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67章布兰琳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英吉利女人正在跟摊主讨价还价,两个人吵得很凶。这里不允许打斗,各方军阀形成了一份公约,无论各国各方势力,在这里必须公平交易,否则格杀无论。所以,英吉利女人即使跟摊主吵得面红耳赤,也不敢表现的太过份,也更不敢嚣张。

“布兰琳!打住!”一个中年英吉利男子抓着她的胳膊劝道。

身后,另一个男人也劝道:“明天,我们还要准备交易会的事,不要影响了好心情!”

“不,我一定要赌赢,如果连这种小人物都赢不了,交易会那么大的场面,我们又如何能赢?”

布兰琳十分坚决地摇了摇头,看了一眼中年男人,继续与摊主吵了起来。

说是吵,无非就是声音大了些,其实也就是讨价还价。

摊主摆明了是看对方是英吉利人,好像就是要黑他们一把,所以故意把价格定高了许多。

孙二听了一会,自然是听出了摊主话里的意思,便静静地站在一旁。

“ok打住!”布兰琳吵了一会,显然是不想再费唾沫,立刻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。

摊主惊疑地看了布兰琳一眼,本以为她还会再争吵下去,便道:“我就说嘛,管它哪个场口的,只要出绿多,就是好料,你何必计较这个成本价和场口?”

“我就问你一句,这块石头到底是那个场口的,如果你说实话,后面的十块,我全都跟赌了!”布兰琳一把掏出一张金色的银行卡来,接着说道:“这张卡,在你们这里也是通用的,而且无限额提取,你应该认识吧?”

摊主自然认识,这种金卡,是翡翠市场专门跟世界各大银行合作,制作出来的特制金卡。

“灰卡的。”胡明见鱼儿上钩,直接将坑口说出来。

布兰琳听后二话没说,直接从摊主手上拿过一只手电,从眼前的一堆石头里,挑出一块带黑皮的石头来。

“只要你敢保证堆石头都是灰卡的,那我就全赌了!”布兰琳看了一眼胡明。

胡明在这个市场赌石已经二十多年,也见识过许多外国人来这里捡漏,可从来没见过布兰琳这种人。

他把嘴一歪,嘿嘿一笑:“放心吧!如果你问别的,我不可能跟你说一个字,问场口,我可以拍着胸脯告诉你,这就是灰卡的,怎么样,你还要赌吗?”

“赌!”布兰琳露出一个凶猛的眼神,看了看摊主,又道:“总共十七件,六十万成交!”

胡明思索了一会,显然这个价位不符合他的心理底价。

“七十万,一分不能少了,你如果觉得行就赌,觉得不合适那就算了!”

布兰琳本来就是压价,听到这里也是表现的豪爽起来,道:“成交!”

孙二站在一旁,已经将那十七块灰卡场口出品的原石看个了底朝天,连每块原石能切出多少明料,他已经估算出来。

此刻,他听这个英吉利女人这么自信,也不禁朝她多看了一眼。

孙二去看布兰琳,她也恰好抬起头来,二人的目光正好对在一起。

布兰琳见到孙二,表情没有任何波澜,目光中却闪烁了数下,便又低下头去查看原石。

“开切吧!”

布兰琳将手一挥,让切割师父将十七块石头全部拿走。

围观的人群便开始沸腾了,争相跑到摊主面前压注。

这种赌石方式,前面就说了,完全就是赌博,也有些像体育彩票和赌马。

就是看好了那只球队,觉得其赢面大,或者那只马将会压魁,便压那只马和那只球队。

“我压英吉利婊子输,赌资五万,就不信她能用!”

“我压十万,哈哈,小子你看错了,那个洋妞眼光不错,我看她能赢!”

“哼,别得意,崇洋媚外!”

“哎,嗨,我压三十万,压她输,即使她赢了,我输了钱也乐意……”

孙二听了众人的话,心里也不滋味,他知道这一赌,布兰琳赢定了。

他看到人群中赌布兰琳输的特别多,几乎占了九成九,这要是结果出来,布兰琳赢了,那些赌输的人哭都没地方哭去。

不,这种赌石的方式,还有个规定,就是赌石者也就是布兰琳,可以跟投她赢的投注者,一起瓜分投她输的人的钱。

分配比例,按照赌石者独占三分之一,而另外那些投注赢者,瓜分投注输者的三分之二的办法。

也就是说,如果有三十个人投注,有十个人投布兰琳输,总共投了一百二十万,那么布兰琳赢了的话,她便可以独得四十万。

因为人群中投布兰琳会输的人太多,也就是说布兰琳将会获得极为丰厚的利润分配。

这是说布兰琳赢的局面下,那么反过来,一旦她输了,是不是她就血本无归,也不是,即使她输了,她也会与投她输的人一起分享另外二十人的投资。只是,她一旦赌输了,首先要把七十万一分不少地交给摊主,然后与投注输者分配利润时,比例只能占到百分之一。

反正,一句话,这种赌局,摊主,也就是庄家,设置的就是一个死局。

死局的根结,就在于庄家即摊主跟投注者绑定在了一起,他们一起来欺骗赌石者。

当然,这种欺骗的前提是,他们都要能看明白赌石者的输赢几率。

摊主基本上把全部的石头,提前都请了专家或者赌石高手鉴定过,每块石头里面到底有没有翡翠,所含的翡翠含量多少,他们都一一清二楚。

这种情况下,赌石者想要赢,无疑是难于上青天。

绝大多数赌石者都是血本无归,就拿布兰琳刚才买下的十七件原石来说,本钱也就是三万,结果摊主硬是要七十万。

布兰琳或者其他赌石者,一个愿打一个愿挨,也就是在赌,他们会赢,然后赢取投注者手中的利润分成。

这种赌,赌的就是投注者,赌的是他们支持自己与否。

孙二已经清楚面前的局面,知道布兰妮会赢,那么现场投注输者的金钱,最后有三分之一要收入布兰妮的腰包,而且她还不用付那七十万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