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59章赢三局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李姓长官说能赢三局就放他们一行过去,孙二问道:“长官这话说的当真,如果我们赢了三局,你们一定放行?”

李姓长官见对方有人应战,心情大好,他就是一个赌徒,虽然在赌石方面不行,可是打麻将玩牌,不用利用自己的身份,从来都没输过大的,若是运用身份,别人再卖他点面子,可谓是百战百胜。

现在,他或许就是想给周启一行施压,动的就是这个心思。

周启也回头看了一眼孙二,示了一个眼神,那个意思是能行吗?

孙二也不看他,说道:“我们势弱,长官可不能言而无信,再怎么说我们是来送钱给你们的,你们可不要打送钱人。”

李姓长官还没说什么,旁边坐着的麻乌拉哈哈大笑站起身来,走到孙二面前,脸色却一下子双冷下来,冷声道:“不错,这小子有点胆量!”

他又看了看其他人,对李一为道:“李一为,不如这样,人家送钱,咱们确实不能打脸,咱们就守信用,如果他们真的能赢三局,咱们就真的保他们去交易会!”

李一为就是那个李姓长官,听后沉思一会,道:“我本来也不是一个言而无信的人,既然你都这样说,那咱们就来真的,咱们不欺负人。”

孙二听后,正色道:“好,那就一言为定,咱们赌几局?”

李一为伸出手,做了九的手势,他是一个华夏人,当然对手指取数的手势很熟悉。

孙二看了看他勾起的九,道:“九局三胜,李长官未免太小看我们了,这样吧,咱们九局五胜,就用最正式的方向,这样结果出来,谁也说不出不是来!”

孙二说完,铁鑫峰和周启的大汗都出来了,一直在悄悄地抹汗,心想孙二也真是大胆,他再是手眼通天,可是强龙还压不过地头蛇,这里可是缅甸军阀的割据地盘,这些军阀动动手指头,他们的小命就扔在这里了。

其实,孙二已经把整个垭口的守军火力配备都观察了一遍,整个垭口总共只有一百来士兵,十条机关枪,三座无坐力炮,还有一辆装甲车。

这样的装备,对于他带领的沐硕等弟子来说,如果想要偷袭,然后带着众人快速逃离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,只要他们不跟对方打持久战。

因为这些弟子的都是大弟子,实力基本上都在武宗级以上,都拥有飞行的本领,即使某些弟子飞行不能太久,可是飞出眼前这片垭口还是能做到的。

这就是他敢于跟面前这些军阀斗狠的资本,可是这些铁鑫峰和周启却不知道,他们也不敢相信徒手的武夫能打得过枪弹大炮。

“好!”李一为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,连旁边坐得四个打牌的人都吓了一跳。

麻乌拉对一个打牌者说:“你起来,让他坐下!”

孙二坐下后,目光扫视了一下桌面,见满桌子的筹码,他大概数了一下,总有三千多万。

这么狠,他们自己人玩,都下这么大的赌注。

“炸金花是吧?”

李一为也有些吃惊,他没想到在这里,还有人敢这么对他说话,便点了点头。

心里却在想,我就不信,你再装也装不过天去,等会一上手,让你输个精光,到时不但钱到了手,你们的人头也要留下。

屋子里的其他的人也都冷笑起来,他们实在是看不出孙二有何过人之处,都在等着看好戏。

“我说,等会,就让我来下手,我的手都痒痒了,好些日子没动过枪了!”

“一人几个,他们这些人有一百多人呢!不知道是华夏那一方的势力,势力不小!”

“嗯,还别说,肯定是一方大势力,否则那小子不会那么胆大!”

“势力再大,到了咱们的地盘,他就是一条龙也得给咱们卧着,如果他输了,长官就找到了杀他的理由!”

“哼!哈哈……快看……牌局开始了……”一个嘴里刁着土烟的小头目,快束地走向牌桌。

当然,牌局开始,其他人都不能站在参赌人的身后,这是铁打的规矩,即使他们是主人也不行。

孙二的身后,站着的是沐硕和昂山季。

第一幅牌已经发下,站在场上的是一个蛇形身材,美的不要不要的绝色缅甸美女,两只眼睛都能冒出水来,眼珠子滴溜溜地转动着,

她看了一眼孙二,眼神中流露出一种异样,其实孙二早已经她的眼神和全场每个人手里的牌看个一清二楚。

麻乌拉手手里的牌,出奇的好,是三个Q,李一为手里的牌是最大的顺子,孙二左首那个军官手里的牌,却是三个5。

右首一个看样子也是商人,气质不凡,戴着金边眼镜,手腕上一串顶级的佛珠,大拇指上一颗祖母绿板指。

孙二看了看,那成色比母亲手上的板指要差一些,却也是顶级货。

这个商人手里的牌就差远了,只有一对J。

再看另外一个人,没穿军装,打扮也是一般,目光中透露出来的神色却是非常高傲,盯了孙二看了一眼,伸手把牌摔出来,念道:“不跟了!”

这个人不跟了,李一为嘴角一抽,伸手揭开第一张看了看,是一张红桃A,他就心里有数了,随手摔出一堆乱码,道:“一百万!”

果然是玩大的,其实开始并没有讲清楚每次加的乱码是多少,孙二就知道这局面小不了,最后乱码不加到数千万不能截止。

进来的时候,他就默数了桌子上的筹码,那还是没有结束的一局,就已经是三千万了。

这个人摔出的牌,其实是最烂的牌,是二三五。

孙二的目光不禁向麻乌里的牌看了看,心道这二三五正好克豹子,这个人不跟了,如果麻乌里跟到最后,那铁定了是他赢。

他顺着手,将自己手里的牌看了一眼,那是一手同花顺,牌面仅比豹子低,可是桌面有两副豹子,他指定了是赢不了。

他正看着,左首那个军官叫道:“再加一百万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