意想篇:酒,对付周媛(顾敏追杀孙二之一)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话说顾敏自缅甸与孙二一别,心事重重地回到京城。

顾家。是京城自古就存在的名门望族,这要是放在以前,其势力可是要比现在的四大家族强上百倍。

但是,现在没落了。

不过,即使瘦死的骆驼也比巴大,这一点,四大家族还是相当清楚的,所以,平时里,他们都是非常尊敬顾家。

顾家家主,顾长令,是一位书法大家,更是一位酒神。

听说,他所酿的酒,闻名遐迩。

一日。

孙二又去林君书家里。

要过年了嘛!林玫说要回家一趟,孙二便陪同她去了省城。

好久不到省城,也没有来林君书家看望他。

老头子还是很不高兴的,当然他也理解年轻人要忙。

看到孙二,他高兴得不得了。

“来,来,来,再尝一次这酒!”

林君书将那些双头冬虫夏草浸泡的药酒拿出来,孙二的目光,却盯在旁边的一个紫色坛子上。

他的嗅觉极为灵敏,现在与透视眼的火眼金睛一样,可以“透闻”。

哈哈,这就好笑了,鼻子再灵敏,也没这功能吧!

有,孙二就有!

他闻到了一股,能令人醉生梦死的酒香,他骨子里原始存在的酒虫便发作了。

“嘿嘿,老头子,我想喝那个!”

林君书回头一看,心说行啊,这小子有眼力劲,他怎么知道那酒的好处,那可是京城属一没有二的酒神顾长令酿的酒。

说实话,为了弄他一坛,林君书没少磨破嘴皮。

顾长令最后还是看在多年的情份上,给了他一大坛,分量比普通的坛子大多了,足足有一百来斤。

一百来斤?

好嘛!

那就是论坛了,还是论缸!

好吧,就论缸!

结果,就是这整整一缸,最后,被老少乐爷俩全包圆了。

林玫出去看朋友,晚上回到爷爷家。

她进了门就傻眼了,看到两个酒虫全倒在地上呼呼睡大觉。

……

咦呀!咦呀……

什么东东乱飞,害老子睡不好觉。

孙二伸手一拍,拍在一张红扑扑,红通绶,红润润的脸上。

……

呼!

他一咕噜坐了起来,面前是一位陌生的女子。

不对,见过,好像在……

正当,他在那满脑子搜寻影子时,林玫进来了,看到二人尴尬的表情,笑着介绍起二人。

介绍完,林玫心里就犯寻思了,心想顾敏是如何进到房间的,她刚才出去一趟,转眼也就三分钟的事。

唉!这小妮子,看孙二那眼神,恨不得要吃了他!

不好!好不会中魔怔了吧?

也不对,孙二怎么也看她,目光有些发呆。

“嘿嘿,是你?”

孙二冲顾敏一笑,然后再次躺下去,刚才在梦里,他梦到一片蝴蝶围绕着他转着圈飞,别让它们飞走了。

桃花树下,蝴蝶飞舞,众多美妙的女子,正身着羽衣霓裳,在树下翩翩起舞弄清影。

好一个诗情画意,好一付浪漫的天地。

呀!

那个女子如何长得那么像在缅甸的那个女孩,还紧紧地跟在自己身后,自己是跳上车才躲开她的。

坏了,她冲自己跑过来了,她脚下的红头布舞鞋已经抻了……

呼!

孙二又坐起来了,摸着头看着顾敏。

顾敏,还是一个样子,她仿佛坐化了,一动也不动,目光一片迷离,只有嘴里在喃喃地说着什么。

“顾敏?”孙二回味着刚才林玫介绍的名字。

“嗯!”顾敏答应着,身子仍没有动,嘴巴却是闭上了。

可是,那该死的杀人的眼神,怎么还盯着自己。

孙二终于感觉到了惊慌,想要逃离这里。

刚下了床,林玫端来一碗醒酒参汤,劝道:“还是喝了汤再出去吧!”

孙二端起来一口喝光,赤着脚跑出房间。

孙二出去了,顾敏才将板着脸放松下来,回头盯着房门,嘿嘿一笑:“想跑没门,这一次看你如何逃脱?”

“她怎么会你们家?”孙二端起一杯水狂喝猛灌。

“她以前经常来,只要她到了省城,必来咱们家啊!”

“咱们家?”孙二念叨着,又想起了这里是林玫爷爷的家,可不是就是她的家。

“老相识?”孙二还是不解地问。

“当然,昨天晚上,你喝的酒,都是她父亲酿的呢!”

“啊呀!原来如此?那,那……”孙二语塞了。

这可如何是好,如果自己跟顾敏再好上了,那她跟林玫的关系……

哎呀!上苍啊,大地呀!

孙二抱着头,一时也没从牛角尖里转过弯来。

林玫则是一付平静的表情,走到身边轻轻地抱着他的腰,柔声道:“老公呀,再多她一个也不多呀!”

“你?”孙二浑身起鸡皮疙瘩,他可从来没听过林玫也会发嗲嗲的声音。

“好吧!我收了她,你同意,母老虎指定了不同意。”

“你想瞒,估计瞒不了多久了,周老虎可能快要追杀你到省城来了?”

“啊?”孙二一下跳将起来。

“谁告诉她的?”

“我!”一个清脆美妙的声音,从房间门口传来,接着是一双半露的美腿伸出了旗袍。

一双穿丝的玉足,秀气可人!

一对流转的美眸,惊艳流波!

呼!

孙二看得血脉喷涌,这,这,太受不了……

终于。

半天后。

顾敏坐到沙发上,翘着二郎腿,在孙二的眼前晃悠时,他的神情反而冷静下来。

“嘿嘿,真美!”

“嗯?那你还逃?”

“我,我是说酒真美,你能不能让你家老爷子给我一车!”

噗!

顾敏正喝着香茶,直接吐了孙二一脸。

“你要不要脸?他闺女都倒贴着上赶着追你,你却狮子大开口,你知道吗?林爷爷跟我爸要了一缸,那还是看在五十年的感情上,你跟他八杆子扒不着的人,他凭什么给你,哎呀!还直接要一车,你怎么不去抢?”

顾敏噼里啪啦一顿乱说,将孙二说的眼前直转圈圈,心头老血一抽,直接晕倒在地。

苍天啊!太能说了,连气都不带喘的!

孙二晕了吗?

没晕!

他只是不想再听下去了,他的耳膜承受不了啊!

如果,让他知道这就是以后可以杀了他的女人,估计他现在想死的心都有了,还会挂念着顾长令的美酒……

“咳,咳,别装死呀,再装死,我就不让我爸给你酒了!”

孙二一个激灵爬起来,盯着她的脸像看花一样:“真的,一车,多了不要!”

“要脸不?”顾敏挥挥玉手,轻轻地抚了他的脸一下,站起身来扭动着柳条腰。

呸,呸,形容词找个好听的。

那就小蛮腰吧!

(噗!)

林玫在一旁喷出水来,笑道:“这感情好,以后我也有的喝了!”

“有你什么事?”顾敏翻着白眼。

孙二可是她心仪的白马王子,那以后可是她一个人的,谁敢跟她抢,她就跟谁拼命。

林玫哈哈一乐:“小敏子,这可是你说的,你敢跟一个叫周媛的女人拼命吗?”

顾敏一愣:“周媛?哼哼,就是商朝的原,夏朝的原,我也绝对不含糊!”

孙二与林玫双双倒下,翻着白眼吐着白沫,绝望的眼神里,却似乎是看到了曙光。

二人扭头商量道:“何不如用她来对付周媛?”

【作者题外话】:顾敏这个女角,可能是故事后期的玄秘之一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