷风嗖嗖。

“放心吧!收下吧,如果你不收,那以后你请我帮忙,我肯定不干。

孙二现在已经是马科那个组织的专家顾问,有什么重大疑难问题,他可是要出面帮助解决的。

那个组织既然是国际化的,自然与各省的警厅有联系,以后合作的机会不是没有,而是机会很多。

成磊却不知道孙二的身份,犹豫着将东西收在包里,却是不好意思起来:“这么贵重的东西,存世稀少,你却送给了我,即使咱们是兄弟,我这心里也过意不去!”

“真罗嗦,再说我就收回来!”

成磊已经收到包里的东西,再让他拿出来,他还真舍不得。

“嘿嘿,那我就叫你兄弟了,马科那里替我带话,让他没事别总待在北省,常来我这里看看玩玩。”

成磊每次出差,总要去看看各地的再学,同学之间也大多如此,只有马科这个老顽固,从来不去拜访同学。

同学大多也都了解马科,知道他的为人,又都喜欢他,所以也从来不跟他计较。

孙二答应下来,便离开了羊城警察局。

从警察局回到酒店,孙二便苦思冥想起来。

他想着那黑红二色珊瑚,想着青铜盏和景泰蓝,又想着王子那句不让吃鱼的话。

这到底要向我透露什么意思?

孙二坐在那里百思不得其姐,便回想着古墓里的珊瑚和青铜盏等物,判断着这些东西与鱼人族之间的意义何在。

什么联系也没找到,因为没有任何人跟他说过珊瑚与美人鱼种群有何种关联,也没有人与过鱼人族如何利用珊瑚……

至于那件景泰蓝,怎么也会出现在这里,这才是孙二的最大疑虑。

景泰蓝也就是珐琅,是杨风所拍,后来到了王子手上,说明海市杨陈两家也与鱼人族相互勾连。

这也不奇怪,京城和海市的超巨家族联合起来对他,也不再是什么秘密。

从这一点上来看,杨风送景泰蓝给王子就可以理解了。

孙二最大的疑虑除了景泰蓝如何出现在这里,就是景泰蓝到底有什么作用。

他刚才又察看了一番,也没从中发现什么。

实在是想不通,孙二便将这个想法搁置于心底,然后思索起那件青铜盏。

王子送来的这件青铜盏,正是孙二在红山古墓上的沙地里,曾经发现的那件,后来被王子抢夺去了。

他为何又要将这件青铜盏物归原主,难道说这件青铜盏真的没人任何作用了,王子这才送还于他。

不是,肯定不是,这么简单的道理,孙二三秒间便否定了。

道理指定了不简单,王子肯定打了什么注意。

想到这里,孙二打了个电话给张复。

老头子听到孙二的电话,心里高兴,便问:“你什么时候回省城,我和杨莫已经等你了!”

“张教授啊!年前肯定是不行了,年后还要过了正月,元宵节前后,我还有其他重要的事要办。”

孙二可是知道王飞走时,曾经告诉他,说别人口中所说的武林大会说是春季三月,其实那是决赛。

初赛也就是世面所说的海选,元宵节的第二天,也就是正月十六便开始了。

当然,像玉泉派这种半隐宗派,根本不需要参加海选,他们只需要参与最后的决赛即可。

孙二听后本以为可以三月再去华山,也可以去见一下黄金鱼仙女的肉身。

王飞却说不是那样的,即使是海选,各大门派的掌门,也全部齐聚华山,然后召开一个开幕式。

孙二暗骂一声也是醉了,这形式自古至今未变。

国人的形式主义也是害死人,老祖宗流传什么不好,这种劳民伤财的行为最好少发明。

可是形式已经造成,也不是后人一时半会可以改变的,尤其是像武林宗派,这种以老古董居多的组织,自然还是非常崇拜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。

张复听后惋惜道:“那就等你一个月,我跟电视台那边商量一下,估计可以安排到正月底彩拍。”

“好!正月底,我准时到京城。”

挂了电话,孙二心想到底还是要去京城,恐怕父亲口中所说的第三个不让娶的女人,已经在床上,哦不,是在京城等着他的到来了。

他真想拒绝张复的邀请,可是他拉不下面来。

去就去!

谁怕谁,京城就是龙潭虎穴,我孙二注定也是要闯一闯。

海市比京城的形势好不到那去,他不是照样有惊无险地出了海市。

哼!陈亮陈业清,我要让你们父子二人为当初的话卖单,你们不是说我能够出了海市,你们从此便在海市消失。

孙二想通了这些,猛拍了一下茶几,将花明吓了一跳。

不但是陈家,杨家这一次也不能饶过,至于京城的数大家族,谁敢阻拦我,谁敢为难我,那就撕破脸皮。

花明这时接了一个电话,正听着对面讲话的人说着什么,脸色也是越来越不好看。

挂了电话,花明坐到孙二的面前,伸手拉过他的手,喃喃道:“原来这羊城也不安稳,我本以为远离喧闹之地,想要在这里静静地等你一辈子,看来是不可能了!”

孙二紧握着她的软手,将她拉到怀里,亲着她的耳垂,轻语道:“会没事的,你就放心地待在这里,这一生我定不负你!”

花明眼中含泪:“刚才那个人说,你想要找到他,只有两个地方,一个是京城,另一个东省。”

东省?

孙二念叨一声,便想到了王子肯定是会去其祖先的陵墓祭拜的,或者说会去古墓干些什么事,然后才会让自己选择去古墓找他。

那他这是什么意思,他去古墓究竟想干什么,他为何要避开自己,而不敢见自己。

一连串的疑问,令孙二不得不思索起王子的真实目的。

思索了片刻,他不由地想起那尊青铜盏,底部好像与红山古墓的那只,还有周启手中收藏的那只有所不同。

嗯,对了,原来这一只底部不是方形凹型,而是凸型,并且正好与那只配对。

想到这里,孙二的脸色不由地愕然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