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19章我真想你抱着我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孙二遇到柏岩朗,考虑到此行的目的,并不想去主动招惹他,所以也警告他不要主动招惹自己。

柏岩郎被孙二曾经收拾的厉害,内心里还是挺畏惧他的,但这是在京城,在他的一亩三分地里,他又不能太草包,所以他还是有些底气。

顾敏自然认识柏岩郎,踩着小高跟,径直走到车窗前,趴在窗前,冷笑道:“呀!这不是柏大少爷吗?”

柏岩郎刚才就看到她了,知道她不好惹,京城的大家族子弟,对各家的情况都非常清楚。

有些子弟可以说,每年到头,总能在不同场合相遇,这就是一种交际圈。

这种交际,不跟双方的关系有关,完全就是上流社会的一种环境所致。

“顾二小姐,我还有事,咱们后会有期!”

“有你个头!”顾敏看了一眼溜着烟跑过的林肯轿车,心说这车还不错,比他之前开得那辆路虎强多了。

美女大小姐抬抬屁股,顺了一把短裙坐上了车。

顾敏的神情还没从林肯车上转回来,便隐约听到身后吴欣的声音。

“我那有?”吴欣瞪着美眸翻着白眼。

“你迟到了,我要惩罚你!”孙二故意说道,其实他也就是逗她玩。

吴欣急了,拍打着他的身体,撒起娇来,小嘴一嘟,哼哼道:“哼!我可是你女朋友,你竟然敢这么对我,小心我收拾你……”

小妮子说完,连她自己也没憋住,“扑哧”一声笑了。

孙二看着她那娇媚万种的样子,心里直说还是嫩的好,虽然娇情,可是也是好哄,只要给点阳光,她就灿烂。

这一点,老女人,可是不能相比的。

再拿她跟家里的母老虎相比,孙二的心情一下便炸了,真想将她揽在怀里,狠狠地亲个够。

要不然,当初,王艳华说她自己老了,说我孙二看不上她了,孙二自己还不服气。

他说,这跟年龄无关,只与感情有关。

现在看来,王艳华说的对,她终究还是过来人,走过的路比自己要长。

看看吴欣那俏丽的小模样,那张吹破可弹的嫩白脸蛋,还有那秀色可餐的锁骨,脑海里,便出现了曾经抚摸过的白嫩长腿……

“致命诱惑啊!”孙二耍着嘴皮子,也不怕吴欣听到,眼珠子也没离开过她身上。

“你们……”、

顾敏紧走两步,指着二人怒声问道。

孙二一看纸里包不住火了,一把将吴欣搂在怀里,笑道:“给你介绍一下,这是我女朋友吴欣!”

“哈,还有,这是顾敏,是京城顾家的二千金,欣儿快叫组,她可喜欢别人叫她姐了!”

顾敏的脸绿的不要不要的了,她有一种被人算计的感觉。

嗯,这本来就是算计了,二人演的一处好双簧。

我说这小妮子无缘无故地跑出来,然后要跟我挑座位,原来她是……

“哼!”顾敏感到很受伤,将头别过去不再理会孙二。

她长这么大,蛮横惯了,从来没有敢忤逆她的意思。

在家里,她就是一大小姐,出门在外,也都把鼻孔高高在上,看不得这世上的任何人。

你说,好不容易,她去了一趟缅甸,遇上了孙二这样一个人,总算是能让她看上眼。

她回家跟顾长令一说,顾长令开始不知道孙二底细,是死活不同意,后来知道了孙二的父亲便是孙正山,他是既想结下这门亲事,又有所顾虑,便答应顾敏,看她跟孙二之间的感情发展再做决定。

后来,顾长令送酒给林君书,提及孙二,林君书对孙二赞不绝口,他这才动了心思,然后放纵女儿与孙二交好。

这不,今天,她便是领了老爷的令,说让她去找孙二,说孙二要在京城待十天。

消息来源,当然是林君书,孙二去看他,曾经说要到京城十天。

她高高兴兴而来,却不料半路上杀出来一匹黑马,这匹黑马不是别人,正是孙二的老相好吴欣。

你说她心里的气大不大,大,大到她要吐血。

“本来,本来,人家是想请你去家里喝美酒,我爹说要送你一些好酒,谁知……”

傲慢惯了的顾敏,差点就失声痛哭出来,好在她的性格强硬,气量还不是特小,硬是强忍着没有哭出泪来。

吴欣也不说话了,她本来就是看孙二的意思,她也不像从前一样,一味地蛮横,知道了如何迎合孙二,心眼变得机灵多了。

顾敏知道今天这事成不了,便有些失望地默默地走到路边,叫了一辆出租便走了。

孙二想叫他,想了想又没有,他觉得她对于自己,或许真的是生命里可有可无的一个人,要是真有缘分,或许上苍也会安排不一样的剧情版本,而不是眼前的这种。

他从小忧郁里走出来,带着吴欣进了那家杂烩店。

顾敏走了,没有了噱头,这饭也就平淡的吃完了。

吴欣给汤雷打了电话,汤雷早在外面等候,三个人便乘车回到了客满楼。

回到酒店。

经理让人将一百坛酒抬到天字号,说是一个顾姓老板送来的。

孙二立马知道是顾长令,他并不知道顾长令主动地送给他是什么意思。

今天,他与顾敏可谓是不欢而散,而顾长令仍然送酒给他,这只能说明顾长令是看在林老的面子上,或者是并不计较年轻人的情感方面的事情。

亦或许,顾长令另有其他目的,他是有求于孙二。

难道说,他要求自己给他或者家人看病?

孙二如是想着,便让人都下去,他要独自一人静静地休息一会。

自从离开孙家洼,孙二还没有正儿八经地独处过,没有静静地休息地一分钟。

现在,终于安静了。

他躺在那里,不自觉地便睡着了。

这一觉,直睡得它天错地暗,睡到了第二天中午。

中午醒来,他便看见西门灵站在房间里,正在整理着自己的衣物。

他用手一摸,身上的衣物还在,却是换成了新的。

“你给我换的?”

“嗯!”西门灵微微侧了侧身坐到床边,笑道:“咱们都那样了,还怕我看?”

“这话应该是我问你!”孙二也是笑了,想想这话说出来就没意思了。

西门灵道:“你睡得香,我躺在你身边一夜,你动都没动,我真想你抱着我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