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4章局情反转?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国境线上。

汤雷手握一枚亮晶晶的玉牌,身后跟着三名洱海派的弟子。

三名弟子押着一个人,此人长相极为猥琐,低着头似是要睡着了。

孙二飞落在地,直接飘到了汤雷身前。

“老小子!”孙二看到汤雷,虽然释解了心中的疑惑,他料到汤雷不会死,但却没有想到,会在这里见到他。

汤雷直接一跪倒地,将头磕得当当响。

“师父!你要打我都行,就是别怪我欺骗了你!”

孙二一时无语,他怎么会怪汤雷,这话应该反过来说,要怪他得都行,就是不能打他。

“阳顶云?”

孙二疑惑地看着汤雷身后押着的人,正是云省豪族阳家的阳顶云。

汤雷见孙二果然没怪他,嘿嘿一乐,站起身来,从腰间拔出一把匕首,用匕首挑起阳顶云的头来。

阳顶云的头抬不起来,眼睛也睁不开,脖子上一片黑色血渍。

“你给他用毒了?”

“嗯,否则我那里是他的对手,还好这三位师兄赶到了,否则就让他跑了!”

事到如今,孙二这才明白汤雷莫名失踪的原因,原来是去抓阳顶云。不过,孙二怎么也没想明白汤雷的用意。

“你抓他干什么?”

“你可曾记得你去云家参加拍卖会的事?”

“啊!记得清楚!”

“那你记不记得那个冷面人?”

“当然记得!”

“这就好,给你这个!”汤雷伸手递过手中那块亮晶晶的玉牌。

“咦?”孙二接过一看,这块玉牌如此熟悉。

“飞龙玉牌?”

他纳闷地看着汤雷,想听他一个解释。

汤雷轻轻地摇着头,叹道:“师父,这事也幸亏我听家父说起过,说这飞龙玉牌就藏在云家,可是上一次,你们拍到的黄色玉石,里面的飞龙玉牌不能说是假的,而只是一半。”

“一半?”孙二现在如此聪明,也没想明白,只是他回忆着家里放着的那块玉牌,好像真的是一面平整,另一面则是凹凸不平。

凹凸不平的一面,好像有两个突起,似是可以挂到某个物件上。

“哦!是了!”孙二反转过玉牌,果然见背面有两个插孔,大小应该刚好可以与另一半玉牌合二为一。

“那他是怎么回事?”

孙二诧异地问道,想要知道这事背后的隐情。

“冷面人是玉林派掌门,而拍卖会上与你发生迷乱之情的那个女孩,其实就是散花派的掌门,也就是柏娇的师父。”

“啊?”孙二的手一抖,玉牌刷地一下就向地面坠落。

他愣了一下,也就是瞬间便用脚背一踢,玉牌又飞回了手中。

“吓死宝宝了!”汤雷拍拍胸脯,刚才真是凶险,孙二的失手差点毁掉了玉牌,地面可是坚硬的花岗岩铺成。

这不算,也白费了自己装死,骗过所有人,然后悄悄地潜回云省抓到阳顶云。

“说吧!还有什么隐情!”

“玉牌与一半江山有关,也不是空穴来风,你的父亲,也就是师祖知道这事,所以自古正宗的道宗三玉门派,一直保护着玉牌,也就在清末那次洗劫的,玉牌下落不明,最近这些年,才被发现出现在云家。”

汤雷的眼睛有些湿润,哽咽道:“我父亲如果不是掌握了这些秘密,也不会被害死,但是他们千算万算,没想到父亲会把这些秘密告诉了我,还叮嘱我,不遇到一个可以拯救万民于水火的大人物,一定不能将秘密公布于众。”

“还有,我知道师父想问什么,散布消息给富能达的,也是阳顶云,他想借富能达之手,除去我父亲和胡明的父亲等人,既不用自己出手杀人,又可以假借他人之手除去我父亲等人!”

“好一招移花接木,好一手假手于人,好一个借刀杀人!”

孙二将玉牌轻轻地放入铁盒,然后挥起手掌,直接将阳顶去的头扇了起来。

这一扇,打得他的脸上一个血印,也输入了一丝灵息,令阳顶去暂时恢复了点神智。

“说,私自收藏飞龙玉牌,是不是与龙之水脉有关?”

“嘿,唏唏……你别想知道……”阳顶云眼不睁,头也不抬。

“不说是吧!那我就杀尽你们阳家八百零五口!”

阳顶云浑身轻轻地颤了一下,可是由于肌肉失去了力量,他连颤抖的力量都生不起来。

他轻轻地抬了抬下巴,将眼睛睁开,眯着眼缝,道:“这是法治社会,我想你还不敢?”

“哈哈……搞笑,法制社会?我不敢?”孙二背着双手,走到他身前,抬起腿来直接将他踹翻在地。

“我不敢,可是有人敢,何况这是关乎全民族安危,上面不会不管,既使有人杀了你们全家全族,估计上面也会睁一只眼闭一眼,因为这是为民族除害,不是为了私人利益杀人,他们不但不会惩罚我,而且还会将当作民族英雄。”

孙二说着哈哈一笑,阳顶云的脸色越来越难看,本来就全是血渍的脸,红肿一片的样子,变得极为狰狞。

“你不能,不能,不……”阳顶云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呼喊。

“为什么不能?”

“因为,因为,我要你立下毒誓,我才能告诉你!”

“我是看守玉牌的三大宗派之一的掌门,何须给你立下毒誓?”

“必须立!这是传牌人立下的规矩?”

轰!

包括孙二在内,所有人都傻眼了。

这什么情况?

如何还有个传牌人,难道说阳顶云是传递玉牌之人,难道说我们错怪他了?

“别紧张,你们抓我没错,可是也错了!”

“讲,还有什么隐情?”

这话说起来长了,我就简单一说,阳顶云虽然虚弱,话却说的利索。

玉牌本来不是传给阳家的,落到阳家后,也没有落到他手里,而是他叔叔阳平。

阳平死后,阳顶云收拾他的屋子,发现了一块玉牌和一张宣纸。

宣纸上面写着一行字:得些玉牌,可献可自持,亦可传人,切记不得传于外域之人,只能留在华夏,如果有可能,最好将牌还给玉林,玉峰和玉泉派,仅此一条切记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