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61章牌局才真正的开始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那个军官没看牌,在他心里,只要李一为没有眼色暗示,即使他会输,也会跟着李一为一起跟。

孙二看他也跟了,没有再加大码,只是又跟了五百万,这一次他略微示弱。

另外一个人也看了一下两张牌,发现手里有一对88,心里便暗暗一喜,庆幸自己没有丢牌,如果后面再一张8,那他可能就是最后的赢家。

“一千万!”另外一个人喊道。

李一为一愣,横了他一眼,又看了看荷官,荷官不知道用什么手段跟李一为交流,反正交流结束,李一为知道另一人手里的牌很大。

他便扔牌不跟了,军官见他扔牌,跟着也扔了。

桌上的牌,只剩下另外一人和孙二的了。

孙二看了看,抬手想扔牌,却又装出一幅不忍的样子。

荷官心里冷哼一声,暗骂一句:手里拿着最烂的牌,也敢赌下去,真不知道这个家伙怎么想的,你是猪吗?“

她冷冷地横了一眼孙二,冲李一为笑了笑。

李一为现在想的,就是不论谁能赢,只要能赢下孙二就行。

这已经是第二局,拿下这局,后面再赢三局,那么……

嘿嘿……

李一为也冲荷官递了一个古怪的表情,然后看向另外一个人,看看他敢不敢跟。

“跟了,两千万!”

另外一个人,看到孙二前一圈犹豫了,知道他的牌即使大也不会很大,否则孙二不会有那种表情。

要知道,牌桌上,有经验的老手大多会装出一幅样子,用来迷惑别人。

另外一人也是老手,可是他却大意了,因为他猜测孙二是新手,根本不会玩牌。

孙二的表现果然如他所愿,再三犹豫,最后像下了必死的决心一样,终于吐出了一个字:“跟!”

哗啦……

一堆筹码推到桌子中间,孙二不是直接跟了,而是将筹码提高到了四千万!“

我去!

“呵呵,这小子这不是找死!”荷官的脸顿时就阳光了,不过心里地是在嘲笑孙二,笑他蠢的像头猪。

另外一人吓了一跳,看了看最后一张牌果然是一张8,没有任何表情,他怕孙二后面不跟了,只能也装得犹豫,最后才说跟四千万。

孙二把牌朝桌子上一丢,众人都傻眼了。

其中,最傻的人不是别人,因为他最清楚自己在牌里做的手脚。

二,三,五……‘

轰!

荷官身形不稳,脑子顿时就充满了血,差点晕了过去。

怎么会这样,明明是三,五,8。

不对,另外一人怎么会有一付豹子,第三张8是从那来的……

荷官感觉到天快要塌下来了,惊得目瞪口呆站在那里,竟然忘了发牌。

李一为敲了敲桌子,荷官快要哭的脸马上换了笑容,发下第三局的牌。

孙二扔出牌,其他人最初都笑了,结果等另一人扔出三张8,他们都想哭。

当然,有想笑的人,那就是孙二身后的人,尤其是周启笑的最开心,终于赢了一把,离走出去的希望越来越大。

法名的脸色也好看了一些,心里却是忐忑不安,来之前,他心里那份隐隐的不安又涌上了心头。

第三局的牌发下后,孙二没有看牌,别人的牌也没看,只是装目养神。

他刚赢了一局,他在思考要不要乘胜追击,接二连三地将局面搞定。

细想之后,他觉得不行,如果表现的太强势,即便最后自己赢了五局,那又如何,如果惹怒了李一为和麻乌里,他们还是要硬闯出去。

他不是不管闯,而是怕把事情搞大,这还没有到达目的地,如果中途出现意外,即使到了交易会,也会有更大的变数。

要知道,他们面对的最大的敌人不是军阀,而是倭国人和其他联合的华夏家族。

李一为:“跟了,一百万!”

麻乌里:“不跟!”

军官:“一百万!”

孙二:“跟!”

商人:“两百万!”

孙二一愣,不知道这一把商人为何要强势跟牌。

不过,他也没去看商人手里的牌,继续闭目养神。

其他人也认为孙二只是在等待牌势发展,估计是在观察后继牌局发展。

另一人,上一把被孙二坑了一把,虽然不知道原因是什么,却也是心里有气。

这一把,他想翻回来,便也跟了两百万。

一圈下为,没有人扔牌,李一为是庄家,不得不看了看牌,喊道:“扔了!”

荷官上把糗大了,心神还没有恢复过来,生怕再发错牌,她以为是自己把8发错了,所以这一把她没敢再做手脚,反正后面还有六局,第三局看不出生死。

就放孙二一把又如何,等会恢复了精神,我就做一局大的。

由于这一把牌局没有荷官从中作梗,所有人的牌,牌面都不大,所以李一为一扔,麻乌里也扔了,商人犹豫了一下也扔了。

最后只剩下军官和另一个人,还有孙二没扔。

孙二心中好奇,商人开始强势加码,而那个军官一直跟着李一为,李一为跟,他就跟,现在如何自己跟了下去。

不过,他也没多想,只是看了看三人手中的牌。

好家伙!

真是烂牌!

三个人都没看牌,军官手里的牌是杂色6,10,K,另一人的牌是一对2,孙二的却是最小的3,7,8.。

孙二没扔,他想还另一个人一个人情,所以继续暗跟,最后三个人跟了三圈,总筹码来到了五千万。

他心想刚才赢了那么多,还一给另一人,也还是赢了不少,还没有到从包里拿自己钱的时候。

他便一把将筹码加了两百万,军官终于看了牌,然后把牌扔了。

扔了牌,他冷眼看了一眼孙二,冲李一为示了个眼神。

孙二却是一笑,看他扔,自己也跟着扔,这样人情便还给了另一个人。

另一个人也是一愣,看着手中的两个2,知道孙二的意思,于是便冲他笑了笑。

三局下来,场面逐渐明朗起来,孙二也真正地重视起牌局,知道后面该如何操作了。

军官想了想刚才的牌,也意识到孙二刚才加码的用意,不由地怒火从心中烧,发狠这一局一定要拿下孙二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