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08章和田玉和黑水晶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孙二看到最外面的椁,其材质正是陨铁,而且是与自己收藏的那只笔筒材质相同的陨铁,里面也涌动着一股能量,他的内心里正在不停地思索着一些问题。

正在这时,孙二还未思考明白,第二层棺椁也缓缓升起。

咣当!

棺椁升到顶部,四只青铜链重重地敲击到摆放棺椁的底座。

正是这一声敲击,底座开始出现震荡,孙二站在外室,都能明显地感觉地面正在振动。

刚才,第一层棺椁升起并没有引起这种反应,如何这一次会出现剧烈震动。

嗖……

震动过后,棺椁的四周,向上挺出数百根闪着精芒的青铜刺。

史星斗等三人没有躲避开来,差点被青铜刺扎伤,连滚带爬地滚落到底座之下。

史星盯着青铜刺,满脸的疑惑,看得另外两人,问道:“得到的消息里,不是没有说,还能遇到这种东西吗?”

他说的东西,自然就是青铜刺,显然他们的信息也是不全的。

孙二不知道他们从何种渠道,得到了东华王第六代国王古墓的消息,可是他却是听明白了,他们的消息也是不全面,所以,他心里充满了期待,也非常想要知道后面还会发生什么。

史星斗等三人跌落下棺椁底座,正在盯着第三层棺观察,旁边却快速地跑来一个弟子,在他的耳边一阵低语。

“什么?”史星斗不敢相信,孙二竟然杀了四个弟子,已经追进了古墓。

“唏唏!”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常人难以察觉到的神色。

“史君!何事如此慌张?”倭国道者盘坐在地,正在运行功法恢复力气。

“你们不是想要得到孙二身上的异宝吗?”史星斗一脸坏笑,他知道自己不敢明面上对付孙二,只好利用借刀杀人的技量。

“你是说,孙二已经进了古墓?”西方牧师也深感意外的说。

“嗯!估计快要进来了,咱们必须加紧速度,否则他必定会出手阻止咱们的行动!”

倭国道者眼中闪过一丝狡黠的目光,不屑地耻笑道:“我看史君把他看得太重了,他不就是一个蝼蚁而已,在我们堂堂的天皇陛……”

啪!

一块湿呼呼地黑泥巴打到他的嘴巴上,满嘴脏臭的泥沙恶心地他差点呕吐出来。

“谁?给我出来!”

倭国道者清了清嗓子,像一公鸡般地叫嚣起来。

史星斗便暗骂,特么地一坨狗屎,老子不是看在你们手中都各持有一只青铜鼎,我怎么又会跟你们这两头猪狗一样的蠢才在一起。

还特么地天皇,还你们屎黄呢!

他一心暗骂着,其他人都出去寻找,却愣是没有一个人发现目标。

也就是说,倭国道者莫名地被什么东西向嘴里塞了狗屎。

他气极败坏道:“应该不是孙二,他没这么大的本事,敢在我的眼皮子底下攻击我,还不被我觉察,应该是棺椁的主人,他肯定是感觉到我们打扰了他的清修,刚才是觉得我说话声音太大!”

噗!

史星斗这样的为人,都深感倭国道者不知羞耻。

他这个人再不好,可是还不算太坏。

这一次,他虽然联合了域外的势力,来沙洞夺宝,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。

因为能打开沙洞古墓主墓室的机关的三只小鼎,他的手中只有一只,另外两只分别被西方和倭国掌握。

如果不是这样,他怎么又会伪心地讨好西方和倭国。

何况,他出面做这件事情,也不全是自己的注意,这是京城那些大佬们,逼着他这样做的。

孙二躲在暗处,他只身一人进的主墓室,匡霞等人待在门口接应。

只是他一人,敌人无论如何也是发现不了他的身影。

刚才,他便是跳进了旁边一个水池。

以他的水性,即使在水里躲个十天半个月的,不用呼吸也是死不了。

可巧的是,他躲进水池,却让他发现了一个秘密。

东华王的棺椁,底座之下的空间,便是座落于水中。

他在水底睁开眼睛,将底座看得一清二楚。

浮上水面后,他便去打量第三层棺椁,发现第三层棺椁之所以不再上升,原来是被卡住了。

他在水下面观察过,第三层棺椁的材质是玉石制成,全部都是上乘的和田玉。

整个椁,没有底面,当然五层棺椁,只有最外层和最里层两层有底面,其余三层都只有四周和上面五个面。

也就是说,第三层椁,只有五个面,而五个面,每一个面都是一块完整的和田玉。

和田玉,还是极品中的极品,堪称为绝品,是羊脂玉中的绝品。

试想,那么大的五块玉,而且都是完整无瑕,这是采取了多大的一块和田羊脂玉,才能制成这么大块头的一座棺椁。

怪得,这些盗墓的渣渣,看都不看外面存放的东西,原来只这具棺椁,其价值便高于墓中其他古物的总和。

第二层棺,刚才孙二观察不多。

现在,他也是打量了几眼,发现那是一只精美的雕刻有各式花纹的黑色水晶棺。

黑色水晶极为罕见,孙二刚才也是只顾着藏身,并未看得仔细,所以只把它当作普通的棺材。

好家伙,这具水晶棺更绝,完全就是一块整体的水晶,然后从中掏空,然后制成了棺材。

孙二看到前面的三具棺材,便非常期待第四层出现。

所以,他不能再打扰史星斗他们,因为只有他们才能开启棺椁。

史星斗等三人查看无果,并未发现有异人进入,也都觉得刚才的蹊跷事情,正是眼前这具棺椁里的主人所为。

三个人均露出了恐惧的眼色,持有青铜鼎的手开始抖个不停。

“要不要继续干?”倭国道者看了史星斗一眼。

“干,撑死胆大的,饿死胆小的!”

西方牧师也是画着十字叉,脸上露出绝决的神色,将胸脯一挺,大喊一声:“愿上帝保佑我们!”

三个人再次将青铜鼎放在一起,然后一起念叨着一种咒语。

本来被卡住的第三层椁晃悠了数下,还是继续向上升起,只是上升的速度缓慢了许多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