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12章碧寒宫,仲月雪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倭国道者和西方牧师看到马科的副手,他们可是认识他肩膀上的花花杠杠的,知道他级别不低。于是,二人心里也不禁发慌,盘算着眼前的形势,知道在当今华夏社会,他们不可能兴风作浪,为所欲为。

而且,他们还要衡量一下面对的是何等身份的人,现在他们面前的可是级别很高的高级督察。这种身份的人,他们手中拥有枪逼非法闹事的外国人的权力,当然这种权力是要违法闹事者不听劝导,极力反抗的前提下使用的。

所以,二人老老实实地戴上手铐,只能等待族人通过各种关系将自己捞回去。

匡霞见事情办妥,向沐硕示了个眼神,然后对马科的副手说:“领导同志,那我们先走了,回去替我向马队问好!”

那个队长相当识趣,也幽默地回道:“我久闻孙神医大名,你也替我问一句好!”

匡霞美眸一翻,嘿嘿一笑:“过不了多久,他就要回省城,要不你请客!”

副队长当然明白什么意思,下意识地捂碰上口袋,白着眼睛,急道:“他那么有钱,一顿还不够我一年工资的!”

“看把你吓的,等消息吧,马队会通知你的!”

副队长知道不用自己请客了,心情一下子变得清爽,笑道:“那我就等着见一下孙神医这尊真神!”

二人又说了几句,匡霞便和沐硕带着“三玉”派弟子赶向了沙地之中,他们要在那里与耿生汇合。

当匡霞见到耿生时,也看到了一个抱着一具“木乃伊”的人。

这个人,正是孙二。

她小脸微红地盯着“木乃伊”看了好久,打趣道:“爷,你还有这个爱好,怎么着女人追杀你,你就喜欢上死人了?”

噗!

在场的人,全都喷了一盆老血。

只是,在场的人都不敢喷,孙二可是他们的掌门。

玉峰和玉林派的弟子,那也是属于同个系统,他们见到了孙二如同见到自己掌门一样,大气都不喘,那敢取笑孙二。

孙二嘿嘿一笑,狠狠地敲了一记暴栗子赏给了匡霞。

匡霞那里能躲过去,跳着脚痛得直摸头,白着眼珠子乱翻。

众人这才笑出声来,也都看向孙二抱着的那具尸体。

孙二怕尸体出了古墓时间一长生变,便跟耿生吩咐道:“你们都回省城,然后去家里等我!”

且不说耿生等人如何回去,却说孙二抱着尸体飞向了炎龙谷。

他刚刚飞出沙地,便听到前面一片黄土下面传来一个少女的救命呼声。

咦?

谁这么大胆,竟然敢在武林大会这里采花?

虽然,今年的武林大会已经变了味道,可是,毕竟这里来了无数的武者。

前方。

一片沙枣树下。

一片白色身影,正被几个彪形大汉逼迫的退到黄土坡上,再后退即是一处土崖。

土崖不高,可是毫无防备之人,若是失足跌落,也是极有可能命丧黄泉。

孙二也是看出来,白色身形总共有三位少女。

两个十七八岁如花似玉般,打扮的古香古色的绝美少女,手中持剑指着面前的五个彪形大汉,嘴脸残留一丝血迹,估计受了一些轻伤。

桑天超,金门帮帮主首徒。

此刻,他走在最前面,目光贪婪地盯着眼前的猎物。

不过,他的猎物,并不是这两个用剑指着他的少女,而是她们身后另一个,姿色更加绝艳的女子。

这个女子的容貌,可谓是用倾国倾城来形容都绝对不为过。

两个持剑少女,已经属于绝色美人,可是与这个女子相比,顷刻间,黯然失色。

好美的人儿!

孙二也不禁暗呼一声,目光紧紧地落在她的身上。

仲月雪,碧寒宫圣女。

碧寒宫,武林四大秘宫之一。

宫主,自古都是女人,而宫中从来不收男人,清一色女性。

碧寒宫有五圣女,分为金水木火土。

仲月雪正是其中的水圣女,执掌碧水院。

四大秘宫,是比三大隐世门派,还要古老久远的武林至尊。

如果说“三玉”派属于半隐,那么四大秘宫则是全隐门派。

可以这么说,他们从来不管武林闲事。可是一旦,武林或者国家发生重大变故,他们又会挺身而出,拯救武林或国家于为难。

只是,他们从来又都不暴露身份,不以真面目示人。或改名加入一些大门派,或直接拉起一支新队伍,以新的形象傲然于世。功成名就之后,他们又会全部急流勇退,任何人再也寻觅不得。

孙二即位玉泉派掌门,自然属于武林顶级至尊,也就有权力知道这些。

只是,耿生作为传话者,从老掌门哪里获得的信息不多,因为老掌门死得太突然,并没有留下太多的信息和遗嘱给他。

孙二暗中窥探,桑天超自然不知,仍是色,咪咪地走向仲月雪。

她的雪白长裙已经被撕裂,里面露出雪白的肌肤,光滑水嫩。

好一个登徒子!

孙二知道这个女子必定遭受凌辱,而费尽力气逃脱,这才被那个彪形大汉追捕。

“小娘们,从了我以后,你就是金门帮呢帮主妇人了,我师父死后,我自然就是帮主!”

这话听得孙二一阵恶寒,心说谁要是收了这种徒弟,还不得气得吐血。

师父还没怎么样,徒弟便天天眼巴巴盼望着早死,然后窃取帮主之位。

“别过来,你这种货色,敢打我家小姐的注意,简直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!”

“嘿嘿,小妞,你也不错,你家小姐做大,你们两个做小,咱们一起快活快活!”

说话的空当,两个大汉已经抢攻,分别扑向两个少女。

少女被缠身,无暇顾及仲月雪,桑天超得意地背着手逼近了她。

距离越来越近,仲月雪自知难逃一死,如果不死也会被这个畜牲抓住。

唉!

都怪昨晚一时冲动,误喝了这个歹人的毒酒,否则自己的功力尚在,哪里容的他如此放肆。

她暗咬银牙,嘴唇都已干裂,强行运转功法,奋力一搏,想要一击击伤桑天超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