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15章录制节目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正月十八,晴。

孙二正襟危坐在国家电视台一号大厅里,修艳打扮得特别精致,职业气息十分浓厚。

一身职业装下,那婀娜多姿的身村一览无余,令孙二看后,都不禁深深呼吸了一口。

“我好看吗?”

修艳嫣然一笑,露出了洁白的贝齿,脸蛋丰满而有型,完全就是一个富态美女。

“嗯,好看!”

节目还没有开始录制,二人便说着私语,相互打趣着。

“你这么总盯着我,我有点不好意思了!”

“哦?”

孙二嘿嘿一笑,却反问道:“那我帅锅吗?”

“哼,帅,真帅,蟋蟀的蟀!”

“有点无厘头了,这词过时了,再想一个!”

噗!

修艳终于笑喷了,握着小拳头,挥舞着把一双丹凤眼瞪得溜圆,眼神里却是满满地深情。

“再那样看我,我就忍受不了,你知道后果有多严重吗?”

“呵呵!我知道,可是我更想知道你真会那么做吗?”

两个人又开始打起哑语,当然他们说的意思,各自的心中都是极其明白的。

“我等着那么一天,我知道你肯定会那么做的!”

“你对我就那么有信心,我可是一个花心大萝卜,真不知道你喜欢我那一点!”

“咳,咳,不要说出来,那个节目快开始了,咱们来酝酿一下感情,熟悉一下控场的感觉!”

“控场?就我还需要挖场?”孙二将身子平放在沙发里,神情自然地说道。

“不管你啦,那我现在就打开仪器,咱们开始录制吧!”

“可以,你随便!”

孙二本来就对这些出名的事情,根本不会放在心上,想要出名,他早就满世界宣传自己了。

如果,采访自己的人,不是修艳,那么,他不会接受采访。

修艳自然也是明白,她已经对孙二非常了解。

节目的前一段录制,主要是针对孙二的人生经历,还有他为家乡所做的一些事进行心理访谈。

一个小时后,修艳觉得这次节目,可以剪辑出两集,所以后面的内容,便围绕大青沟开发,侧重于斜谷项目,展开了一系列的采访。

谈到这里,孙二长出一口气,还好斜谷项目终于办妥,否则他还真无法给修艳一个满意的答复。

他说,就在前天,他从青沟出发的那一天。

当然,他可不能说,他是被周媛拿着菜刀追杀出来的。

那一天,国家下发了正式的批文,所有的手续齐全,斜谷项目正式上马。

孙二谈到这里,内心里也是极度不平静。

他知道,为了斜谷项目,这大半年来,他所有遇到的事,所有的努力,其实都跟斜谷开发有关。

没有斜谷开发,他不会多次到省城,没有斜谷开发,他不会与多方势力发生交集,也就不会有那么故事发生。

修艳听他讲得动情,不由地问了一句:“那你觉得你这样做值吗?”

孙二微微动容,叹道:“每一个人,生下来的人生轨迹都不同,我的机遇要比别人多一些,所以我就要回报社会更多一些,当然,这其中我也努力了!”

当然不能说他有奇遇,这要是在电视上播出了,那还不得炸翻天。

修艳又问:“你获得了那么多成功,经济上的成功,医术上的成功,社会服务上的成功,你对于金钱又是如何理解的,你为什么把大部分经济收入,都拿出来奉献给社会,帮助家乡人民致富?”

孙二对于这个问题,基本没什么好回答的,因为当初,他的本心,是出于对自己获得金钱的容易程度,来做这个决定的。

他的金钱,完全不需要努力,也不需要任何成本,完全是上天赋予他的。

另一个原因,就是金钱既然来得容易,那么他拿出再多的金钱,也不会心痛,以后也绝对不会少了金钱,所以他愿意拿出来。

这是人的本性,不过也指的是有良心者的本性。对于那些贪得无厌的人来说,即使给他们再多的金钱,他们也不会拿出一分,来回馈于社会和百姓。这种人,自然就是吝啬鬼,是守财奴。

孙二属于前者,而且是前者中的优秀者,不管是主观还是客观上,他都做得很好。

接下来,他们有谈到了医术。

聊起这个话题,孙二的心情才逐渐平静下来。

他说,我们孙家本来就是道宗医者世家,到了我父亲这一代,家里没有人继承医术。

父亲不继承,二叔又失踪了,而我年幼的时候,对医术更是一窍不通。

我与医术结缘,完全是因为一次偶遇,至于偶遇是什么,具体的情景,他自然是要说一半留一半,只讲了一些平淡的事,这其中也多少带有一些杜撰。

但是,他对于一个医者,必须要拥有的医者之心,却有自己想要表达的观念。

他说,万物有灵,皆来源于世界,每一种生灵,有其生长的特性,每一种生灵里,又分划出来各种类型。

人类是大千世界里,出现过的最复杂,也是分划的最复杂的种类。

人类的需求更多,那就要求,不同性质和职业的人,面对自己的本位,利用自己的聪明智慧,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。

按照孙二内心的真实想法,他既然得到了《神农本草经》,又传承了本家的医术,更是获得了仙女的异能,虽然这些不能对外宣扬,他却要利用好这些资源,不辜负上天对他的眷顾。

修艳听后,默默沉思,直到此时,她才切身体会到眼前这个男人,年龄不大,对于人生的理解,绝对要比这世上绝大多数的人活得明白。

不管他有多少奇遇,也不论他有多少机缘,他心中的那颗真心,他的真心情,才是决定,他如何处世,如何做事。

这才是她心中的白马王子,也是她十多年等待的男人。

这个男人,现在就坐在那里,刚才还跟她贫嘴,还跟她打趣,跟她玩着文字游戏。

可是,她知道,他如果现在清楚明白的说出那个字,那怕只在纸上写下一个“爱”字,她的这一生也终了无憾了!

可以吗?

可能吗?

我心中的情郎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