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63章突变的牌局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李一为的心情极其复杂,尤其得到了韩潮的信息后,他更是痛苦之极。

他想杀掉孙二,却不敢杀。

他想亲近孙二,却找不到亲近的理由。

孙二也大概意识到什么,透视过他的心脏和大脑,发现了他的情绪波动,还有眼神里复杂的神色。

哼!

我就是要赌一赌,最后两局了,先赢一局再说。、

只有赢下第八局,双方的对比来到四平,他才资本跟李一为在最后一局讨价还价。

当然,赌局上不能谈判,他们的谈判都通过赌局上的一举一动,然后通过心意沟通来完成。

第八局,麻乌里和另一人直接弃牌,军官反而没有跟着李一为跟牌,这惹得李一为不满,他发现了军官的异常举动。

当然,他现在只顾得跟孙二斗牌,暂时没时间去理会军官。

李一为手里的牌微妙的很,只是一对A,可是孙二却是强势的加码。

商人也没有放手,孙二叫多大的码,他也跟多大的码,一直将筹码跟到三千万。

牌桌上,总筹码达到了五亿多。

哗!

不管是军方的人,还是周启等人,都是惊呆了。

看到三个人还在加码,大有突破十亿的架势。

李一为头痛的很,他这手牌说大不大,说小不小,就让他这么放手,很害怕孙二和商人手里的牌没有他的大。

荷官没有给他暗势,他看了三次,她也没反应。

这是什么情况?怎么办?

李一为知道不妙,便果断地扔牌,他不想让损失太大。

四平。

真正的决战终于来了。

第九局。

谁也没有弃牌,六个人一直将筹码堆积如山,来到了三十亿,这一局,双方都拼了。

说准确点,除了李一为与孙二赌的是性命,牌桌上,每个人同样都关心筹码,那可是赤罗罗的金一,三十亿。

试问,谁不动心,就算孙二最后输了,李一为也好,麻乌里也罢,其他三人也行,谁都不想随便将三十亿拱手相让。

这把牌,按牌面来看,李一为的最大。

这一把,他手握三张老K。

但是赌注太大,后面很有可能,筹码会直线上升,最后达到五十亿完全都有可能。

这种情况下,他更加担心,某个人手里的牌会是三张A,因为赌桌上,什么奇迹都会发生。

怎么办?

李一为一面盘算着,要不要从心理上给其他人以威摄。

还有他的手下,那个军官,他为什么前面两局,那么反常,没有再跟在自己后面跟牌?

这又是为什么?

“嗨!我再跟五千万!”

筹码到了五千万,李一为听到另一个人跟了,心里一颤,很想直接将筹码加到一亿。

一亿的筹码,足以震慑住他们。

他在心里,谁也不愿意在没有十中的把握之下,在对方的强压下,做出拼命的一赌。

就在李一为头痛的时候,把精力全部放在盘算眼前的牌局时,完全放松了警惕,坐在他正对面的军官却是呼的一下站了起来。

抬手就是两枪,李一为没有反应,他根本没想到,军官会向他下黑手,而且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。

再换句话说,即使没有人,这里可是他的地盘,他又对军官如此信任,军官是他长期以来依赖的心腹。

这怎么可能?

当孙二以极快的速度,将军官的手腕震翻,枪子打向上空,两声枪响将李一为从牌面上惊醒时,他这和意识到军官要对他下手。

呼!

李一为的心跳到了嗓子眼,他以极快的速度将椅子打向身后,身子直接跳上了牌桌,掏出枪对准了军官。

由于孙二的出手,军官已经没有机会再对李一为出手,旁边的两个手下出手速度也快,已经将军官控制,所以李一为出手便站在桌子没动,冷声问道:“你是谁派来的?”

军官没有言语,只是冷冷地笑了笑,眼神看向李一为的身后。

荷官一双媚目闪烁着阴狠的火花,双手各持一把匕首,就站在离他半米的身后。

李一国的汗珠刷地不流下来了,他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,经历大小战场无数,对周边的环境改变极为敏感,但凡有人接触到距离他身边较近的距离时,他都能感知的到。

又是谁?

他见军官被控制,又看了一眼孙二,见是他救下的自己,心里稍微地感动了一下。

对于他这种人来说,已经没有什么人或事,能让他感动了,只有有人能救他一命。

他看过孙二,放下心来,人仍是纹丝不动,枪口却是翻转过来,扣动了板机。

军官大喝一声:“快!”

美如蛇蝎般的荷官,一张扭曲的脸终于暴出一腔怒火,狂喊一声:“还我阿爹的命来,还我果感百姓数百万性命!”

说着,她便双匕同进,一齐扎向了李一为的腰腹要害。

嗞!

一声,其中一把匕首深深地扎进了李一为的腰。

嘭!

李一为的枪也击中了荷官,她美丽的俏脸上,淡红的皮肤像是开了一朵鲜艳的红花,那是枪子打爆了她的脑壳,所溅出来的血浆。

荷官像一朵美丽的鲜花,盛开了两秒,便喷出了一腔热血倒了下去。

李一为身子翻转,跳下桌子,早有一个卫兵将荷官定住,紧接着补了两枪,荷官这才装上眼睛死绝。

李一为踢了他一脚,快步走向军官。

啪!

一个耳光,李一为怒火中烧,多少年来,他一直对军官十分信任,却没想到对方却是处心积虑地接近自己,获得自己的信任,就是为了暗杀自己。

“说!你是谁的人,我就饶你不死!”

“你没有权利知道,等你知道的时候,我会在阴间等着,那时候,我定会将你打进十层地狱……”

“你?”李一为气极,一拳击出,将军官暴打在地,躺在那里抽搐了两下便不动了。

两个手下抢上前去,将军官按着,李一为跳上去又是一脚,骂道:“畜生!我待你不薄,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?”

军官的气息很弱,心中有许多仇恨,抬起头来艰难地看向孙二这边,虚弱地说道:“还有你,就算去了帕敢,也会有人收拾你……哈哈……”

军官心中似有未了之愿,却是用尽了力气将舌头咬断自尽。

【作者题外话】:十月金秋,秋风送爽!儒子十月每日三更,本书字数已达百万!这是一个坎,是我的,也是读者的,不管结局如何,都将进行到底!后面局情会略微放缓,敬请期待!谢谢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