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24章尴尬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孙二对美女小老板说:“咦?我吃到你这食物里,营养搭配极为合理,而且似乎有强身健体和治疗某类疾病的功能?”

美女小老板的脸色一下变得苍白,她实在是想不通,这个其貌不扬的穷酸小子是如何被品尝出食物中的食补配方。

能够只是吃过便能知道她的配方,那说明他就是一个美食专家,更是一个中医大师。

“有秘密?”孙二歪着头问了一句,接着便又吃了一串。

她不能镇静了,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。

可是,她能制作出来如此美味的食物,至少在美食界也是不简单的。

何况,她的抱负也不算小,她还想通过研究美食,以后成为一个商界巨子,或者至少成为一名美食专家。

厉害!她内心暗叹一声,知道也瞒不过孙二的眼,索性便将秘密说了出来。

听完了女孩的话,孙二长叹一口气,笑道:“原来,你是想通过食疗,来治疗你身上的病!”

“嗯!”美女小老板将头低下了,她不知道说出这些秘密来之后,面对她的结果如何。

孙二正想再问什么,屋子里的老女人却喊了一句:“茹!快来帮我一下!”

女孩小老板没答应,只是回头看了一眼。

目光却继续盯向孙二,似是猜测到什么,疑问道:“你是中医大师?”

孙二微微一乐,将手放在后脑勺上,然后身子后仰,嘴里口味着……

叫“茹”的女孩急切了,连问:“是与不是?”

孙二点点头,道:“如果我能治好你的病,以后这个食物配方归我了!”

女孩似乎并未以为,她的内心还暗暗自喜,孙二的话证明了她的猜测是对的。

“好!”女孩小老板痛快的答应道。

老女人已经出来了,喊了一句:“梁茹!你到底在干什么,陪客人聊天这么长时间?”

梁茹便是女孩的名字,她轻呓了一声,对母亲说:“他能治好我的病!”

老女人显然不相信,愤怒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厌恶,以为孙二这是在泡她的女儿。

“现在的小伙子泡妞的技术真不怎么样,你有那手段,还会到我们这种小地方吃饭?”

梅芳琼乐了,捂着小嘴“格格”地笑个不停,引得老女人一阵白眼乱翻。

老女人更生气了,心想这个其貌不扬,不像有钱人的小子,竟然还有这么大的魅力,身边搞了这么个绝色美女。

哦,不对,他还想搞我的女儿!

呜!我的天哪!

这绝对不行,这是个骗子,骗色高手吗?

老女人的yy,孙二猜测到一点,却是一点也不在意,只是笑眯眯地看着梁茹。

梁茹拉了母亲一下,急道:“这么多客人,只有他能品尝出我的食物的西方!”

“啥?”老女人懵逼了,她有两个疑惑。

一是,食物里的配方?她怎么没听女儿讲起过。

二是,眼前这个小子什么来头,只是吃了一次,竟然能品尝出配方,这是什么本事,他该不会是神仙吧?

老女人yy结束,马上又重重地摇了摇头,觉得这两条都不可思议。

事到如今,梁茹也不想再隐瞒母亲,便道:“三年前,我得了一种奇怪的病,当时我去医院查出来,医生说我只能活不几个月,所以我当时放弃了就业的机会,跟着你摆摊……”

老女人还是不解,梁茹脸色不好,眼泪似乎要流出来,她强咬嘴唇,叹道:“可是,我在制作食物时,有了一种灵感,便想要通过食疗自我治疗这个病!”

孙二能从梁茹的表情上看出来,这是一个倔强而又自尊心极强的女孩。

她并不想让母亲知道自己的不幸,能够看得出来,她的家景非常不好,她可能不想再牵累于家人,所以才会想出这么一个法子,用来治疗疾病,从而可以活下来,也可以减少家人的负担。

孙二只有一点想不明白,于是便问:“那你为何要将这种食物拿出来,分世人分享,而且还不图回报,价格定的这么便宜?”

梁茹情绪也有些激动了,看了孙二一眼,却道:“可能每个人的命运不同,我可能是上一世欠了这个世界什么,所以这一世是来还债的!”

“还债?”梁茹的话令孙二回想起,他自己与黄金鱼仙女之间的恩怨,这一世他也是来还债的。

“好吧!咱们进去谈吧!”孙二站起身来走进了烧烤摊的后院。

这一家之所以干净,完全是因为母女二人将制作的地方与客人吃饭的地方隔离开来。

后院里,堆满了各种精致的炭火,还有数排烧烤架子。

孙二随手从捞起一只串,拿在鼻子前闻了闻。

梁茹道:“你闻出来有什么不同?”

“嗯,多了一味辅料!”

“没错,我真没看错你,所以我一口就答应了你!”

孙二知道所谓的食疗,其实也是中医的一种,只是用药缓和而已。

因为食物不可能像药物那样大药量,而且还是经常性食用的东西,吃多了药量过猛,反而达不到治疗的作用。

其道理,就是过犹不及。

而且,由于药物成份不易提取,并不像药物那样,是利用药物成份集中服用,所以针对绝大多数疾病来说,食疗就是一种不痛不痒的办法。

食疗,可以用来强身健体,治病的效果与药物相差万里。

梁茹知道孙二要为她治病,这是想找一个安静的地方。

便指着旁边一个小门,道:“这是我睡觉的屋子!”

孙二点点头,梅芳琼和梁茹母亲便要跟着进去。

“你们难道想要让她尴尬?”

“什么意思?”梁茹母亲显然是不放心,她不知道孙二单独地跟梁茹在一起,后面会发生什么。

“你们就在外面守着,难道我还能把她吃了!”

“你真能……”

“妈……”

梁茹打断了母亲的质疑,在孙二进了屋子后,便瞪了母亲一眼把房门关上了。

梅芳琼也是醉了,心说这小子这是要借机吃豆腐……

咦呀……

她的脑子长虫虫了,后面跟着一群苍蝇乱舞。

孙二苦笑一声,心说给女孩治病真是不方便,尤其是要让她脱光了。

孙二进了屋,梁茹自觉地将外套脱掉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