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21章小偷做媒,不期而遇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与柏岩郎合作的事,在见了一面后,二人商定。

事成之后,孙二获得柏家两成家产,柏岩朗成为柏家家主,产业以他的名义赠送与孙二。

孙二想要这些产业,自然是想要在京城立足,只是他也知道这事成了,还要相当长的时间。

柏家不是那么容易搬倒的,梅家和其他相关家族,不会坐视不理,容忍孙二将柏家灭掉。

孙二有了柏岩郎这个内线,却是极为高兴。

以前,他面对柏家,还是有些投鼠忌器,不知道该从何处下手。

现在,如果柏岩郎提供了有价值的消息,获得了柏家重大行动的计划,那么他便可以提前一步做好打算,采取行动,然后变被动为主动。

他的如意算盘,还有一点,那就是为三个月后,父亲前来京城与梅柏集团见面,了却此生最大的遗憾。

他得到了柏岩郎这条线索,便等于为父亲提前铺路。

当然,前提是,柏岩郎虽然失势,但是突然没有被完全排斥于柏家的权力上层,重大决策,还是需要他列席。

这才是重中之重,否则柏岩郎一点价值也没有,孙二才不会做亏本的买卖。

与柏岩郎商谈分别后,孙二独自一人在京城的胡同里转悠起来。

他第一次来京城,真的应该好好的享受一下古都的古老文化气息。

这是一条龙脉的龙眼所在位置!

孙二走出胡同,缓步走进一座公园,走上一座小山,居高临下,观察着京城的气息。

他能清晰地感受到京城的地下,流动的水脉十分强大。

京城外围的群山,便是为这风水遮风敛气。

真是帝王之都,绝对是龙聚之气。

“抓小偷!”

一个女声从前面一座浮桥上飘来,孙二便看到一个人影正在向自己这边飞奔,那人手中拿着一个白色的LV包。

孙二将身体横着拦在路中,目光似是在看远处,仿佛根本没有注意有人冲撞过来。

扑通!

小偷撞在一块钢板上,确切的说撞在一座小山上。

孙二假装被撞痛了,一把拉着小偷的手,将他手中的包包夺过来。

“包包不错,就算是赔偿我的了,谁让你把我撞伤了!”

小偷从地上爬起来,露出凶恶的眼神,冷哼一声:“小子,别找死,敢夺爷的东西,你……”

啪!

“你?”

啪,啪!

“我草……”

啪,啪,啪……

这个镜头,像极了孙二暴打桑天超。

孙二打人打上瘾了,当然是打这种长了狗眼的人,为非作歹之人。

小偷终于意识到孙二的强大,自视绝对不是对手,撒开脚丫子便想跑,再不跑,被后面的女人追上来,就绝对不是挨打那么简单了。

他最怕的是戴上铁铐子,然后跑进局子里蹲上几年。

他是一个惯犯,自然是十分惊觉。

可是,孙二不会给他机会,对付这种小混混,小流氓,他的办法很简单。

就是动动手指着,然后将他一把搞死。

嘭!

小偷的身子被孙二抓在手中,他的大掌膨胀了数倍,将小偷抓在手中,像抓小鸡一样,最后玩够了直接摔在地上,像摔一坨狗S。

哇……

小偷摔在地,便蜷缩起身子,像极了一只龙虾。

噗!

他在哀嚎一声后,狂吐一口鲜血。

一个秀丽清新,婉约大方的身影,气喘吁吁地跑到近前。

当她看到地上的小偷,便气火攻心,脱下高跟,狠狠地狂砍一阵。

“再让你偷,再让你跑!要不是本大小姐穿着高跟,又是穿着短裙,我……打死你!”

女孩盯了一眼孙二,没把后面的话说出来,显然是害羞的。

孙二微微一笑,将手中的包扬了扬。

女孩将秀发一挽,站起身来,将高跟穿上。

孙二看她穿鞋子,也是自有一番风情,内心便隐隐一动。

可是,他却觉得这个女孩那么面熟。

“梅芳琼?”

“哈,是你?”梅芳琼显然也是没想到,会在这里碰到孙二,也绝对不会想到,会是孙二帮她抢回包包。

她说着话,玉手却是伸向了包包,连道:“多谢啊!”

孙二怎么会那么轻易地让她把包包收走,她可是自已的花后之一。

自从知道十大花后,知道梅芳琼也是名花谱上的一枝,他正犯愁不知如何可以接近她。

这下好了,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功夫。

这真是天赐良机,他孙二再不利用,可白瞎了这么好的机会。

他轻轻地将手收回,梅芳琼的身子便扑空,她便倾斜到了孙二面前。

孙二轻轻地闻着她身上的香味。

嗯!

果然不凡!

以前,他在云省,对她还有些敌意,知道她是梅家之人,内心里从来不敢妄想。

现在却不同,他必须要拿下她,即使使用一些手段也在所不惜。

梅花香自苦寒来!

孙二默念一声,目光极其柔和地落在梅芳琼的脸蛋上。

“呸!坏人,看什么?”

梅芳琼可是大家闺秀,是一个十分有教养,内刚外秀的大小姐。

名花谱封她为梅花,一来是因为她的名字契合,另一方面,则是因为她的气质修养。

“香!”

“流……”梅芳琼本想骂他来着,却一想不妥,怎么说人家也是帮了自己,何况也算是熟人,自己对他的印象还算不错。

“那个,你要怎么才能换我包包?”

“哦!我想一想啊!”

孙二目光一直盯着小偷,看见他想偷溜,伸的一掌拍出,一股强大的气息,直接将他拍到地下,地面上只留下一个大坑。

好深的掌力!

梅芳琼自幼也是习练武艺,曾经也专门拜过师。

京城的名门望族,其子弟大多都有拜师习武的习俗。

就连远在北省省城的李挥,他本来也算是京城家族出身,所以自幼便拜师习武。

对于这一点,孙二也是熟悉的。

“你?也太狠了吧?他死了吗?”

“死不了,却也是活不成,半死不活吧!”

看着孙二一脸天高云淡的样子,梅芳琼不知做何感想。

以她的禀性,让她出手直接伤人,她绝对干不出来。

要说,她一掌不能拍出孙二如此大威力,想要将小偷拍的趴到地上还是极有可能的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