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80章拜访韩潮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孙二命令耿生召回全部的弟子,他的意思很明显,已经掌握了倭国和西方大部分阴谋的重要证据,没必要将手下的人分散到帕敢的各处。

如果能收拢人员,然后专心地对付敌人,自然会轻松不少。

耿生得令下去了,沐硕走上前来,低声道:“掌门,我在这里,还有几个相识,关系相当不错,我已经跟他们打过招呼,如果咱们的力量不足,只要跟他们打个招呼,他们立马主会赶过来。”

孙二目光一凛,问道:“信得过?”

沐硕神秘地一笑:“掌门,这几个人,本来就是我们沐家家丁后裔,只是他们的祖先当年到了缅甸后,由于特殊原因没有返回云省,然后他们就在这里扎了根,但是他们骨子里还认可沐家的,而且都在家里供养着沭家列祖列宗的牌位……”

“嗯,那到可以考虑,人越多越好,敌人带到缅甸的兵力估计不会少了,你下去安排吧!”

沭硕也走了,孙二便跟林玫等女人道:“从今天开始,你们就待在酒店里,会有专门的弟子保护你们的安全,直到我们把敌人干掉,你们才可以恢复自由。”

林玫自然听话,梁妮可是野性子,让她老老实实地待着比杀了她还难受,可是当她看到孙二绝决冰冷的眼神,她愣是吓得不敢说话,拉上吴欣的手,跟在林玫身后进了她们自己的房间。

西门灵则只是看了孙二一眼,低着头悄手悄脚地也进了房间。

孙二生怕她们有危险,所以早就安排了一间大套间,让四个女人全部都住了进来。

梁妮进了房间,一下将自己放倒在床上,内心里却yy起来。

该死的孙二,如果兽性大发,他会不会,会不会把我们四个人一起办了……

咦呀……咦呀……

一片苍蝇飞过她的额头,她也是苦笑了一声,叹道:“自己是思春了吧?小二子好久没有给自己了,来到缅甸这么久了,大家都忙得很,孙二更没心思想这事,所以……”

她在这里yy着,孙二却忙活开了。

周启,铁鑫峰和法名继续假装不知道内情,前往交易会现场准备明天的拍卖事宜。

孙二只身前往韩潮的驻地,前去拜见韩潮。

当韩潮见到孙二时,他并不知道孙二的目的,只以为孙二是得到了李一为的推荐,是一次礼节性的拜见。

韩潮打量了一下孙二,便问:“你是华夏玉泉派的掌门?”

孙二点头应是,然后说道:“不知道韩司令听没听说过富能达,汤希深和胡社番三个人?”

他直接开门见山地问出了这三人,确实令韩潮非常惊讶,他无论如何也不明白孙二为何会认识这三个人。

他当然认识这三个人,而且灰常的熟悉。

“咳,咳,孙掌门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韩潮搞不明白孙二的来意,只好反问式的把问题推了回去。

孙二微微一笑:“司令,我认识汤雷,也就是汤希深的儿子,而且他是我的弟子,他父亲当年留给他一份遗嘱,说他在缅甸这边留下一份宝藏,所以这次让我取!”

孙二并没有说是来收购那块巨大的原石,而是用了“取”这个字眼,意思很明白,就是说那块200吨翡翠原石,本来就应该属于汤希深和胡社番等人的。

他内心里自然也清楚,这里面没富能达什么事,富能达当年也是奉了韩潮的命令,而且与别人合作,暗害了玉泉派的老掌门,后来又将情报提供给想要获得翡翠原石的势力。

说到底,富能达非但没有得到原石的份,而且还是导致原石落入韩潮之手的罪魁祸首,更是导致倭国和西方势力暗中觊觎原石和龙之水脉的始作俑者。

没有富能达,梅亦不可能知道200吨原石背后,竟然隐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,没有富能达,麻里家族和布兰琳家族,也不可能知道那条龙之水脉。

是他,将消息通过韩潮透露给这些人,从而令韩潮在获得200吨原石后,拥有了与梅柏等家族,还有倭国和西方的家族讨价还价的机会。

韩潮必然是清楚这其中的关系,所以当孙二将这三个人的名字直接提出后,他的内心镇尺之余,更是对孙二此行的目的,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。

这不是一次礼节性的拜访,而是兴师问罪。

韩潮的脸色,在反问了一句之后,便显得不好看了。

“没什么意思,只是汤希深死前,留下的遗嘱说过,有一块200吨的翡翠原石,所说质量上乘,被韩司令得到了,而这块原石原本属于汤希深和胡社番等人。”

韩潮直接怒了,他真不想不通这个小子的胆量如此之在,竟然跑到他的地盘里,前来跟他讨要翡翠原石。

这是赤罗罗地挑衅,孙二虽然没有摆明着说,是他韩潮明抢了原石,可是那话里的意思,却是说的非常明白,孙二此行就是来讨要原石的。

“孙掌门,我也敬你是一条汉子,是一个大门派的掌舵人,如果现在你收回刚才所说的话,我们还是朋友,只要以后你来缅甸,我必以贵宾相待,在我的地盘里,你可以自由自在地想干什么就干什么,没有人敢阻拦你,也没有人敢说三道四。”

孙二的笑容缰硬了,他沉默了一会,背着手在韩潮面前转了三圈,然后才定住脚步,缓缓地看向韩潮,厉色道:“韩司令,我想你已经知道我是玉泉派掌门,那你应该清楚我既然敢来见你,敢向你讨要物件,必有两种可能,一是抱着必死的决心,二是我既然敢来,就保证自己能安全地走出你这一亩三分地。”

韩潮也是华夏人,当年是冒着天大的风险偷渡出来的,其人性子本是凶恶,当上军阀后,经历若干年战火的洗礼,性子反而沉稳了不少。

可是,他的血性还在,他是一个热血阳刚之徒,刚烈暴躁,是他的本质。

他当上军阀,目光和眼界更高,自然不会把孙二当回事,刚才敬孙二,也是希望拉拢他,想要获得更多的支持。

这也是考虑到,他在众多军阀势力之中,目前的境遇不是很好,受到了各方势力的排挤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