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60章试探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孙二手里是同花顺,正在跟其他人的牌比较着,却听到左首的军官加了一百万的码。

筹码一下子涨到两百万,孙二不由地看了看他,心想即使不能赢,也要跟一跟,这一局不能赢,必须不能赢。

他很想通过手劲将牌的花色数字改变,如果那样,他能改成什么,他手里的牌是JQK的同花顺,改到最后也只能是三个K。

他犹豫了一下,随手扔出两百万筹码。

发牌的美女也就是荷官,又向孙二投来一丝难以发现的目光,嘴角上扬,心道这局你输定了,就凭我暗中做的手脚,麻乌里的三个A,还有那三个5,你不想输都不成。

本来麻乌里只有一对A,而那个军官则是一对5,如果她不做手脚,孙二的牌就是最大的牌。

孙二早看在眼里,连她如何做的手脚都看得清清楚楚,却是装得什么都不知道,扔出筹码后装出一脸苦相,捂着脸低头沉思。

商人看了看第一张牌,果断地扔牌不跟了,另一个人则继续跟下去,不管手里的牌大小。

又一圈下来,李一为将筹码提高到了五百万,桌子仍在跟的人只剩下麻乌里,那个军官和李一为。

孙二没办法,揭开最后一张牌,只好随手扔了不跟。

李一为看了看他,也揭开了最后一张牌,看向麻乌里,目光中充满了不解。

他手里是最大的顺子,麻乌里和那个军官却紧紧地跟上筹码,而且神色自然还带有一些小兴奋,说明他们两人手里的牌不一般。

可是面对一套最大的顺子,他们的牌要是好的话,那必须是豹子。

李一为是老手,岂会不知道这些道理,而且他在牌场混了这么多年,相似的牌局不知道玩了多少会。

嗯,他们两人手中必定有一人手里有豹子。

他很想把手里的牌扔了,却是发现那个军官冲他神秘地露出了一丝笑容。

跟!

一定要跟,那个军官可是他的心腹,他能那么自信地示意自己,说不定,他是在给自己打掩护,难道他手里有二三五……

李一为得到暗示,显然有了信心,所以直接将赌注加到了一千万,瞬间桌面上的赌注总数到了三千多万。

麻乌里必然是跟的,试想手里握有最大的豹子,有谁还会多想一分,所以李一为加了一千万,他想都不想,装着眼扔出了两千万的赌注。

我草个大爷……

李一为的额头飞过一片乌鸭叫声,心想麻乌里这是要干嘛?

瞬间,他又冷静下来,知道握有豹子的人,必定是麻乌里。

他脑子一转,冲荷官微微一笑,嘴里却是发出了连旁边人都听不清楚的一句话。

“莫非……有二三五?”

声音虽是极小,麻乌里地是紧挨着他坐,耳力又是极佳,其实李一为故意只说的能让他一人听清楚。

麻乌里听到二三五,心里也是一冷,心想万一如李一为所说,那个军官的手里有二三五,那自己不是死的很惨,惨的不能再惨。

如果军官手里有二三五,李一为猜测自己手里的牌是豹子,那他自己必定会将牌留到底,只要等自己将豹子扔了,那他的牌无论如何都比二三五要大。

可也不能啊!

麻乌里的心里如乱麻,左右不是,听到李一为又要加码就动了扔牌的心思。

李一为心里一乐,暗骂一声:老狐狸,这下子你就是握三张A,估计也不敢跟了。

麻乌里果然还是胆怯了,他已经跟了三千多万,如果再跟,李一为的加码已经是三千万,那自己至少要付出七千万的筹码。

刷!

麻乌里扔了牌,目光中带有冷意,这牌局本来是对付孙二的,他没必要跟李一为斗的太狠。

李一为看他扔牌,也是这样想的,看了一眼那个军官,那个军官也扔了牌。

荷官将牌都收回,因为规矩全然,谁也不能看别人的底牌,那怕这把牌已经扔了不跟。

孙二将整个牌局都看在眼里,知道了麻乌里和李一为,其实两者不合的,而且那个荷官明显是跟李一为一伙的。

再看那个军官也是李一为的人,他就明白了整个牌局后面要怎么玩了。

第二把开始,李一为一对9,麻乌里一对2,军官是黑桃同花五六九,商人是三四五顺子,另一个人却拿了一手大牌三个8。

孙二看完别人的牌,看向自己的牌。

草了个大……

孙二看后心里一冷也是一乐,心说这牌终于可以玩出花来了。

他捂着手里的牌,看了又看,装出一幅兴奋的样子。

看他这样,那个商人直接扔牌,他是个聪明人,知道不管谁牌大小,自己只是个陪衬。

这个赌局,注定是麻乌里和李一为,跟孙二等人之间的斗法。

他能扔早扔,不过中间却要小小地表现一把,要不然总扔牌也不好,那就下一把陪他们玩一玩。

商人这样想,便看向李一为和麻乌里,见他们神色自然,便去看孙二。

孙二是庄,所以看了牌,自然是摔出筹码。

啪!

五百万!

孙二上来便先声夺人,他这一招玩得可够狠,拿着二三五,跟别人玩大的,除非赌局最后剩下的只有他和另外一个人。

商人扔了牌,另外一个人自然跟着加码,不过他没敢加,只是跟了五百万,他也看一下其他人的气势。

他感觉孙二的牌很大,搞不好比他的三个8还大,但他却经验丰富,知道有时候牌出现的就是那么巧,当你有豹子的时候,别人手里或许有更大的豹子。

李一为看了第一张牌,便不能暗跟了,便也是跟了五百万反正上一把赢了那么多,这一把再怎么玩,也输不上。

麻乌里见李一为跟,他把三张牌一下子拿起来,看了一会,盯着孙二看,看了一会,他不敢跟了,直接扔牌。

上手五百万,即使李一为,也不会经常这么敢,毕竟只是第一个加码,后面的牌势不清,手里如果没有天大的底牌,谁敢这么叫。

他这么想,是因为孙二已经看牌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