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2章冷血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法名坠地后,吐血重伤。

周启看得心寒,躲到孙二身后,铁鑫峰的目光也是微寒,心说今天要坏了。

他不是算计出布兰琳有多大的实力,他是担心其他家族得知计划失败,会歇斯底里,会穷凶极恶,会不顾一切地追杀他们。

孙二刚想上前阻止布兰琳继续对法名痛下杀手,法名却是暴喝一声,从地上一个翻身而起,只见他的全身肌肉变得一片火红。

孙二目测后,发现这是一门极为罕见的内门功夫。

“火帘功!”

失传已久的,东北省法家的火帘功。

法名的身体变得通红,浑身上下向外吐火一般,他的身形极快,双拳猛烈地击打向布兰琳。

布兰琳的眼神中也露出了一丝怯意,法名更是精神大振,知道可能会击败布兰琳,便加大了力度。

啪!

布兰琳一击飞掌,接着用了西方拳击里的一个左钩拳,矮身一低从法名的身下滑过然后拳头击打向法名的下巴。

法名眼看就要打中布兰琳,却发现又被她躲过,而且她的身形敏捷,已经变幻了攻击招数。

不好!

他暗呼一声,将全身的火焰向外喷发,身子向后倒仰,然后双脚离地,双臂撑地,双脚狠狠地踢向了布兰琳。

嘭!

布兰琳没想到法名会用绝对反击一击,没有躲过去,胸口直接重重地挨了一脚。

噗!

布兰琳也是狂吐一口鲜血,气息也有些不稳,用手捂着胸口,目光阴狠至极。

法名一个半空翻身,并没有让身体着地,他怕失去了抢攻的优势。

布兰琳却是强忍剧痛,拍拍了手臂上的带有尖刺的护臂,直接是一击黑虎掏心。

孙二也是醉了,他看出来,这个洋妞学的华夏功夫不错,而且还是一个高手。

她不仅西方的各式拳路实力不错,还对华夏的武功套路十分精熟,估计学了也是为了对付华夏的武者。

嗯,这小洋娘们,如果让我收服了,我非……

孙二的脑子刚要yy,脑后也飞过了一片片咦呀乱叫……

法名却惊呼一声,身子重重地倒飞了去,然后撞到了背后的一棵大树上。

他的牙齿全部脱落,脸上一片血肉模糊。

布兰琳也不好受,她本来已经受伤,法名被击中后,又是利用火焰将她喷,射,将她烧伤,她的红色卷发燃烧起来,将刀的面部灼伤,而且她的身上也多处灼烧。

那股炙热的力量,不仅灼伤体表,还继续向体内的经侵蚀。

这是什么功法和力量,如此狠毒,击中敌人后,还穷追不放,那股暗劲在体内不停地释放,关键那股暗劲是一股火浪,似在燃烧着她全身的血液。

咳!咳!

布兰琳不敢再追击法名,她强撑着身全,部敢死队挥了挥手。

杀!

敢死队发出猛烈的暴喝声,喊杀声,冲向了孙二等人。

布兰琳将嘴角的血一抹,露出了一丝微笑看向孙二。

孙二没有去看敢死队,直等第一个冲上来的敢死队的杀手到了近前,早已经化身黄金甲士的他,直接将运足了阴阳诀的灵息拍到了这名敢死队杀手的额头。

呼!

杀手的头颅直接被拍掉!

呜……

布兰琳的目光变得恐惧起来!

好可怕的杀伤力,好阴狠的攻击手段!

她不免对孙二更加好奇真情为,孙二却放过第二名杀手,直接飘到了布兰琳的身前。

“唉,孙爷,你不能……”周启也学着别人称呼起孙二。

一个敢死队杀手已经冲到他的眼前,却被一个韩潮的手下拦住。

更多的敢死队员冲过来,连韩潮的手下也阻挡不了,形势确实是危亦。

嗖嗖……

数枚飞镖一闪而过,林中飞出若干身影,飞到了周启等人的身前,抵挡着敢死队杀手。

“太好了,我说你小子敢抛下我,原来是,嘿嘿……”

耿生和沐硕大笑起来,打趣道:“周老,我们没迟到吧!”

“没迟,就是有些惊心……”

孙二没去理会他们,目光紧紧地盯着布兰琳。

一步,两步……

他上前一步,布兰琳退后下,直到她发现根本退不了时,她的目光却是一转,身子不退反进,靠近了孙二。

“这一招对我没用!”孙二伸手一点,布兰琳的数处穴道被点中,她动弹不得,只得苦笑一声:“我们还是低估了你!”

“是吗?”孙二又在她在下,身点了数处穴道,然后背着手看了一眼躺在树下的法名,问道:“说吧!当年的阴谋是什么,今天的阴谋又是什么,两者之间有何必然的联系,或许就是为了同个阴谋?”

布兰琳的目光终于阴冷起来,她知道遇到了一个冷静的杀手。

这个杀手能将她杀死于无形,她的一身媚术根本无法施展,便被他冰冻起来。

该死!

这个人是冷血吗?

冷血?

要是让孙二知道布兰琳内心这样想,估计要笑得他三天三夜睡不着觉。

孙二如果冷血,他的身边怎么会有无数的香艳美女缠绕,而且一个一个的都美死人不偿命。

孙二伸出食指勾起布兰琳的下巴,冷声道:“信不信,我现在就将你先,干后杀?”

布兰琳一愣,随后得意地一笑,孙二还是大意了,如果真那样,她的媚术真有了用武之地。

难道还是高估了他,他竟是一个喜欢玩弄女人的货色。

不对!

布兰琳终究是经验老道,参与西方杀手组织,杀过了多少条人命,经历了多少大风大浪,她才不会相信一个比她不冷酷无情的杀人者,会说出这么低智商的话。

“我喜欢的很,就是死在你的身下,我做鬼也是风流过?”

晕!

孙二眼前一黑,差点跌倒在地。

这女人,怎么这么厚颜无耻。

不过,她学的华夏语言不怎么样,这话从她嘴里说出来味道变了。

这男人说的话,一个女人怎么能说,这只能说明她一直强势惯了,也跟西方女人的价值观有关。

孙二冷静下来,也没理会这个,盯着她的蓝眼睛,道:“说正事吧!”

布兰琳还想引诱孙二,想做最后的抵抗,孙二却是转身就拍了她一掌。

一把短刃直接透过骨头,深深地插进了布兰琳的胸骨。

看来,孙二还真是冷血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