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7章张青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耿生着急忙慌地告密,说周媛知道了黄丽的存在,正拿着菜刀找孙二拼命。

“啊!”孙二大吃一惊,知道大事不妙,直接跳了起来,从核心区的悬崖上飞起来。

“你们回去,赶紧召集弟子,留足看家,其余人带上布兰琳跟我去华山……”

孙二没说完,身影已经消失在空中。

本来,时间已经不多,他正想着如何赶去华山。

他在心里算盘着,要如何跟周媛说,他必须再出去一段时间,然后回来好好的陪伴着她。

现在好了,也不用陪了。

如果自己留下,跟周媛天天吵架不说,再气伤了肚子里的孩子,哭都没地方哭去。

一狠心。

孙二径直地飞向了华山。

飞在空中,他一边自在地飞,一边给耿生打了个电话。

“查出是什么人出卖我了吗?”

“查出来了,是顾敏,而且他又打了第二个电话,将黄丽也告诉周媛了!“

该死!

孙二心里暗骂一声,暗道这个女人不真是自己命中不该招惹的三个女人之一。

看来,自己那个老头子确实有点水水,真的是料事如神。

此刻,孙二也开始意识到,可能京城的那个不能娶的女人,正是这个在给自己下绊子的顾敏。

可是,她为什么要针对自己,将自己的一些底细告诉了不该告诉的人。

她在将自己的生活搅乱,然后从中取利?

她真的是想要拥有自己?

她或者是有其他目的,顾家与梅柏等家族,难道已经有了某种利益瓜葛,顾敏是他们的一枚小棋子,是被利用来接近自己,然后……

孙二挂了电话,胡乱的瞎想着,却听闻到下方的大地之上,响起了一声惊雷。

天晴无云,春意初至,雷雨不显。

那来的惊雷?

草!

孙二低头向地面上看去,发现已经飞近华山,远处数十里之外就是华山。

这么快就飞到了,怪不得古人都愿意当神仙,说是一日飞行万里。

嗯!

古人诚,不欺我!

孙二降低飞行高度,瞬间便飘至一座小山头的上空。

好家伙!

山头之上,密密麻麻地有大约上千人,正在那里厮杀拼命。

这是火拼吧?

义会?黄会?

想想前面就是华山,此地已经是华山的周边境界,何不下去看热闹。

最近很闷,总是跟敌人勾心斗角,四处逃奔,心烦意乱。

缅甸一行归来,过年也没过得安稳,刚过元宵,便被周媛追杀的满世界乱跑。

唉!

命苦呀!

嘭!

一声枪响!

孙二刚刚飘至山头的近处,就听到林中传来一声枪响,顺声便看向声响之处。

一个满头长发,满脸黑密长须,蓬头垢面的老者,慌慌张张地从林子里钻了出来。

嘿!

孙二一看这人,认识啊!

北河派掌门!

张青,手拿一把精光的黑剑,正是他赖以成名的“鱼肚剑”,材质不知是什么,却是锋利无比,上面滴着鲜血,他的肩膀上也是鲜血直冒。

看来,他是斩人也被伤。

他的身后,追击出来一个少年,手里持一长棍,头上精光,没有头发。

和尚?

这人虽然没有穿僧袍,看长相和武器,应该是一个和尚。

少年和尚,伍英。

少林俗家弟子,中河省人士。

他急追张青,眼看追击不上,便将手中的长棍将空中一抛,然后来了一个倒空翻,右脚脚掌猛地一踢棍头,长棍笔直地飞向张青后背。

眼看长棍就要击中张青,一阵震耳欲聋的琴声,似山洪咆哮从山下传来。

琴音形成了一层旋转的音波层,阻挡在张青身后,以一种常人不可视的形态,发出了无穷的威力。

和尚稍微停顿了一下,目光向山下飘去,便被张青逃离。

和尚腾空飞起,收起长棍,纵身继续追击。

山下。

一块平坦的岩石之上,一个少年,一身白衣,正在抚琴。

琴声不似刚才那么猛烈,变得极为温和细腻,似春风沐浴。

和尚眉头一皱,厉声喝道:“何人在此抚琴,竟敢在我手上将人救走?”

少年没有理会和尚,手指轻轻地将琴弦全部拔拉了一遍,一股强大的弦音,从琴弦之中飘出,似一股无形流箭击中了和尚的耳膜。

“猖狂,小贼,竟然偷袭小爷,拿命来!”和尚痛得几乎流泪,实在是忍受不了琴音的侵扰。

和尚纵身一越,提着长棍便是奔着少年的天灵盖狠狠地敲击下去。

少年将白色衣袖轻轻一挥,嘴角微微上扬,目光冷冷地看了一眼和尚,喝道:“去!”

衣襟倦起一阵狂风,和尚被吹的身形不稳,身了还在半空便被吹到山下而去。

“师父!你没事吧?”少年站立起来,走向身后的张青。

“路柯!幸好你赶到了,为师差点被武山派的人炸死!”

“武山派?”路柯眉角一拧,愤慨道“他们夺我派至宝,还用这种下三烂的手段,我定不会将他们碎尸万段!”

孙二闻听“武山派”,又听到炸死二字,便想起自己曾经凑巧将武山派的人炸死的事。

看来,这个武山派武技不好,炸药使用的蛮熟练的,这现代化的武器可比冷兵器好用多了。

只是,这是武林纷争,不是与整个武林撕破脸,没有人主动地使用热兵器,否则会被整个武林集体追杀。

“只是,赵仓原本不是与咱们联盟,如何会在华山与咱们反目为仇?”路柯不明所以地看向张青。

“还不是因为宝藏,这也是为师火速传信与你,让你赶来与我们汇合的原因!”

“宝藏?什么宝藏?”

“华山之东,黄河之西,一片荒无人烟的河滩之中,出现了一个沙洞,有人说其中藏有宝藏,好像是汉末军阀混乱时期,某一个军阀遗留下来的,其中珍宝无数!”

“噢?”路柯好似明白了什么,好似又全不明白,目光变得极为凝重。

过了半响,他又想起了什么,看向山下和尚远去的身影,问道:“那这和尚又是怎么回事?”

张青叹了口气,苦笑道:“莫提了,我被赵仓那狗太阳的炸的一下,然后急着向外逃命,没想撞倒了他的师尊,老和尚也是没看到我,被我一下子撞翻落入了炸坑,身受重伤,好像死了!”

【作者题外话】:上一章作者说提示了,本章再重复一次,故事不会偏离主线,敬请观注后面局情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