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52章伟男人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少年身体感觉恢复稍许,阴声道:“不想死的就滚一边去,你自我目测一下,你们有那个实力跟我们掌门叫板?”

几个打手念叨数声“掌门”,这才想起面前之人,就是富能达口里曾经常念叨的玉泉派掌门。、

他们不想找死,知道扑上去,他们死得可能连渣都不剩下。

富能达是谁,他一个强者,西南道上的义会和黄会,没有人敢对他说三道四,没有敢在他面前逞强使威风。

可就是这样一个人,到了孙二手里,乖乖地像只小猫一样。

少年看了一眼富能达,他能与富能达走在一起,也是巧合,也跟他父亲当年直径玉石有关。

说到底,他跟富能达的根本没有兄弟感情,所以站起来冲孙二行过大礼,问候道:“掌门!你既然已经即位,我们分支只留名分,实质却是归依门派,我这就跟分支八大掌坛下达命令!”

孙二微微点头:“这事你看着吧,另有其他事宜,你可自行联系耿生大护法!”

少年赶紧应诺,然后报上家门:“弟子沐硕,以后跟在掌门前后,赶马扶鞍。

孙二笑了,这一刻,他终于放松下来,瞅了一眼沐硕:“行了,别酸了,当今社会没那么些礼道,只在门派宗地之内坚守礼道即可!“

沐硕一怔,他没想到这个新任掌门这么随和仁义,是一个极好说话的人。

他在征得孙二同意后,当面打电话给八大掌坛的首坛吴风,让他在洱海湖畔召集全体分支弟子,然后发重誓和血誓,宣布回归玉泉派。

了却了这事,孙二看看左右,才想起富能达的弟子刚才说过,坐着追击昂山季,却不料被一个疯女人打了出来。

咦?

还有这种事,这个疯女人要多厉害,这群打手少说也有三四十人,而且个个都是强中好手,这……

他蹲在地上默默地加思索了一会,便对沐硕道:“正好,我明天要去缅甸,你且先回去挑选十个人,陪我到缅甸走一趟,当个苦力!“

沐硕听闻大喜,初回门派,能够被掌门重视,让他找到了存在感。

要知道,这些武林中人,对门派门第极为重视,他们行走江湖,看得就是互相的实力。

以前,他们迫于门派常年没有掌门和大护法,实力也是锐减,这才不利己自保,从门派中暂时划分出来。

现在,却是不一样了,他们头顶的天,因为孙二的上任,门派的实力瞬间壮大,恢复了以前的欣荣,他巴不得靠在门派的大靠山上,以后行走江湖,再少有人敢欺负他了。

沐硕领命回去准备,孙二则走到周启等人面前,把事情一说,然后抛下富能达不管,径直朝那个疯女人居住的地方走去。

他虽然饶了富能达的死罪,却没有真正的弃之不理,而是以一个警方协查员的身份,给马科打了电话。

这种事,他只需要告诉马科,马科自有安排。

放了电话,马科联系上了云省警厅,后面事宜在些就不多讲了,反正富能达受到了他应该得到的报应,吃一颗枪子那是必须的。

即将走进疯女人的家时,孙二又想起付老板,便也打电话把这事告诉了他。

付老板听后高兴地话也不说了,结结巴巴地一直感谢孙二,说让他再到海市要请他连吃一月大餐,还说以后有了好石头,都给他留着,他随便来拿。

孙二只是简单地笑笑,一脸轻松道:“其实,老兄,你自己心中了有数,在那件事中,你好像做得也不太……”

“咳……咳……神医啊!兄弟啊……我,嗨,啥话我也不说了,以后我也注意自己的言行,一定不会再那样的缺德事了……”

孙二笑道:“那就好,多余的事我也不想说也不想管,你这件事了了,以后你自己看着办吧!”

放下电话,他暗想这付老板的歹心也是不小,当初竟然敢独吞一笔宝石和翡翠,怪不得富能达发了重誓,就是寻遍天涯,也要将付老板找出来,然后千刀万剐。

黑吃黑!

孙二想到这里,意识到这就是黑吃黑惹得祸。

付老板与富能达两个人都不是好货,唯一不同的是,付老板这个人还是算仁义,而且手上没有人命,算是一个比较善良的人。

“你们给我滚,你们是谁,为什么要跑我家里来,你们偷了我的男人,我打死你,打死你……”

一阵女人高亢的骂声叫嚷声传来,引得一个男人大叫:“别打了,我是昂山季啊!大姐,我是你的堂弟啊!”

咦?什么情况?

孙二脑子一抽,这疯女人是昂山季的堂姐,看来这女人疯得可以,连自己的亲人都不认得了。

可是,可她为什么会有那么强的实力,令一群打手望而生畏……

他陷入一片思维混乱,怎么也想不通,便信步走进了院落。

嚯!

孙二前脚刚踏进院落,便看到院子正中站着一个高大魁梧的女人。

这女人得有一米九左右,肌肉健壮结实,浓眉大眼,一头披肩长发散乱,脸蛋上全是泥土灰尘。

他细细看过,发现这个女人如果收拾打扮一番,抛开那虎背熊腰不论,单脸蛋应该还算漂亮。

女人身后站着一个小男孩,看到这个小男孩,孙二的眼睛顿时为之一亮。

哦呼!

这也太胖了吧!

孙二在心里说:小子你太多大,这小体格像头小母牛!

唉,搞错了,人家是男孩,应该是小公牛……

嘿,什么乱七八啦糟的,孙二直摇头,也没停下脚步径直走到了男孩身前。

“你是谁?是不是也是来勾引我家男人的?”

孙二听后心里直接爽翻了天,暗道:大姐,我是男人啊……

苍天大地,你们可以凭证,我是千真万确,铁打不动,稳定如山,货真价实的……啊……伟男人啊……伟男人啊……

孙二张口想说什么,却生生地咽了回去,嘴里说出来的却是一句:“大姐,我不是同志,也不是断袖,我不干那事,我好女人……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