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62章想杀,却不敢杀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三局下来,正直的牌局较量开始。

此时,场面逐渐明朗起来,孙二也真正地重视起牌局。

那个军官想了想刚才的牌,也意识到孙二刚才加码的用意,不由地怒火从心中烧,发狠这一局一定要拿下孙二。

谁料!

后面的第四局一上手,孙二直接扔牌,军官根本没机会发狠。

这一局荷官做的手脚白做了,她不由地白了一眼孙二,林玫和梁妮看在眼里,这两个老女人也是人精,曾经也玩过大的赌局。

他们不由地看向孙二,发现他很镇静而且相当悠哉,便放下心来,知道孙二能够掌控后面的大局。

四局下来,局势到了对孙二完全不利的处境。

九局五胜,对方只要再拿下两局,孙二等人就要等着挨宰。

结果,第五局,孙二手中拿着一手好牌,是一付三个五的豹子,而商人的牌却是三个六,孙二却硬是从商人手中赢下了部一亿八千万的总筹码。

这一局,荷官做的手脚给了商人,本来以为商人会赢下,然后李一为拿着二三五,最后再赢下商人,结果却是出乎意料,孙二逼得商人弃牌,他加得码太狠,最后一把直接将码加到五千万。

商人以为他手里更大的豹子,所以弃牌,李一为得到提示,却是知道商人手里有豹子,而他手里拿着二三五。

孙二的豹子比商人小,即使他不用二三五留到底,商人也足以赢孙二。

最终的结果,却是令李一为相当恼火,他的眼神开始变得犀利起来。

他开始意识到,还是没有足够重视眼前这个不起眼的小子,显然也是一个玩牌的高手。

他那里知道,孙二心眼是动了,手段是用尽了,最大的底牌却是那双透视眼。

要是李一为知道这个,估计老血吐上一盆都不够。

三比二。

孙二扳回一局,六个人继续第六局的赌局。

这一局,孙二又赢了,荷官心里的怒火更甚,他向李一为示了个眼色,那个意思是,孙二可能使了老千。

前面几局,他就感觉不可思议,以她的手段,那个8不会到了另一人手里,孙二也不会拿着一付二三五。

后面的那一局,孙二手里的牌,好像也不是一付豹子。

李一为想了一想,觉得局势对自己还是有利,不就是两局牌,孙二的运气不可能那么好。

他觉得即使孙二出了老千,这一局一定要好好观察,如果真发现他出老千,直接把他拉出去枪毙算完。

他的眼神冰冷,直勾勾地看向孙二。

孙二也不看他,只是低头看了看牌。

这一把,孙二故意输掉,李一为和荷官又失去了观察他的机会,桌子上的筹码也不少,总有一亿多,全部被孙二放水,让麻乌里收走了。

孙二连放两个大人情,一个还给了另一人,一个送给了麻乌里。

他要对付的就是李一为和军官,还有背后的黑手荷官。

荷官见孙二把筹码让给麻乌里,也是一万个没想到,脑子里一阵失血,站在那又是晕了一会。

这一局,他又没发好牌,心里总在想孙二刚才的奇怪的举动。

他为什么会让给麻乌里,难道说他跟麻乌里一伙的,那样一来,李一为还怎么将孙二一行留下。

上面刚刚来话了,果敢军阀韩潮,发话一定要把周启一行留在关卡,即使不能杀,也一定要强留到交易日结束。

黑幕!

绝对的黑幕!

周启等人打死也没想到,这里的军阀能够被倭国人卖通,然后帮着倭国人对付他们。

孙二自然也不知道这一点,不过他有两种考虑,一个是通过赢牌,光明正大的从垭口过去,另一个则是也在怀疑李一为跟他赌牌的真实目的。

他当然想到了可怕的因素,或许是跟交易市场的拍卖会有关,但却不确定是那一方势力背后作梗。

第七局开始。

麻乌里赢了个大的,不但将前面的损失挽回,还多赢了三千万,义气也更足了。

他便在这一局,放了孙二一水,等于也还了一个人情。

李一为这把牌极烂,这一把一输,七局下来,他总共输了两亿多。他彻底怒了,看向孙二的眼神想是要火山爆发。

孙二看着他的眼,没笑也没有任何表情,只是轻轻地说了句:“4:3”

李一为转怒为笑,他真不知道这种情形下,孙二为何还能这么淡定。

第八局如果输了,小子你就等着老子喂你枪子,我看你还那么沉稳的坐在那里。

如果,你现在跟大爷我低头认错,或者是跪地求饶,按照老大韩潮的想法,能不杀你们还是不杀。

他也知道了孙二等人的身份,孙二和铁鑫峰的身份极为特殊,如果杀了他们,将会给他们的军阀势力惹上大敌。

铁鑫峰不说,他背后的珠宝集团,可不仅公是他铁家的招牌,更是他的联姻集团和华夏数大势力的结合体,动了铁鑫峰,便是将这些势力推在人前的一块招牌拆了,他们必须要换一块招牌,替他们在世面上维持势力在世面的活动不说,而且损失也是巨大的,何况铁鑫峰本身的身世就不一般。

韩潮通过多方打听,得到了这些消息,自然是有所忌惮的。

对于孙二,当他得知他是玉泉派掌门,更是想起了当年富能达跟他一起走私玉石时,他曾经对玉泉派的了解。

掌门?

当韩潮将这些消息传达给李一为时,李一为作为军阀势力的三号人物,也感觉到孙二这只山药极为烫手。

真是扮猪吃虎啊!

李一为的心里也是一阵心寒,心说幸亏没有见了面就杀了他们,如果杀了他们,铁氏集团和玉泉派还不得将他的八代祖宗的坟扒出来。

虽然他是逃出华夏来缅甸的,可是父母亲戚却是留在华夏,而且祖坟都在。

他是一个重义重孝之人,多年来的苦难受够了,对亲情云阳极度渴望。

此刻,他看着孙二,心里的情绪难以平静。

他想杀,却不敢杀。

他想亲近,却不敢亲近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