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79章龙之水脉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胡明跟着孙二去了父亲当年去的那个谷口。

在那里,他们果然找到了一具尸体遗骨,看骨头长短判断身高,又在旁边发现了一个旧式挎包。

翻一顿,只从里面找到一只笔,一张地图,还有一片纸片。

地图上,画着三个红色标志。

分别是,帕敢,灰卡和一个神秘的小地点,地图上没有名字标识。

孙二通过透视眼,在方圆五十里地内,搜寻着这三个地点。

这三个地点,却恰好都在五十里方圆的边框上。

他又看了看脚下的位置,正好在这三点的三角中心线上。

草!

这是什么情况?

孙二又打开工纸片,发现上面只有一行字:帕50东折南30灰西20再北20.

什么意思?

胡明看着这些字完全看不懂,孙二看后却笑了,目光向帕敢东面50公里方向望去,以他现在的透视能力,还是不有看到50里外的地方。

但是后面的文字提示却是向后折回30公里,只是方向是灰卡的方向,再向西走20里,然后再向北20里。

那么这是一个什么地点,代表着什么意思?

孙二的目光随着文字看去,发现最后的地点,就在前面谷的东南方向的另一座深谷里。

“现在确定那块200吨的原石,正是从这个谷里出产的,那么你父亲提示纸片的这个地点又是什么意思?”

“不知道啊!”胡明站起身来看向孙二所说的那个方向,两眼一片迷蒙,他又怎么能看透那么远的地点。

孙二随手一抓将东西放进包里,然后跟胡明一起将尸骸掩埋到一座高岭上。

胡明痛哭地哭了一阵磕了几个响头,孙二便抓起他飞向东南方向。

前方。

果然是一片深谷,是一片人烟罕至的地方。

杂草丛生,虫豸遍地。

按照距离定位,孙二飞了半个小时,发现谷里的一条河流的河滩中的一座高坡,正是胡明父亲标明的地点。

他轻快地飘落在地,然后将胡明放下,他自个飞上了那处高坡。

“真是一个神奇的地方,这个地方估计百年之内,也难有一个人进来,那么这个地方到底有什么宝贝,值得胡明的父亲这么观注?”

透视!

孙二集中精神,这一次,他要用最精确的透视能力,看透地下的景物。

呼!

直接透视到地下十数公里之内,不出三秒后,他便看到高坡下七公里位置,有一条黑乎乎的似龙像蛇一样的形状的翡翠石脉出现。

啊?

孙二看到这里,目光大骇。

这条翡翠玉脉,正如华夏风水学中所讲,那正是一条龙脉,只见龙脉的两头还带有水头,正是地下水浸透到地下岩层后,与玉脉相互交融的结果。

这么长一条玉脉?

嗯……嗯……十三公里零八百米,整。

哎哟我去!

孙二轻叫一声,回头看向胡明。

只是太深了,七公里?

现在的科学技术,不足以支撑人们将龙脉挖出来。

不对!

胡明的父亲标识这条龙脉,显然不是让人们挖出来,而是警示,好像是警示。

咳,咳!

孙二看了一眼胡明,始终没有说什么,他心里在想,这应该是警示后人,一定不能动这里的龙脉,否则风水巨变,天下也一定大乱。

那么?

孙二又在想,从胡明父亲身上反常的现象来看,那些倭国人和西方家族,是不是也知道了或者是只知道没有找到龙脉的具体位置,或许这才是他们痛恨胡明的父亲,从而将他弄死的真正原因。

他立马拿出卫星电话打给父亲,因为父亲现在是国内实力水平最高的风水大师,不问他还能问谁。

孙二便将最近知道的一切讲给父亲,孙正山在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,叹息一声:“看来,最终还是让他们找到了,只是他们确实不知道具体位置,因为龙脉埋得太深,他们即使找到了也弄不出来。”

孙二吃惊地问:“父亲,看来你对此事略有所知?”

“嗯,也只是略知,那条龙脉,按你所讲的方位来看,是咱们华夏龙脉的支脉,不过,却是一条相当重要的支脉,严格意义上讲还不是支脉,而是华夏龙脉的重要风水水源!”

“啊!”孙二身形不稳,差点从高坡上的沙土上滑下去。

该死的梅柏等华夏世家,竟然跟倭国和西方家族,一起来破坏华夏及至东亚和东南亚的风水。

孙二的内心相当震惊,他终于明白了200吨原石背后的惊天之秘。

看来那个神秘人不必去找了,孙二暗想着,走下高坡,然后抓起胡明飞回了酒店。

酒店里,周启等人已经回来。

孙二立即将周启等人叫到自己的房间,将自己知道的信息,捡重要的跟他们讲了一遍。只是,他侧重讲了200吨原石背后隐藏的信息,而忽略了大部分胡明和汤雷二人父亲的故事,其中又侧重讲了龙之水脉的事。

当周启和法名听完孙二的话,二人的呼吸都紧促起来。

他们也是万万没有想到,这背后竟然有如此复杂的原因。

“该死的梅亦,该死的柏秋,我誓将灭了你们两家!”法名义愤填膺地骂道。

法家代表十八家族出面,自然也是十八家族中实力较强的一家,所以法家的话语权和处决权是相当大。

法名自身对玉石的了解,和对缅甸这边情况的熟知,再加上他研究过西方四大家族,所以听了孙二的话,立马便明白了其中的症结所在。

“孙爷!你是我们的主心骨,既然事情发展到这样,我们想要复仇,你说怎么办吧?我们都听你的!”

法名讲完便深深地向孙二鞠了一躬,孙二赶紧扶起他,目光坚定地说:“本来,我只是陪你们来这里走一趟,也没想那么多,只以为是一场正常的交易会,我更没想到他们竟然在打咱们华夏龙脉水源的注意,放心吧,战,就战到底,我必定会让他们付出代价。”

孙二说完,冲耿生一招手,命令道:“将咱们全部到达缅甸这边的弟子,全部都召回来吧!”

他的意思很明显,倭国和西方的阴谋已经暴露,自己这一方已经掌握了大部分重要的证据,所以没必要将手下的人分散到帕敢的各处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