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33章祁明天/山野小农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卢五牛狂笑一声:“既然来了,你还想离开,那是痴心妄想!”

他将手指头伸进嘴里吹了一个呼啸,周围的山林中,瞬间便飞出数十个身穿黑色紧身衣裤,蒙面露眼的高手。

孙二背着手,目光在祁道长和梁茹之间转换。

祁道长一脸冷漠道:“如果不出所料,你应该是玉泉派的人!”

孙二也不意外,冷声道:“如此看来,你对我的身份已经调查清楚,那就放人吧!”

“嘿嘿,玉泉派掌门失职十数年,没想到落败后,还能出现你这种年轻一代的翘楚,到是令祁某刮目相看!”

“哦,祁道长,不知又是身在何门何派?”

“说起来,咱们算是同气不同宗,我是玉林派一个分支的门主!”

“噢?”孙二感到一阵意外,这还真的有些出乎他的意料。

他本来以为这个道士,就是一个江湖行走的散修或者是那个道观的观主,没想到却是玉林派的下属分支的门主。

“玉林掌门,我们已经在武林大会上见过面了,现在我们是同盟,难道祁道长想与我为敌吗?”

“不,我不想,可是这里是卢家,我有义务保护他!”

祁道长手指着卢五牛,又道:“我欠他们家一条命!”

“哦,难怪!”

孙二心思一转,知道刚才对方出手也是留有好大的余力,否则以自己全然出手,竟然才击退对方七步。

如果对方也是全力出击,估计至少可以与自己打个平手。

“我也不想为难你,只是我来这里,也是因为救人!”

孙二说着也是指向了梁茹,祁道长瞅了一眼梁茹,问道:“她是你的女人?”

祁道长显然是不清楚卢五牛是如何反梁茹弄来的,也不知道梁茹是什么人,他只负责保护卢氏庄院的后山。

因为这里,是卢五牛练功和生活起居的地方,这是卢家家主的规定。

他的责任就是在这里保护卢五牛,他并不曾跟着卢五牛出外胡作非为。

卢蒙曾经答应过他,他不需要在世面上抛头露面,只需要负责卢五牛身在庄院的安全即可。

“是!所以我要将她带走,因为是卢五牛将她抓来的!”

卢五牛的目光凶狠起来,脸色带有忌妒之意,他追求梁茹多年,却不曾获得她丁点芳心。

孙二这小子仅仅才接触她一天,她如何又成了他的女人。

他想不通,实在是想不通,所以他心里既悔又恨且乱。

“小子,你的女人?”卢五牛不想听了,他不能接受这个结果。

“上,打断他的腿!”

数十个高手,呼拉一下,便把孙二围困在中间。

祁道长则不参与,退到卢五牛身旁,他的责任只是负责卢五牛的安全,并不需要参与围攻杀人之类的活。

孙二微微一笑:“数好人头,爷的剑胃口不小!”

走在前面的几个高手,脸色微变,显然被激怒了,抢身上来便是一剑。

孙二并不慌乱,对方人数再多,正好可以借机修练一下玉剑第三式“力敌千军”。

玉剑九式九转,每三式为一节,三剑连环施展,实力呈现递增之势。

每三式最后一式,也正是三式的大成之式,暴发出来的威力,可以将三式的总体威力提升数倍。

当然,这是要在第三式修练到大成的前提下。

孙二目的正是如此,他是想借机将第三式修练成大成。

哗!

一道青色剑芒横向扫出,剑芒一出,孙二心头大喜,因为昨天他施展出此招,剑芒还是白色。

看来,距离修练至大成十分接近。

前面的几个高手,挥舞着武器正在接近孙二,冷不丁发现身前飘来一道青色剑芒,也是十分意外。

他们没有人看清剑芒是如何发出的,也不知道这剑芒的威力如何。

情急之下,他们只好各自拿手中的武器去对击剑芒。

啵!

剑芒轻松地划过每把武器,武器应声落地。

只是,这些武器却是一断为二。

卢五牛瞠目结舌,他以为见了鬼了。

“小子,找死……”

他的话刚出口,剑芒正好扫断高手手中的武器,顺势划过人群,扫向了卢五牛。

祁道长将道袍一展,身子半蹲,一手竖起捏了个手诀,另一只平平地向前推出。

做这动作之前,他还将卢五牛一把拉向了身后。

刷……

剑芒扫断武器后,不仅顺势扫向了卢五牛,这也是孙二故意而为,而且剑芒并未停止正前方的攻击,直接将前面的数个高手拦腰斩断。

噗……

数名高手被腰斩,他们身后紧跟之人,也没有能幸免,皆被强横无比的剑芒之气杀伤。

这些人虽然没有死,也都受了重伤。

祁道长推出一掌,也仅是阻拦了剑芒的攻击,所以他不敢继教硬抗,一击过后,立即拉起卢五牛,身子在半空飞腾起来,然后飘落到远处。

“玉剑?”

祁道长一脸惊慌之色,他终于不再平静,他知道了眼前这个小子是什么人了!

孙二也理会他,他见卢五牛被救,剑锋一转,再终结出一道剑芒,这一道比之前的一道更强。

刷,刷,刷……

青芒大盛,周围的空间全部变成了青绿色,青芒凌厉,还呈现三层光圈。

三层光圈,每一层都在向外扩散,仿佛是三层佛光,也似三只旋转着的飞轮。

当飞轮旋转到众多高手身前之时,飞轮一下子转变成一道弧形之刃,发出凌厉的呼啸之声,切破了众人的防御。

噗哧!噗哧……

声声切割,数十名高手全部伏尸当场,血流成河。

呜!

太好了,威力太特么惊人了!

不过,孙二却意识到自己刚才的杀戮心性太大。

他不知道这心态是如何产生的,自从他开始施展玉剑,在战斗中体会玉剑的真谛,他的心性便这样了。

看着满地的血尸,他忽然大悟,想起玉剑的秘诀之中有这样一句话:“剑意之本,绝非以杀为主,而是以慑为主!”

什么意思?

如果一个人实力超强,他完全可以凭借功法剑术等,杀敌万千,却是仍然不能改变其他没有被杀的敌人的心意。

如何又是说以慑为主,正是剑意之本,是说不能全凭杀戮,而要通过剑或者功法,来达到震慑敌人的目的,让他们全部都知难而退,最好是可以臣服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