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9章阴阳诀狠毒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旁边观战的人都大叫妖孽怪物,说孙二太逆天了,少年那两下子看上去很猛,怎么好似是在给孙二挠痒痒,孙二没让这货竟然没受一点伤。

不对,他受伤了,要不那两口鲜血怎么来的?

说来也巧,孙二长期修练不得法,体内的异能也好,其他获得的武功功法也罢,修练没有体系,导致体内的气血有些不畅,也仗着有灵息自动为他清除体内瘀血。

好了!

少年这一拳一掌,将正在提升修为实力的孙二的体内瘀血强行拍出,反而使得他的丹田之气反复震荡数次后,终于突破了临界暴发点。

嗵!

孙二一个反身跟斗,像孙悟空一样在空中翻腾了数周,然后平平地落到了少年的眼前。

咳,咳!

“你很强,我承认,刚才你修理了我,现在却轮到我修理你了!”孙二猛咳两声,摇晃着头说道。

呜!观战的人既惊切喜,内心的心情已经无法用形容词来形容。

有的人开始翻箱倒柜,想着如何来表达此刻,他们那被震撼的支离破碎的心情……

啪!

少年还未开口,孙二的手掌上已经形成了一团气流,旋转着带起一股微风。

哦!

孙二的心情无比爽,他低头自恋着,看着那一手的气流团爱不释手,仿佛打出去之后,他从此再也不能得到一样。

哼哼!小子,这下让你尝试一下我的阴阳诀吧!

阴阳诀兼顾修为层次和气息暴打两种功能,所以才称之为功法。

如果仅只对修为气息的上升有好处,那只能称之为心法和手诀之类的,前面加上个功,表示这种技法可以用来打斗。

呼呼!

孙二旋转着气流,不待少年看清,直接一摔手将一股强大到没边的旋风击击向少年。

少年想要躲避显然是来不及,他只能默运起独家功法,在周身形成一层强力地防御,然后双手推掌想要硬抗。

噗!

少年狂喷数口黑血,他的身体如同断了线的风筝,被强大的灵息和气息合二为一的阴阳诀气流,直接拍击出去十数米,在空中翻腾了几次,便狠狠地拍到地面上。

他惊异地看着地上的黑血,脑海里百思不得姐,这是什么功法,如何能令我的心血转变颜色。

他当然不知道阴阳诀,尤其是反转的阴阳诀能令人体的气血改变。

就在他苦思之时,顿感身体一阵酥软无力,他刚想爬起来的头颅颓然垂了下去,将头伏于地上。

富能达惊呆了,他看着少年的脸色越来越黑,身上似乎升腾起一股黑色的热浪,他大喝一声:“小子,你给他做了什么?”

孙二这才想起刚才使用的是反转的阴阳诀,也知道反转之后,击中对手会令其血液改变质地。

他上前一步,拍拍少年的脸,喊道:“喂!醒醒!”

他与少年并无仇恨,即使面对富能达,他也没有想直接杀了富能达。

说到底,他对付老板的话也是半信半疑,何况即使付老板说的都是实话,以他跟孙二的交情,孙二也不可能为了他,而与富能达结仇。

说到底,这就是人情淡泊,孙二与付老板之间的感情还没有深厚到这种程度。

其实,从另一个侧面也反映出,这就是朋友,这就是兄弟,就是正常的人情世故。

什么人,才会令一个人拼了命地去为他做事,一个家仇国恨,更有一种便是过了命的亲朋好友的仇恨。

少年的脑袋动了动,眼睛根本睁不开,嘴里嘀咕着“你为我做了什么?”

他非常清楚,孙二只是将他打成内伤,这种伤,以他自身的内家功力和气息防御,足以保证自己一时半会死不了。

可是,孙二的气息拍击到身上,却令他全身的每一个细胞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,这种变化太古怪了,太强大了,太令人不可思议了。

他感觉到骨头都酥软了,全身的肌肤和肌肉没有任何知觉,神经仿佛也停止了运动。

“啊……你,你……到底……是什么……人……”

少年的眼睛终于睁开,愤怒地盯了一眼孙二,说完这番话却又无力地垂下头晕了过去。

孙二也有些抓狂,他没有想到阴阳诀的厉害竟然达到了这种程度,试想一下,这种功法打入自己的体内,将会是一种什么感觉。

他自量自己还未用尽全力,他的掌风拍击到少年的身体时,已经悄悄地收了力。

翻了翻少年的眼皮,又试了试他的脉搏,发现少年的身体逐渐冰冷。

他刚想伸手去药盒掏药,手指尖触及少年的肌肤,发现他又变得火热起来。

哈!搞笑了!

孙二一边拿药,另一只也继续试探着少年的身体。

一会冷一会热,一会冷若冰箱,又一会则是炙热无比。

他将手抚上少年的胸口,发现他的心跳时而非常缓慢,时而又狂跳不止。

苍天啊!祖师爷啊!

孙二抬头看了头顶的上苍,心想玉泉派的祖师爷这是创造了一门什么功法,竟然是如此的古怪歹毒……

嗯,嗯,怪不得鱼人族的大法师和大巫师,还有他们的首领,每每听到玉泉派便望风而逃,大巫师竟然主动地带领族人返回东海。

他抬手拔开少年的牙关,用力地捏开他的嘴巴,费了些力气才将五色药丸各丢了一颗进入他的口中。

少年的身体发生了重大的变化,导致牌晕迷之中的身体的每个部位,自发地紧张和异变。

不过,有一点,孙二还是稍微感觉到心安,那就是他感觉到少年的全身修为,还完全地保留下来。

这说明,如果能够将其调理过来,他的恢复速度必定很快,仍然是一个武霸层次的强者。

千万不要出现大问题,孙二知道一个人能够修练到武霸层次,那是何其不易。

如果眼前这个少年因为自己便从此陨落,那他的罪过简直是大大的。

他如此担心少年的安危,还因为他在与其交手时,少年的态度虽然坚决,表情看上去狠毒无比,下手的最后一击,从来都是收着打,留着一分余力。

这说明什么,说明这个少年本质不坏,自己与其交手也是意外突发事件,少年也不想伤害自己的性命。

否则,刚才自己还真不敢说,在少年的狂追猛之中,能够获得足够的喘息时间用来升级阴阳诀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