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58章帕敢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周启和法名分别讲了一些关于场区和新老坑的知识,孙二也更加了解了缅甸翡翠产区的情况。

接下来,摆在众我面前的现实是,既然周启和法名一行,此行的目的就是那两块地球级的原石,还有数块其他神秘的石头,那么他们必须要在明天赶到帕敢,然后将已经进入到缅甸的已方势力收拢起来。

他们这样做,不是为了跟敌人火拼,而是为了将全部的资金集中起来,因为十八家族进入缅甸之前,并没有将资金统一集中管理。

从这一点上看,十八家族内部还是人心不稳,不够团结,这足以让敌人找到弱点,从十八家族内部找到突破口。

“嗯!孙总分析的不假,我之前也是这样认为的,所以我和周总一起去了东北省,又去了其他几个家族,就是想要让他们放下戒心,不要敌人还没来,自己人首先就打起来,即使没内斗也会自我损耗。”

法名这样说着,目光中也充满了愤怒,好像觉得十八家族内部真的有内奸,他的内心隐隐地觉得不安,至于是什么,他自己也讲不出来,所以只能自我消化,没有跟孙二和周启等人讲出来。

他不讲这些,周启则继续给孙二讲关于帕敢场区的事。

帕敢从清朝便开始开采,出过很多高色,老种的优质翡翠。

帕敢场口开采的翡翠由于玉石质量上乘,大家有时候把翡翠最初开采的地区都统称帕敢。其颜色正,黄味足,旧时翡翠高档的料基本产于帕敢。

帕敢又分为老帕敢,新帕敢。它包括帕敢场口,麻蒙场口等非常有名的场口。

但是由于开采时期长久,现在老怕敢的料一基本开采完毕。

这一点,孙二是知道的,所以前面他心里就疑惑,那两块地球级的原石如此之大,怎么会出自帕敢?

新怕敢的料,多为阳豆的东西,种水一般,没有太高档的东西。唯一的一点就是色好,喜欢颜色的人,可以考虑这种翡翠。

众人又议论了一会,大巴车已经来到了距离帕敢不远的一片山区。

即使如此,他们想要当天赶到帕敢也是不可能,因为前面的路更难走,而且军方设置了数处关卡。

好在,他们是商业巨贾,以军方为主的势力是翡翠产业的垄断方,他们对于这些来给他们送钱的人,还是畅开大门热烈欢迎的。

进了山区,周启接了一个电话。

电话是前方已经到达帕敢的情报人员打来的,说他们前面路过的关卡,坐镇头卡的头目换人了,叮嘱他们一定要小心,这个人是一个狠角色,从来不把华夏和倭国来的客商当回事。

果然,再前行十数里地,大巴车停在一处只有数百米宽的垭口,垭口两旁是高山。

孙二和周启等人赶紧下了车,想要去跟据守垭口的军方打通关系。

下了车,孙二抬头一望,好家伙,这座垭口建的地点可真是好。

正应了那句古话:一夫当关,万夫莫开。

“停下!再向前走,我就开枪!”

众人还没有看清前面的情况,从旁边灌木层中,出来十几个士兵,全部都是全副武装,一人一把美制冲锋。

“呵,不错,这人会讲华夏语!”

周启白了一眼孙二,笑道:“你的眼神不错,他本来就是咱们华夏人!”

“是吗?”孙二一脸不解,其实他刚才也透视了一下,知道这个士兵是华夏人,可他想不明白一个华夏人如何到缅甸当雇佣兵。

周启小声道:“这部分军队,估计是缅甸那边过来的,他们原来就是华夏人残留在缅甸的后裔,还有一些是逃出国境线,目的就是过来淘金,罪魁祸首就是翡翠!”

孙二嘿嘿一笑:“原来这样,可是他们一来便回不去了,你不说我也知道了,这就是拿着命换钱的买卖!”

他还是多少知道雇佣兵的事,只是这里的雇佣兵不正规,应该就是一些乌合之众。

两个人嘀咕着,已经走到士兵面前,周启亮出证件,士兵接过看后,仔细地打量了一下周启等人,然后伸手指了一个方向,对两个士兵吩咐道:“你们带他们去见李长官和麻乌拉长官。“

两个士兵分在众人左右前方,带着孙二等人向前面一座青色建筑走去。

进了建筑大门,远远地就能听见里面一阵地吆喝声,那是他们在打牌。

孙二早就看清了,屋内有十来个人,其中有六个人坐在桌前,他们在玩华夏人爱玩的炸金花。

还有八个人待在旁边,不是递烟就是送水,伺候着这六个人。

孙二等人进了屋内,坐在对面上首的一个褐色皮肤的中年人,上身披着一件绿色军装,扣子大开,正扔出去一片筹码,喊了一句:“五十万,我跟了!”

周启连忙把证件递给旁边一个门官,门官看清后,检验无误,便走到此人身后嘀咕了几句。

那个人抬眼看了一眼周启,大黄牙一露,嘿嘿一笑:“既然华夏国的贵宾到了,不如坐下来玩两局。”

铁鑫峰见过此人,知道他以前是坐镇帕敢场区的几个负责人之一,不知何种原因,今天出现在这里。

他便上前一步,笑道:“这不是李长官吗?我是老铁,咱们认识的!”

李姓长官瞅了他一眼,半笑不笑:“我当然认识你,要不然我会让你来玩两局?”

铁鑫峰听他承认认识自己,便赖上脸皮,道:“长官,我们急着赶路,三天后,交易会就开始了!”

“不急,不急,如果你们能赢三局,我不但让你们走,而且会打电话让前方的三处关卡全部无条件放行,你看如何?”

铁鑫峰听到这里,已经满头是汗,知道对方根本没把自己放在眼里。

也是,这里是缅甸军方的地盘,他们可是土皇帝,据说这些势力还不直属缅甸政府,可以说就是割据势力,他们胡来的话,只要一句话就可以让他们全部丧命于此。

他不禁心寒地看了一眼孙二,知道他的手段高明,而且手下的人是武林中人。

孙二面无表情,走到李姓长官身前:“长官这话说的当真,如果我们赢了三局,你们一定放行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