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54章洗个澡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听耿生说卢莺是“武林八美“之一,年纪也不小了,孙二便怀疑卢莺抢夺弧如海的真实目的,肯定不只是情感这么简单。

想到这里,他转身问道:“弧如海与卢莺是如何相识的,她夺你的男人的原因是什么?”

姬素季听后,苦笑一声:“说起此事,我真恨不得打我自己一巴掌!”

孙二听她这样说,就知道这事跟她自己有关,她这是悔恨之意。

姬素接着道:“当年,也是我曾经救过卢莺一命,然后将她带回家中,后来她伤好之后,便与弧如海……”

不用说了,后面的话,孙二猜测也能知道一二。

他站起身来,又问:“你又是如何会武功的?”

“家父曾经是一个武者,后来被门派驱逐,躲回家乡后,便隐姓埋名从此没再出世。”

孙二打量了她一眼,看出她的修为层次也仅在武灵级别,刚才那股强大的力量,应该是与她的疯劲加成有关。

不过,孙二还是感觉到相当震撼,这人的精神失常,所暴发出来的强力竟然有如此之大。

昂拉见孙二与姬素季谈完话,便走过来,拉着昂山季的手跪倒在孙二面前。

“恩人!大恩不言谢,昂拉兄妹,这一生一世便是你的人了,即使为奴为仆也心甘情愿!”

昂山季则把头一歪:“妹妹,你好生服侍恩人,我还有事有办,如果我能活着回来,我便追随恩人左右,服侍他一生!”

孙二赶紧将二人拉起身来:“不必,不必,我救人不图回报,至于为奴为仆那就更没边了,我可不喜欢当主人!”

他看了一眼昂山季:“这样吧,你就加入我玉泉派,协助耿生处理门派事务。”

昂山季一激动,再次跪倒:“掌门在上,昂山季发重誓,今生一定忠心追随掌门左右,与玉泉派同生共死!”

孙二伸手道:“起来吧!这也算是入门宣誓了,以后你就是我的记名弟子了,就让耿生教练你功法吧!”

昂山季高兴地笑了,站起身来冲孙二再施一礼:“掌门,我还有点俗务,我去去就来,明日定将追随你前往缅甸!”

孙二本来打算让耿生派人接他回玉泉派,加紧时间修练功法,以昂山季这个年龄,想要修练到一定的修为可是不易。

听了昂山季的话,孙二反而心思一转:也好,到了缅甸,或许会发生意想不到的事情,而且自己和周启他们都不懂缅甸少数民族的语言,他也算是一个好翻译。“

解决了昂拉兄妹的事,见天色不早了,孙二便跟周启和铁鑫峰商量不再去赌石城扫货了。

周启看了一眼法名,道:“那好吧!”

法名本来志不在云省,他的目标在缅甸,他想来一次大的,仅仅一次便将损失的三十亿全部拿回来。

孙二也看了一眼法名,便起身出了姬素季的院子。

姬素季见孙二要走,急道:“那我怎么办?”

孙二观察了一下她的脑子,没发现有病灶,知道好也是一时性急,急火攻心,有点像失心疯一类的病症,现在被自己和昂拉兄妹将她从极度悲伤之中拉回现实,她的病自然也就好了。

不过他还是以防万一,便随手摸出一颗灰色药丸丢给她。

“将它吃了,然后跟我一起去酒店住吧!”

姬素季犹豫了一下,便回身锁了里外的门,跟在孙二身后走了。

回到酒店,云省警方打来电话,说富能达已经被抓,他们非常感谢孙二的大义之举。

云省警方又说了若干好话,还要登门拜谢,孙二立即拒绝,说要谢就去感谢马科。

这边刚挂了电话,马科便打过来,二人又说了一阵。

马科最后说:“匡霞已经前往云省跟你汇合!”

孙二的脸皮一抖,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。

他只能嘿嘿一笑:“难道你什么任务交给我?”

马科笑道:“没有,她本来就是你的手下了,跟在你身边,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!”

孙二一想确实是这么回事,怎么说自己现在也是身兼警职,好歹也是一个顾问。

……

晚上。

孙二本来独自一个人睡一个房间,他刚脱了衣服想要去洗个澡,昂拉去进来了。

孙二一阵好奇,不知道她如何进来的,昂拉羞涩地笑了笑,说:“我是躲在洗手间没走!”

说完这话,她将房间收拾干净,又从门外端进来一碗参汤,便要脱衣服上床。

孙二的额头黑线暴长,以手抚额,光着上身看着小妮子脱掉了外衣,然后钻进了被窝里。

这是要闹那般啊!

孙二心头飞过一群惊叹号……

“你走错房间了吧?”孙二伸手拿过外衣披在身上,他自然不会再去洗澡。

昂拉卧在被窝里,偷偷地看了一眼孙二,说道:“没走错,我是你的女人,就应该服侍你!”

“你是我的女人?”

“嗯啊!你不是答应了?”

“我……”孙二直感心头一阵疼痛,目光变得有些模糊。

昂拉赶紧从被子里爬出来,柔声问道:“哥,你怎么了?”

她的一双柔若无骨的小手搭在孙二的肩头,软绵的玉峰紧贴在他的身前,那种似触未触的感觉,更加能撩起男人的雄根。

孙二顿时便感觉浑身热血沸腾,从头心到脚底传来一阵阵酸麻刺激的,如触电似的感觉。

孙二实在是忍受不了,胡拉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,抬腿就往外走。

昂拉掩嘴一笑:“哥唉,你去那了?”

孙二头没回指着洗手间:“洗个澡!”

“呵呵……”昂拉笑得前俯后仰,盯着孙二光光的身子,笑道:“这下我全看光了!”

孙二低头一看,果然一丝未穿,抬起头来尴尬地一笑。

昂拉蹦跳着从床上爬起来,一把拉过孙二的胳膊,将身子凑上来,歪着头问道:“不是都洗过了吗?”

孙二的脸刷地红透了,他还从来没有在女人面前如此失态过,一时怔在那里,心思不宁地思索着什么。

“你多大了?”

孙二只好有一无二的问首,昂拉低声道:“人家才十八!”

“嗯,啊……成年了……”

【作者题外话】:求,求,求

订,订,订

阅,阅,阅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