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55章这个女孩不简单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孙二有一无二的问昂拉多大岁数了,昂拉却听差意思了,心头一乐,身子更加贴近了他,晃悠着孙二的胳膊,道:“我就说,人家都不是小孩子了,可以给你了!”

“给我?给……给什么?”孙二此时才清醒一分,侧过身望向昂拉。

哎哟我去!

孙二一巴掌拍在头顶,心说这是着了心魔还是怎么着,这个小浪分明就是在说那个意思,自己这只老鸟竟然没听出来,看来心神确实不宁啊!

按说不该啊!

柏娇的噬蝶噬魂之力已经除去,自己完全能够百分百地控制欲望,不会出现这种不受控制的情况。

难道说眼前这小浪,身上有一种能令男人欲罢不能的媚力……

昂拉也是光光的身子,站在那里,感觉到身子还是稍微有些凉,怎么说现在也是冬季,云省的气温再高,房间里也配有空调,还是不那么暖和。

她身子再靠近一点孙二,直接扑在他的怀里,柔柔地叹道:“我长这么大,还没有一个男人,让我感觉到这种安全感,还有一种内心里自在的依赖感!”

孙二的脑海蓦然想起小鱼花,她当初也是这种神情,那种从苦水长大,骨子里透出来对尘世的恐惧和抗拒,对真心对她们好的人的依恋。

小鱼花现在好上高中了,嗯,还有两年,她便可以上大学,可以走自己的人生。

对于当初,自己哄骗她,说她长大之后,自己便可以接受她,让她作自己的女人。

孙二现在对那些话,完全已经忘到了脑后,本来那些话,他也没放在心上。

现在,他被昂拉勾起了对那段往事的回忆,不禁也有些感伤。

他一把抓过昂拉的手,正色道:“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?”

昂拉却再次年到他的怀里,她的光滑如水之肌,轻轻地擦过他的胸前,孙二感受着那已经成熟的女人特征,心里竟也有些把握不住,手臂不由地用上力度,想要紧紧地将她拥在怀里……

呼!

孙二一把推开昂拉,又道:“我是在问你话,你不想说什么吗?”

“你是我的男人,在我们缅甸女人的心里,你是我的恩人,我就应该报答你!”

孙二也多少知道东南亚一些国家,女人的身份地位极低,尤其是这些穷苦家庭出身的女人,从小到大,她们受过的苦难,比国内的穷苦女孩还要多的多,因为他们的国家制度和社会形态,决定了她们的境况和遭遇。

“我是说,你已经成人了,而且我不想要你,你如果想要跟着我也可以,只能作为我的手下或者弟子!”

昂拉抬起头来,眼皮动了一下,想说什么却又低下头去。

“要不去我的公司,当一名职员,也足够保证你生活无忧!”

“不!我就是你的女人,不只是因为你救了我,你是我的恩人,我喜欢你,我虽然还小一些,可是我对人生世故的理解却比同龄人也多很多,我见识过多少女人或者女孩,她们不在十几岁,便已经成为了男人的玩物,或者是他们的宠物,我很幸运能遇到你,你是我遇到过的最优秀的男人!”

停顿了一会,她接着道:“我也知道我配不上你,我只是希望你能留下我,给我一点点空间,能让我待在你身边,做一个丫环,还是一个仆人,或者是你的手下,即使做牛做马也行!”

昂拉说着,一行清泪顺着微红的脸蛋滑下,流到嘴角,泪水越流越多,她抿着嘴,用舌尖添了添,苦笑一声:“我的过去,就像这眼泪,是咸的,可是我从来没觉得它苦,因为我就是在苦水里长大的,可是现在我看着你,我觉得泪水是苦的了,所以我决定,以后我不想再品尝酸苦的泪水!”

她再交扑到他怀里,身子轻轻地颤抖着,哭泣声大了一些,泪水也浸湿了孙二的胸前。

“呜!看不出来,你还不是一般的穷苦女孩,你没上过学,对人生的理解比一些知识分子还要多一些!”

昂拉没有再说话,只是静静地趴在他怀里。

孙二感觉这样站着也不是事,身子一动,昂拉却抱紧他,喃喃道:“就这样好了,不要动!”

孙二没有动,他真的没有动,他就那么像一座雕塑一样的站着……

也不知道站了多久,床上的手机却响了。

孙二只能推开昂拉,走过去将手机拿起来,却发现是一个陌生号码。

接了后,电话那边没人说话,只听到一阵粗重的呼吸声。

孙二也不说话,他能感觉出到,对面那个人的呼吸声挺紧张,这说明这个人找他必定有重要的事,他可能还是没有想好跟自己说什么,或者怎么说才好。

“嗯,你是孙二吗?”对面在短暂的沉默后终于开口了。

“我是!”孙二也没问对方是谁,如果对方够真诚或者是熟人,他应该自我介绍。

“那个,我是姬素季的男人!”

“嗯!嗯?”孙二连嗯两声,后面那句是反应过来后的疑惑。

他怎么会有我的号码,他不会联系上了姬素季,她告诉他的?

不可能,姬素季不会再联系他,她已经和昂山季一起到了阳明市外,等待与沐硕汇合,然后前一步去缅甸交易市场。

耿生也会带数十名大弟子随后赶过去,孙二本想等着他,又觉得初到缅甸不会遇到什么大麻烦,也许预估的危险不会那么高,便决定让耿生不用那么关键赶来。

“你好手段,是如何知道我的号码的?”

“这不需要告诉你,我只是想跟你说,我也不想跟你谈姬素季的事,是想跟你说卢莺并没有抢我,而是我自愿跟着她的,而且希望你到缅甸不要跟她过不去找她麻烦!”

孙二没想到,这个男人是这个意思,想想了说“姬素季与你之间感情的事,我也不想管,至于卢莺,我跟她无仇无恨,只要她不招惹我,我自然不会为难好!”

“好!”男人说完便挂了电话。

孙二放下电话,伸手拉过衣服穿上,然后将昂拉的衣服抛过去,道:“穿上,如果以后你真心想跟着我,那就看缘份,现在不行!”

昂拉看他的眼神决绝,也没了注意,只好穿上衣服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