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32章卢蒙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次日。

孙二独自一人前去梁茹家里,想查看一下她的病情。

烧烤摊关门,他走进了里院,却发现房门大开。

咦?

孙二疑惑不已,急忙走了进去。

地上一片狼籍,屋内却并无一人。

入室抢劫?

不像,这种家庭,不会有人惦记着。

他只能走出房子来到外面的烧烤摊,见到一个正在旁边锻炼身体的老者,便上前询问情况。

老者就住在附近,他认识孙二,知道他就是那个打了卢五牛的小子,他当时还为孙二叫好呢!

“女孩,我不知道去那里了,那个女人好像昨天就出去了,我看到她背着一个包,打了迪走了!”

孙二又询问了一会,老者再也没有说出人价值的线索。

从梁茹家离开,他低着头向前走,一辆面包车却停在他前面的路边。

车窗摇下,一个黑脸汉子扔了一张纸条下来,然后看了一眼孙二便开车走了。

孙二上前捡起纸条,看了一眼周围,发现并没有其他人,便打开纸条看了起来。

“要救梁茹,卢氏庄院后山,七里涧!”

“草!”孙二将纸条揉成一团,狠狠地丢到地上,目光阴冷起来。

“该死的卢五牛,肯定是昨天没追上自己,这是打上梁茹的注意,以为将她抓了,就能逼我见他!”

哼!

孙二冷哼一声,身子轻轻飘起,刚才他已经透视过方圆三十公里之内,发现卢氏庄院就在东面燕矶河的上游,与昨天跟王子打斗的地方挺远。

他一个飞纵,便是五里地出去,不一会,便到了卢氏庄院所在的环山。

环山,地底下是一座古墓。

卢氏祖辈却不知,他们的先祖还在上面建筑了一座若大的庄院。

孙二目光扫视了一圈,发现卢氏庄院内里,人数众多,都在各忙碌着。

卢氏庄院正中的山间平地上,一座古香古色的亭阁式建筑,阁子中间,是一座巨大的祭坛。

这里,正是卢氏宗祠外面的焚香处。

一个身材健硕的中年男子,正笔直地站立在香案前,双目紧闭地凝神静思。

孙二的目光从他身上扫过,心里也不由地吃惊,知道这个人的修为不低,好像应该达到了武林至尊的存在。

武林至尊,按照以前的判断,孙二认为应该是武尊,至于武王,那就是传说,即使有,也少如凤毛麟角。

不错,眼前之人,正是一个武王。

卢蒙,别号,雅堂居士。

卢氏第一百三十代传人,卢氏创门,仅将于武林三大绝决宗门中的无道门,三大隐世宗门的玉峰派,比玉泉派还要早数百年,已经存在了四五千年。

卢蒙,也是当代卢家家主。

此人,深居简出,从不过问江湖事宜,更不关心时事政治。

他每天要做的事,就是处理宗族事务,还有修心养性和提升修为。

孙二不认识他,只是好奇,心思却是在卢五牛身上,所以只看了数眼,便离开了卢氏前门,飞向了卢氏后山七里涧。

啪……

还没落下,孙二便听到前方传来一阵吆喝声,接着便是一个女孩的痛苦叫声。

孙二仔细打眼一看,竟是有三个粗壮男人,正拿着鞭子抽打梁茹。

梁茹被绑在一棵古银杏树上,嘴角流出鲜血,血丝滴下,目光却无比坚定。

“呸,卢五牛,妄你还是一个富家子弟,一个名门望族,竟然采取如此下三烂的手段,你以为这样就会逼我说出他的去处!”

梁茹虽然不知道孙二是否真的去了杀神岭,却是猜测的到他会去,所以她不会出卖他,因为他不仅是她的恩人,也是一个好人,而且她隐约感觉到他不太一般,不是一个普通的医生。

“哼,别给脸不要脸,以前我对你好,那是看上你的姿色,可你却好,一直拒绝我,这我都忍了,以为你总一天会被我感动,现在嘛……”卢五牛拿着鞭子狠狠地又抽了一下,嘴角歪着,表情极为狰狞。

“给我打,照死了打,还有继续去查,查出那个老女人去了那里!”

“该死!”孙二实在是忍受不了,卢五牛用这种手段对付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,而且还是一个大病初愈的人。

嗖!

一个粗大汉刚接过鞭子,手扬起还停在空中,一只黑灰色飞镖钉在了他的手上。

大汉被飞镖冲击,一下飞了出去,飞镖直接将大汉的手钉在一棵桑树上。

呜!

大汉痛极,想要将手从树上取下来。

卢五牛刚走两步,听到身后动静不对,急转身来看,却发现大汉的样子。

“谁?”

卢五牛目光转了又转,转而却是一笑:“哈哈……我知道是你,你终于来了!”

孙二也不隐藏,直接跳到他身前,一掌砍了过去。

呼!

一阵阴风从旁边吹来,一只拳头出现在孙二的身前。

孙二只好化掌为拳,向旁边一挥。

嘭!

孙二感觉身形一晃,灵息些许紊乱,手背有些酥麻。

好强劲的力量!

他暗道一声,便侧目看向来人。

来人也是暗吃一惊,他竟然退了七步才停下,而且对方却没只是晃了三晃便站稳了脚跟。

这就是差距,不是一般的差距。

来人实在是想不出,武林中还有什么人,年纪如此年轻,实力却是如此超强。

卢五牛躲过一击,缓过神来,却是恢复本性,得瑟道:“祁道长,替本少主打断他的狗腿!”

祁道长看了他一眼,眉头紧皱,心说如果不是我欠了你父亲一条人命,仅凭你这样的为人,还不配我来保护你。

卢五牛明显地感觉出祁道长的不满,表情立转,陪笑道:“道长出手,小子谢过了,我只是不想一个外人,在我们卢家的地盘上撒野!”

祁道长没有理会他,而是看向孙二,抱了抱拳,问道:“阁下,是何门何派,来卢氏庄院有何贵干?”

孙二还未答话,卢五牛道:“他就孙二,是我让他来的!”

说着,他的目光去看梁茹,还冲另外两个大汉示意,将梁茹从树上放下来。

“我是来要人的,放与不放,随你的便!”

卢五牛狂笑一声:“既然来了,你还想离开,那是痴心妄想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