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74章打断两根骨头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索那丽娃一个字一个字说着生硬的华夏语,另一只还做了一个枪响后的动作。

孙二没有再言语,直接一个闪身,索那丽娃以为他是在攻击自己,手指直接扳动了扳机。

嘭!

一声枪响,这里就在欧式建筑之前,布兰琳等人听到枪响,便开始向门外跑来。

孙二却已经将索那丽娃身后的十大高手全部放倒,而且将他们手中的武器,无论是冷兵还是热兵,一股脑全部收入囊中。

他刚返回到刚才所站的地方,便见去救吴欣的那个执法带着二三十号弟子已经追上来。

他将手中夺过来的兵器,全部都抛给了执法和弟子们,手中只留下一只手枪。

“卟”孙二对着枪口,轻轻地吹了一口气。

他从来没见过真枪,更是没有玩过,这个动作完全就是从电视局里学的,好像有点周润发,也有点刘德华。

“你?”索那丽娃被气得简直就要吐血,他捂着胸口,感觉到有些隐隐发痛。

这太不可思议了,这小子究竟是如何做到的。

她身后站立的可是西方武者之中,实力上等,战斗经验丰富的杀手。

“来,小妞,现在要不要跟爷比速度?”

孙二一脸轻松情意,手中的枪也被玩得团团知转,索那丽娃见此情景,更加抓狂,恨不得扑上去生吃了他。

“好!”索那丽娃心里寻思了半天,觉得要是比武功,自己无论如何也赢不了孙二,可是要比枪法,那孙二就是在找死。

好的枪已经打开了保险,所以她只需要轻轻地按下扳机,就可以一枪击中孙二的脑袋。

她相当然地认为,孙二根本就没玩过枪,甚至是连如何开枪都不会,别看他现在把枪放在手上跟玩花似的,真要他开枪,可能连保险机关在那什么位置都不知道。

“嘭!嘭!”

索那丽娃脸上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,想都没再想,直接扣动扳机连开了两枪,她为了保险起见,后面又补了一枪。

三声枪响过后,索那丽娃也是冲枪口吹了一口气,脸上笑眯眯地,仿佛孙二马上就要倒在她的眼前,即使不死也会向她求饶。

哼哼!如果你死了,我们就赢定了,要是你没死,估计也伤的不轻,我有两个选择,一是再打你一枪,直接将你送上西天,二是看你的态度,求饶的态度好的话……

她的脑子里想的很多,可是她还没想完,就在顷刻间,其实她的枪响只在多少万分之一秒,她的思绪也在瞬间完成,然而她要等待的结果没有出现,孙二根本没被打中,也没有倒地求饶。

相反,索那丽娃,感觉到自己的大腿一片冰凉,紧接着肩膀上也是飞起一片血迹。

啊……

索那丽娃歪过头看着肩膀上的弹口,还冒着火药和鲜血的热气,她的膝盖一弯,大腿终于承受不住,一下了便跪在了孙二面前。

“嗯!这个姿势不错!”孙二再吹了一口气,然后用手擦了控枪面。

双手端着枪身,一步一步地靠近索那丽娃,这个动作也是从电视上学的,那是警匪片演过的。

“把手举起来,你还欠我两枪,你总共开了四枪,我如果不还给你,实在是对不起这么好的武器!”

晕!

索那丽娃被孙二的话气得吐了一口老血,她是真的晕了,跪在那里晃悠了两下又挺住了。

“有种,你给我一枪,给我个痛快,反正我身上有无数条人命,我杀的人比你吃的饭还多!”

“哦?那就更不应该一枪结果了你,我真应该好好地玩玩你……”

索那丽娃是个国际杀手,对华夏语更是精通,虽然她的口齿不太灵光,但是对华夏语的各个方言和特殊词语的意思却是读来必懂。

她自然是太懂那个玩玩是什么意思……

“你敢?”索那丽娃如同古代的义士一样,也有个觉悟,那就是士可杀但不可辱。

看着她那变得腥红的目光,其中有悲哀,也有悲痛,更有失望和失落,还有一种对生命看透的绝望。

“真想死,没门,等我玩够了你,再给你补那两枪……”

孙二将枪口顶到索那丽娃的脑门,然后另一只像只魔爪探向她的胸,衣之内。

索那丽娃轻轻地颤抖起来,内心里既气愤又是羞辱,她咬紧嘴唇,强忍身心的剧痛,她感觉到血仿佛不是从大腿和肩膀流出来的,而是从心里流出来的。

一股清凉的寒意,打在她的身上,她睁开眼,发现她的身前,不知何时站立着一个靓丽的身影。

正是那个身影,将她从孙二的魔爪中救出来,其实孙二也只是吓唬一下她而已,他是一个正人君子,即使想要得到她的身体,也不会这种下三烂的手段。

可是索那丽娃是杀手,这些人的手段从来就不从光明过,对于这种人,就要以其人之道还之彼身,以请君入瓮的方式,来折磨他们,才能达到出奇不意的效果。

效果达到了,孙二却是没想,布兰琳竟然会向他出手,而且距离那么远,她便命令一个实力颇高的杀手,向孙二打出重重地一击。

正是那一击,索那丽娃才感觉到身前一凉,孙二也才被布兰琳救下。

布兰琳上前一把扯过索那丽娃的衣服,为她遮掩到即将罗露出来的两才汹涌澎湃。

好大!

好坚挺!

其实,孙二刚才已经饱了眼福,没有办法,他再是吓唬她,也是要凑近她的身前才好下手。

索那丽娃狠狠地瞪了孙二一眼,内心里的感情极为复杂,她不知为何,就在孙二的手即将触碰到她的刹那间,她仿佛感受到了一种不一样的力量,那种神秘的感觉,是她从来没有感觉。

也就在那一刻,她的心仿佛打开了另一扇,她从以前的死亡和鲜血之中活过来了。

这个男人?

索那丽娃的目光变得迷离,被两个下人抬上担架抬走,因为她为了两根骨头,短时间内不要想下床活动。

布兰琳看向孙二,目光中充满了疑惑和不解。

这个华夏少年,身上究竟隐藏着多少秘密,他为什么能躲过子弹,而且十分轻松的躲过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