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82章抓住韩潮的底牌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孙二说了番话,提醒韩潮别忘了自己的根在那里,自己骨子里流的血是什么血。

韩潮听出味来,制止了孙二继续说下去,他已经能听出孙二所讲的意思。

孙二相当满意,知道韩潮还不是一个不明事理和无药可救之人,这个人的骨子还没坏,他身上流的血液还是正气的华夏之血。

韩潮说完话,伸出一张手,将五个手指头全部摊开,在孙二眼前晃了晃。

按照前面知道的信息,孙二自然知道韩潮的意思,那是五百亿美元。

“好!那我就以这个价收购!”

孙二知道如果真要是让韩潮以低价让出原石,他必定不会同意,而且还会引起不必要的争端。

他现在了解了韩潮的底线,知道他虽还保留着华夏人的正气,却难以保证,他在利益面前丧失了这份骨气。

所以,孙二不敢太过于逼他,他最张的打算,就是只要能将原石留在华夏人的手里,不外流出华夏即可。

这是最低的低线,不能再降了。

同时,他也是考虑到,韩潮一直将原石保留在自己的手里,没有轻易地易手,估计这老家伙也是考虑到原石会流落到外国人之手。

嗯!

就冲这一点,也要给他一定的回报,只要五百亿,他同意交易,那么这个钱出的就值。

孙二同意了五百亿的价格,韩潮没有感觉到意外,他其实想要的更高,只是觉得孙二能出的起这个数目,已经算是算是上限了。

他还有另外一个打算,就是报这么高的价格,是想吓退孙二,因为他还想坐地起价,如果别人,尤其是梅亦那边能出到六七百亿,那是何乐而不为的事情。

他有着如意算盘,孙二也从他眼神里观察出个端倪来,所以他在同意了这个价钱之后,也在等待着国内传来的一个消息。

他不会打没有把握和准备的仗,关键看这个仗如何打,打赢之后的损失有多大。

他想等待的消息,是给耿生下达了收拢命令之后,便已经安排下去的。

当时,他秘密地告诉了耿生,跟他说韩潮在华夏国内,还有两个大的念想。

其一,不用说,正是他的第母亲。

第二,则是他逃离华夏之前,没有将其带走的一个女人。

这个女人,还为他生了一个孩子,现在已经上高中了。

韩潮非常非常爱这个女人,胜过爱他自己的老婆和其他女人千百倍,可是这样说,如果让韩潮在逃生和女人之间选择的话,他会毫不犹豫选择逃生。

可是,外人绝对不会想到的是,如果在女人前面加个修饰词,那个女人变成郭秀雅,一个普通中学的老师,韩潮绝对不会再选择逃生。

对于郭秀雅,韩潮自感自己有罪。

她给了一生的所有,他却在逃走的时候,没有带走她,而她还为他生了一个儿子。

更甚者,当初,韩潮走投无路的情况下,是郭家将他拉扯大,又供他上学,从而有了他现在的地位。

就在他逃离华夏的那一天,郭秀雅义无反顾地纠缠着追击他的敌人,从而才令他安全地逃出华夏国境。

现在,韩潮的心里,肯定经常会想起当年的一幕幕往事。

孙二派人去打听的事,就是关于这两个女人和一个小孩的事。

应该快到了吧!

韩潮的老家那边,驻有一个玉泉派的分支,其门主的实力较强,门下的弟子众多,打听这两件事,分分钟就能搞定。

嘀——

一声电话铃响,孙二一直在盯着手机,估算着时间和时机。

挂了电话,孙二的脸上堆满了微笑。

“韩司令,你想不想听一个故事?”

韩潮很纳闷,孙二只是接了一个电话,表情和神情全然已变,而且还要给自己讲故事,这话从何说起。

“故事?老子没空听,只要你能答应我的条件,咱们的交易算成了,到时候,我给你讲三天三夜关于我当年的故事……”

“哈哈!好!韩司令不想听,那我就把这个故事讲给别人听去,如果让你的敌人知道你的母亲藏身之地,还有一个叫郭秀雅的女人是谁,我想……”

“停!”韩潮听到母亲二字时,浑身已经开始颤抖起来,他意识到不妙。

他能看出来,孙二这个人不简单,不仅实力强大,头脑还非常灵活。

如果从他嘴里说出自己的母亲和女人的事,估计他已经掌握了她们的全部信息。

他十分了解母亲和郭秀雅在国内的处境,可是他为了她们的安全,每年只是派心腹回去送点钱,但他自己绝对不敢露面。

这可是他剩下的最信的人,他怕万一被仇敌发现,他们会杀了他的母亲,女人和儿子。

虽然,他在缅甸有无数的女人,也有了许多孩子,可没有一个能比得上郭秀雅给他生的儿子。

说也奇怪,他没有见过这个儿子,内心里却是最亲最挂念。

孙二正是多方打听,而且费心了心思调查,才得知韩潮的这点阴私。

现在,这些阴私,成为他谈判的筹码,而且是一记杀死谈判的底牌。

韩潮的脸一阵阴一阵阳,盯着孙二的目光,一会阴冷地笑,一会又是苦笑。

“你就不怕我现在就杀了你?”韩潮露出凶恶的眼神。

“杀,不过是头点地,可是你会杀我吗?”

“有点意思!”

韩潮摇了摇头,话锋却是一转,似是想明白了什么,问道:“你能保障她们的安全?”

孙二将手一摊,慎重的说道:“我从来不打无把握的仗,我既然敢开口挑战你的底线,就是做好了一切准备!”

“聪明!你已经把知道的消息告诉了很多人吧?知道我杀了你,这个消息也会流露出去?”

“错!”

“你说什么?”

“我不傻,你也不傻,我怎么会将这么重要的消息告诉别人,这个消息,只有三个人知道!”

“哈哈,那我只需要找出搜集消息的那个人,这个消息不是永远地伴随着你们到地下了?”

“那你请便!”

孙二无所谓地摆摆手,抽出一根香烟,又抛给了韩潮一根。

【作者题外话】:求订啊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